第3章 失望

    赵水生去场子上看稻谷,自然不是去玩的,他想过,要多了解这边的情况,这老是干活儿,都是自家人,哪里知道什么跟什么?

    所以在经过了一段时间,他知道赵婆子是个爱财如命的性子,就来了这么一出。顺势而为,对一个当皇帝的来说,那就是小菜一碟。

    本来他还可以让李淑贞也能留下来歇会儿的,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这女人和自己跟仇人一样,有些事儿,跟她也说不清。

    他还是先了解情况了再说。

    在场子上遇到的都是赵家庄的人,大家分了地方晒稻谷。看见赵水生过来了,有几个人就好笑了,这个时候,也就是家里干不了重活的老人或者孩子,才来看场子,或者是女人,像赵水生这么个大男人,不下地来这边看场子,被人笑话,也在所难免。

    有人还打趣了赵水生几句,不过这赵水生都好脾气的笑笑了。

    大家觉得没有意思,于是打趣的话就没有了。反而有些人夸起赵水生娶了个好媳妇,干活儿那是一把好手,长得好不错,所以赵水生是走了狗屎运了。

    人家干活儿不行,老天爷就给了他一个能干活儿的媳妇。还不是五大三粗的。村里的男人们羡慕的人不少。

    “水生那,赶紧跟你媳妇生个娃,把你媳妇给留住了,不然到时候跑了,你可就没有地儿去哭去了。”年长一些的女人说道。

    这水生成亲也两年了,到现在都还没有个娃,这样下去可不行那。该不会是这水生身体不行,所以才没有娃的吧。

    曾几何时,楚宣竟然被人怀疑那方面不行,这要是楚宣知道了,绝对是耻辱了!

    可惜,人家又没有这样说,所以作为赵水生的楚宣不知道啊。

    赵婆子生了三个儿子,老大赵金生,老二赵水生,老三赵土生,目前就老三赵土生还没有成亲。

    老赵头还有个兄弟,他兄弟生了两个儿子,老大找木生,老二赵火生。这堂兄弟五个,按照金木水火土起的名字,村里的人,一般起名字都没有那么多讲究,五行老百姓都知道,于是就这么排了下来。

    赵水生好脾气的点头,大家看赵水生这么没脾气,又都是一个村里的,老是刻薄人也没有那闲工夫。

    于是好脾气的赵水生就套出了不少话,可是这个结果,却让赵水生沉默了。

    因为现在他们处的朝代,根本就不是他所知道的,前前后后也没有大夏这个国号。

    也就是说,他们现在处在了一个根本就没有出现过的一个朝代,那么他想着回去看一看,是不可能了?

    这种让人绝望的感觉,真是难受极了。不会去看一遍,他不甘心那,他不知道太子继位了,把大夏治理的怎么样了,他还有很多未了的心愿。他还有······

    李梨花却嗤之以鼻,“人死如灯灭,死了还在乎活着的人怎么样,那是有病!”

    即使这是个从来不知道的朝代又如何?她的上辈子已经过去了,这才是她现在的日子,她干什么要想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

    何况,就是能回去,她的身体也已经化成了灰,还不是回不到过去?

    这男人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还一直想着回去呢。果然不甘心的人想法就是多。

    李淑贞心里一阵爽快,现在他不痛快了,我就痛快了。

    “你就不想看看太子?”楚宣说道。

    “他已经长大了,也得到了自己应该得到的,早晚有一天,我都要先他而去,不过是早了几十年。”

    要是太子还小,李淑贞肯定是担心,可是太子都十几岁了,太子妃都已经定下来了,他自己的一辈子得他自己过。

    就是回去了,也是他和他的妻子孩子过,当娘的在儿子的心里上,占得分量就会减少了。

    “你倒是洒脱。就不怕太子当不好这个皇上?”楚宣说道。

    “终于露出了你的狐狸尾巴了,你不就是不想让我的儿子当皇上吗?说什么当不好这个皇上。谁又是天生就会当皇上的?太、祖爷以前还是贩马的,怎么就能当好皇帝了?”

    “你讲讲道理成不成,我说的是那个意思吗?”赵水生觉得皇后一提起这种事儿,就跟刺猬一样,浑身都是刺。

    他都已经决定原谅她和自己同归于尽的事儿了,怎么还这么不依不饶的?

