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一无所有

    楚宣对于赵婆子和老赵头,根本就没有什么感情,绝对没有说,现在是人家的儿子,就对人家必须孝顺,如果是,那也是面上的。

    尤其是这段时间的相处,让楚宣对这赵家的人更是厌恶。

    李淑贞听了楚宣的话,心道,这人还真是趁着颓废的时候,想了不少事情,连私底下弄钱都想到了。她也想过私底下赚钱的。上辈子当贵妇,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从出生就不要她操心银钱的事儿,端的是锦衣玉食,后来成了皇后了,那更不用说了,虽然和皇上关系后来不怎么样,但是在吃穿用度上,她绝对不会差,毕竟后宫可是她管着的,那燕贵妃再受宠,也没有管着后宫。

    用的是极品的东西,可是现在要赚钱,她想了好长一段时间,也就是女红还拿得出手了,应该说,是很拿得出手。

    在闺中的时候,家里给请了女红师傅,那可是大夏很出名的绣娘,女红的手艺,绝对是一等一的。

    所以李淑贞的女红手艺也很拿得出来。只是后来当了皇后,就很少动针线了。

    现在还是可以拿出来用的。

    只是,绣东西也需要本钱那,以前听女红师傅说,越是贵重的料子,绣出来的东西越值钱。当然,加上好的綉技,还能翻几番。

    也不知道这里有没有绣庄,如果有绣庄,可以去领些料子回来做,攒够了本钱,再自己买料子做,那样才能更赚钱,不然只能有个手工费。

    “即使你想和离,那么也得手上有钱了再说,不是吗?你有了钱,就是回娘家,他们也不会说你什么的。”人都是现实的,谁乐意养一个白吃白喝的?

    也对,首先身上得有钱,如果现在和离了,那么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就是想赚钱,也会很难。

    “好吧,咱们现在就跟老友一样,在一起住着吧。”从异世来的老友。

    和这人再成为两口子,她现在真的是不感兴趣,人哪,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作为两个相互伤害的人,目前这种相处方式,才是比较温和的。

    李家村离赵家庄有好几十里,他们两个人走了半天才到,如果有马车就好了,那样就快很多。

    得了,别想那么美了,现在连个牛车都没有,还马车呢。

    “梨花,你怎么和姑爷这个时候回来了?”不过年不过节的,“你不会和你婆家吵架了吧。”

    姑爷跟着,不像是和姑爷怄气回来的。

    李梨花的爹是个老童生,考了一辈子,也没有考上秀才,把家里折腾的够呛,就这样,说话还是酸的很,动不动就拿读书人自居,当年,李梨花许配给赵水生,李爹就嫌弃赵水生不是读书人,很是看不上,不过最后倒是梨花娘答应了下来,李梨花才嫁过去的。

    李梨花还有个哥哥李核桃,早已经娶妻,如今已经有了一儿一女,正因为只有一个儿子,所以李家不存在分家的事儿,大家都住在一起。

    李核桃的媳妇陈水莲,一看到李梨花和姑爷回来了,手上什么都没有带,这脸就耷拉下来了。

    “姑,你跟我们带好吃的没有?”李核桃的儿子和女儿跑过来,就问道。

    哦,这个,貌似没有,她以前从来都是让总管太监赏赐给别人,逢年过节,或者是要安抚大臣,或者是哪家过生辰了等等,送东西给他们,也是一种荣耀。

    现在被小孩子给问上头了,真是让人尴尬。

    赵水生忙道:“石头,拿着,自己去买东西去吧。”

    赵水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文钱,直接给了石头,石头是个五六岁的小孩儿,接过钱高兴了。

    陈水莲的脸色才好看一些。

    等进了屋,发现李爹是稳稳当当的坐着,虽然不想随便喊人爹,但是形势比人强,“爹,我们回来了。”

    让赵水生喊,那真是为难他了,“岳父大人,我们叨扰了。”

    赵水生这以文绉绉的,反而李爹脸色好了一些,他自诩是读书人,就算是个老童生,也比一般的人强,谁家要写信,或者记账,还有过年的时候,写对联,这村里的人都会找他帮忙,当然,别人也会送一些吃的用的东西。

    读书人不管是什么时候,都是比较受人尊重的。

    李爹抚了抚自己的山羊胡子,直接问道:“你们怎么回来了?”

