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回去

    李梨花租房子的时候,还和绣铺老板私底下说了,就当绣铺老板帮自己一个忙,如果自己婆家的人知道了这个事儿,就说这房子是她暂时借给他们住的。

    绣铺老板一下子就答应下来,说道:“这很简单,到时候真要有人敢跟我耍横,我自然有办法对付。”

    这小两口也真够可怜的,连在外面租房子,都不敢说,听说从家里出来,身上就只有二十几文

    钱,天天在家里,钱是一点儿也见不到的。

    这年头,哪怕没有分家,谁没有点私心呢,自己赚的钱,总会想方设法的留一部分在自己身上,这小两口成亲都两年多了,也就只有那么几十文的私房钱,也太老实了些。

    肯定是觉得实在过不下去了,才想着为自己打算呢。

    这样的人,品格不用说了,和这样的人打交道,才让人放心。

    于是,房子安排好了,赵水生和李梨花就穿着旧衣服朝赵家庄出发了。

    两个人都是经过大场面的人,倒是一点儿也不怕将要面对的事情。顶多就是赵婆子耍横。最不济就是让他们滚蛋,那正好是符合了他们的目的。

    而在赵家庄的赵家人,最开始对赵水生两口子一去不回,赵婆子是破口大骂了好几天,后来见人没有回来,骂人的话,也没有听,反而觉得还挺费劲,就没有继续骂了。

    周围的邻居,对赵婆子的骂功已经习以为常了,所以根本就没有当一回事儿。

    这天,赵婆子的唯一的女儿赵春花回来了。

    赵春花比赵金生小,比赵水生大。

    “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不过年不过节的?”而且还空着手,来自家这边,不是还要管饭?

    尽管赵春花是赵婆子的女儿,可是赵婆子对女儿一点儿也不重视,到了年纪,就找了人家嫁出去了。

    他们这样的人家,找的婆家也不怎么样。

    赵春花笑着说道:“娘,这不好久没有见着你了,想来看看你了呗。”

    “放屁!”赵婆子说道:“到底啥事儿,不说就给老娘回去!老娘没有功夫跟你唧唧歪歪!”

    赵春花说道:“娘,二弟和二弟妹不在家啊,去哪里了?”

    说到赵水生和李梨花,赵婆子就气不打一处来来,“死去了!提这两个死人干啥?”

    “娘,我在镇上看见二弟和二弟妹了,他们还说说笑笑的呢,娘,你说,他们是不是瞒着你,藏了私房钱?不然,咋还能去镇上呢?”赵春花眼珠子一转,说道。

    “啥?你真的看见了?”赵婆子一听还了得?

    “我开始还不确定,现在您说他们不在家,那肯定是他们两个,我自己的兄弟,怎么会看错?他们是在哪里赚到钱了吧,不然怎么会那么高兴?这两人也真是的,有钱了,家里还没有分家,钱就该给娘你管着,哪里能自己拿出去花了?这也太不像话了!娘,你得好好管教管教他们!”

    “好啊,这两个杀千刀的,竟然这么胆大包天,看老娘回来了,怎么收拾他们!”

    对于儿子和儿媳妇的钱,那就是她的,哪里能让他们自己花了?这绝对不行!

    “土生,赶紧去把你二哥和二嫂找回来,告诉他们,如果不跟着回来,以后就甭进这个家门了!”

    有了钱,不孝敬她这个老娘,竟然到外人家里用去了!

    赵婆子已经想成了,这两口子拿着钱,给那李家的人用了,她那个心疼哟,简直是要割她的肉。

    “大嫂,我可是跟娘说了,剩下的就看你的了。”赵春花吃着何翠姑偷偷买的绿豆糕,跟奔命一样,“真好吃!”

    何翠姑心疼的不得了,她买这一点儿点心容易吗,这小姑子一下子就吃了好几块。

    不过为了分家的事儿,她忍一忍就算了。

    “成,这次多谢你了,真要分了家,到时候咱们就好说。”何翠姑道。

    哼,就不信这老二两口子还真是能飞上天去了。

    也不知道这两口子是发了什么病,竟然敢撇下那老不死的,都走了。简直跟换了两个人一样。

    不过,这样也好,到时候,她可以让他们屁都分不到,就这么的给赶出家门去。

    这几天,何翠姑也是在厨房做饭的时候,就跟赵婆子嘀咕,赵婆子的怨气已经够深的了,这次再让赵春花这么一说,那这事儿,就有九成成了。

    “你真的在镇上看到老二两口子了?”