    诚然,当初皇后的父亲和哥哥的死,是和他有关系,被皇后揭穿了,他对皇后弄死自己的怨恨就少了许多。总算是自己也拿命来抵消了吧,大家扯平了。

    赵水生觉得要好好的和李梨花谈一谈,不然这女人说不定还想弄死自己。

    他不想弄死她了,可是也不可能让这女人再随便弄死自己啊。

    “我不跟你说了,话不投机半句多。你要是想回去,尽管折腾吧。不过,我可告诉你,回去了,你就不是原来的你了,何况,你根本回不去。”难道,李淑贞好心提醒了这男人一次。

    管他是不是真的想不想废太子,反正他已经没有那个机会了。从这方面来说,她还是个胜利者呢。

    尽管她死了,可是她的儿子站上了高位。

    是啊,回去了,就不是原来的自己了,他已经烧成灰了。

    从一方面来说,是李淑贞造成的。只是他们之间,就是一笔乱帐,说不清楚。

    因为这个事儿,赵水生很是颓废了一段日子,干什么事儿都提不起精神来。他的适应能力,完全没有李淑贞强。

    一想到从高高在上,到现在只能当个农夫,这落差,简直让人难以忍受。

    赵水生这颓废了,可是何翠姑越来越不满意了,她感觉现在就是他们两口子在养活老二,这也太不公平了。

    所以晚上的时候,何翠姑就跟赵金生说,把赵水生两口子给分出去。

    赵金生听了,忙道:“老三都还没有成亲呢。再说,爹娘都还在,要是分家,咱们要被人戳脊梁骨,你给我消停吧,分家我是不同意的!”

    何翠姑道:“我只说把老二两口子给分出去,这也不成,咱赵家庄,这样的事儿不是挺多的,人家兄弟一成家,就立马给分出去了,咱们家为啥不行?天天累死累活的养活那个窝囊废,你受得了,我是受不了的,你不为别的,也得为铁蛋想一想,你儿子不养或,倒是养活兄弟了,要不,你以后就跟着老二过去?”

    “那些分出去的人家,也是因为家里人口太多了,都住不下了,咱家就兄弟三个,分什么家?你别给我折腾!赶紧睡觉!”

    何翠姑因为没有说服自己的难惹,这脸色就很难看,第二天本来应该她起来做饭的,可是她愣是没有起来。

    等赵婆子睡醒起来,看见灶台上还是冷的,猪也没有喂,就在院子里开骂了。

    可是她再骂,何翠姑就是不起来。

    “娘,铁蛋他娘身子有些不舒服,您看?”赵金生只有出来给自己的婆娘解释。

    提到了铁蛋,赵婆子看在大孙子的份上,没有继续骂了,“老二媳妇!起来做饭!睡到死去啊!”

    李梨花出门来,对赵婆子说道:“娘,今天不是我做饭那。”要是真的一口答应下来,那以后不就她转么做饭了?虽然那她身体里有原来李梨花做饭的手艺,可是并不代表她就要被人欺压啊。

    说到这个做饭,李梨花也是觉得不爽的很,她是个爱干净的人,也知道形势比人强,可是这赵家的厨房里,那么的脏乱,简直让人看不下去,以前她在闺中的时候,还去过小厨房做过几道菜,请的嬷嬷们,也会教授厨艺,所以炒菜,她并不陌生,只是她去小厨房里,菜都是下人都切好的,她就是最后炒一炒,小厨房干净明亮,连点灰都没有。

    这边的厨房呢,简直是,要不是饿着肚子活不下去,她真的不想吃了。

    于是在农忙过后,她专门挑水,要把厨房给打扫干净,就这样,赵婆子骂,何翠姑说风凉话,可是就这样,她还是坚持把厨房给打扫干净了,因为那可是做吃的东西的地方,尤其要注意,她可不想每次吃饭的时候,就膈应的厉害。

    但是这个情况,没到几天,就又被赵婆子和何翠姑给弄坏了,她们哪里有李梨花那么讲究,而且乡下地方,大部分都是这样,只有少数勤快的媳妇会弄得干干净净的。

    赵婆子指着李梨花的鼻子骂道:“让你做饭你就做饭,咋的,老娘还叫唤不动你了?”

    和这样的泼妇,简直是无话可说,李梨花冷冷的看着赵婆子,赵婆子被看得心里一跳,不过想着自己是婆婆,立刻气势就足了,叉着腰说道:“怎么着,你还想打老娘不成?告诉你,今天你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不做就给老娘滚回你李家去!”

    她今天要不压服住这个儿媳妇,还得了了?

    当婆婆的让儿媳妇干什么,就得干什么!

    “好!那我就‘滚回’娘家好了!”李梨花说完,就转身回到屋子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