    李核桃说:“爹,妹妹和妹夫想你们了,就回来了。”

    陈水莲暗地里掐了李核桃的腰上的肉,这个憨货,梨花带着包裹回来的,那肯定是要住一段时间了,吃吃喝喝的不用花钱那,就是不花钱,也花粮食呢,这还是两个人呢,男人吃的比女人都还多。

    看这情况,不会是跟赵家的人闹掰了吧,那住的时间更长了,她可不乐意这样被人占便宜。

    陈水莲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妹妹,走亲戚就走亲戚呗,干啥还要带这么大的包裹,该不会是要在这里长住吧,那可不行,俗话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老是在娘家住着算怎么回事儿?你侄女儿也要长大了,说出去,对她以后可不怎么好,要我说,妹子你和妹夫还是回去吧,一家子,哪里有不好说话的,你要是不敢,嫂子我亲自送你回去,你看咋样?”

    陈水莲这话说的,梨花的侄女儿秀儿,今年才两岁呢,哪里就影响到她了?

    李核桃忙道:“你怎么说话呢?”

    “我怎么说话,我说的难道不是那个道理?梨花,你也知道,我们家里的情况是个啥情况,今年秋收收起来的粮食,交了税,还不够我们一家几口吃的,我们正想办法,多换点粗粮,这样才不会饿肚子呢,要是有多的,你爱住多久就住多久,哪怕妹夫也一起住下都可以,可是,谁叫咱们人穷志短,你哥哥不愿意做这个恶人,那我就来做,我得为石头和秀儿着想,你当姑姑的,总不能看着你侄子和侄女儿吃不饱吧。你要是在这里住上一两天,嫂子我欢迎,可是你要是住的时间长了,那到时候可别怪我没有好脸子。你没有生过娃,不知道当娘的为了自己的娃,是啥事儿都干的出来的。”

    李核桃呵斥道:“说的啥话,我自己的妹子,还有妹夫,我就是管着他们,又有啥不可以的?你再说,小心我揍你!”

    “好了,你们都甭说了,我倒是觉得核桃媳妇说的很有道理,梨花,你要是真的要长久住在这里,就是爹也不会同意的。出嫁从夫,这是千百年来不变的道理,圣人曰,百善孝为先,若是真的和婆家有了矛盾,也不该使气跑回来,那样是很不妥当的,你们赶紧回去吧。爹这里就不留你了。”

    梨花娘很着急,可是她在家里基本上是没有发言权。

    李淑贞没有想到梨花的娘家竟然是这个情况,印象中,以前每次梨花回来,这李家的人对她都不错的,难道就因为自己带了个包裹,就形势大不同了?

    人家都赶人了,还在这里干什么?

    李淑贞和楚宣都是骄傲的人,被人这么一挤对,哪里还在这里停留?

    立马转身就走了,而且还走的很急。

    这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婆家娘家都靠不住,他们现在身上可真是一点儿钱都没有,这两口子私房钱那是没有的。

    不对,刚才赵水生还拿出了一文钱呢,他不会自己有私房钱吧。

    “你现在身上有多少钱?”李梨花问道。至于问他钱从哪里来的,抱歉,她没有那个闲工夫。

    “还有二十文,这钱是赵水生一文一文的攒起来的。”攒了好几年了,才这么一点儿。在赵婆子的火眼金睛下,也是不容易啊。

    “看来,今晚只能住在破庙里去了。”她记得不远处有一处破庙,真没有想到,没有最惨,只有更惨。现在连个栖身的地方都没有了。

    赵水生还是楚宣的时候,也出去微服过,那时候在外面露宿也会有,不过那是一种情趣,这可是实打实的连生存都包含在内了。

    不过赵水生在外面的阅历要比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中女子强得多了。

    “二十文,咱们还能去镇上找个客栈住一晚上。在破庙里住着,虽然省钱了,但是生病了,花的钱更多。”

    李梨花一听,立刻就跟着赵水生走了,现在没有太医,生病连个大夫都看不起,她可不想落到那个境地去。

    这边离镇上还有段距离,得赶紧走,不然天黑了就不好了。

    “梨花!”梨花娘从后面追赶了过来,然后给了梨花一个东西,“拿着吧,娘就只能给你这些了,你别怪你爹他们,咱们的日子也不好过。”

    梨花娘也不等梨花反应过来,就又赶紧走了。

    她看着手里的东西,是一个包着的手绢,打开一开,里面有十文钱,这个梨花,好歹有个娘是真心疼爱她的。

    两个人在天黑前赶到了镇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