    赵春花嘴里还有东西,含糊着说道:“看是看见了,不过穿的还是那样,估计是老二的岳父又想买书了啥了,在书铺那边看见的。就他们那样,能买的起书吗?我那样说,不过是为了让娘站在你这边嘛,大嫂,我从来就和你感情好,你以后发财了,可不能忘了我。”

    “怎么能忘了你呢?我和你可是跟亲姐妹一样,也不是我狠心,实在是老二两口子太不像话了,把咱娘给气的,这么不孝的东西,不惩罚他们,就不知道厉害!”

    赵春花心里说道,得了吧,谁还不知道谁?你不就是想把老二两口子给赶出去,还不想给他们一点儿东西吗?说的这么好听的,骗鬼啊。

    赵土生在去找他二哥二嫂的半道上,就碰到了他二哥二嫂,赵土生一看见他们,就说道:“二哥二嫂,你们怎么才回来啊,咱娘生了好大的气,刚才大姐也过来了,不知道说了什么,娘就让我来把你们叫回来了。”

    肯定没有什么好话。李梨花从梨花的记忆里,就知道这个大姑子不是什么好货色,挑拨离间,哪里有事儿哪里就有她,和大嫂何翠姑在一起,没事儿也要热出点儿事来。

    赵水生道:“爹呢?”

    “爹去田里看地去了,要种冬小麦了,还得给地施肥呢,二哥二嫂,你们回来,多做点事儿,爹那边就没事儿了,娘那边,她要是骂你们,你们就当没有听见好了。”

    看来,赵土生也觉得赵婆子是个喜欢骂人的主儿,都已经习惯成自然了。

    “嗯,我知道了,咱们这就回去吧。”赵水生道。

    李梨花说道:“不是还要把里正大叔请过来吗?”

    赵土生奇怪,“二哥,二嫂,你们为啥要请里正大叔?”

    赵水生说道:“不是怕娘生气了,有里正大叔过来,看在里正大叔的面子上,我们也不会骂的太惨。”

    赵土生抓了抓头发,“这倒也是啊。那二哥二嫂你们先去吧。我先回去了。”

    李梨花道:“不如三弟帮我们叫一叫里正大叔吧,要是三弟先回去了,我们还没有回去,娘肯定更生气。”

    “是啊,三嫂,那我先去找里正大叔了。”

    赵土生走了,李梨花心道,让土生去找里正大叔,到时候赵婆子就以为是赵土生找的,她就是生气也有限。

    利用赵土生,她是一点儿也没有觉得内疚,因为又不是让他去办坏事儿,或者说是对他不利的事儿。赵婆子还喜欢这个小儿子呢,肯定舍不得骂他。

    赵水生不上不下,就是中间的那个,所以有些爹不疼娘不爱的。

    “娘,我们回来了。”赵水生带着李梨花站到了赵婆子的面前。

    赵婆子一看这两个人,就火冒三丈,想着就要拿起东西打人。

    不过这两人第一次因为没有防备,被这赵婆子给打了好几下,这一次立刻就上前了,两个人都扯住了赵婆子的胳膊,让她不能动弹了。

    “娘,您消消气,我们这不就是回来了吗?”

    “啊呀,娘,您别打了,我都快要流血了。”李梨花对着窗户叫了一声,别以为她不知道,那窗户里面,有人正在看热闹。既然想看热闹,就让她们看个够。

    正闹得不可开交,老赵头回来了,“都给我住手都在干什么?”

    李梨花在刚才的时候,已经把自己的头发弄乱了,顺便把赵水生的头发也给弄了一遍,所以目前在老赵头看来,就是自家老婆子又开始发脾气打人了。

    “闹闹闹!就没有一天消停的!”老赵头也很生气,在去地里的时候,碰见了几个老家伙,和自己说话,就笑自己的婆娘,怎么年纪越大,这脾气越长?是不是管不住婆娘啊。

    “不能做到一碗水端平,也好歹不能太过了啊,都是儿子,你们这样,不是让兄弟们心里都不舒服吗?”

    也不知道是谁传出去的,说他们老两口对水生两口子不好,都把人赶出去了。

    现在自家的老婆子又见人回来就打人,这不就坐实了这些谣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