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舆论的力量

    赵水生和李梨花的东西根本就没有多少。连床也是成亲的时候,砌的炕。

    李梨花以前睡的都是名贵木材打成的大床,这土炕,也幸亏原主的身子骨够结实,才没有每天睡的腰酸背疼的。

    所以这床根本就没有。

    再说,赵婆子也不允许他们把这土炕给拆了,所以最后也就是还有一个木头箱子,是李梨花的嫁妆,加上两个木盆,衣服还是以前那么多。至于被子,补丁加补丁的,他们想着,还是先拿走,不然这些东西不要,和他们的现在的身份也不般配啊,那属于浪费。会引起赵家的人的怀疑的。

    最后还是从邻居那边借了个独轮车,把他们两人的东西给放在了车上,里面最值钱的,恐怕就是那两亩旱地的地契了吧,其他的一看,就是不值几文钱的。

    周围的邻居从里正过来,就在注意这家子的情况了。

    后来知道是把赵水生两口子给分出来了。再一看看这车上的东西,都觉得赵婆子太狠了,赵水生好歹是她儿子,咋能就给这么一点儿东西呢?连屋子都不给住了。

    “啥?给了赵家的老屋子?那屋子都好几十年没有人住了,还能住人?这是造孽啊!没见过这么偏心的娘!老赵头也不说说?”

    “说个啥啊。人家梨花自己用嫁妆盖得房子,也给留下来了,你们说,这都叫啥事儿啊。”

    “啊?不会吧。这要是水生媳妇的娘家知道了,不会打上门来吧。”

    “要是水生媳妇娘家有那个气性,也不会这样给他们分出去了!连一个煮饭的锅都没有分,我回去看看,家里有没有多余的碗筷,给他们小两口拿来一些,好歹也能省点钱。”这是实在看不过去,心地很好的,想着能照顾照顾赵水生两口子。

    村里偏心眼的父母也不少,可是这么偏心眼的,真是不多见。

    就这样,一路上,赵水生和李梨花得了不少人同情的眼神。还附赠了一些用品,连凳子都有。

    虽然不怎么好,可是是人家的一片心意。

    李梨花觉得,这两口子以前的人缘还不错。要不然大家为什么会在这种情况下,都伸一把手呢?

    她觉得,有时候无声胜有声,看看他们什么都不说,配合上那种老实认命的表情,这大家就站在他们这一边了。

    所以说,他们只是失去了一小部分,但是收获的绝对比失去的多。

    赵二婶拦着正在推车的夫妻两个,因为赵水生自己一个人推不动。

    “那老屋子地上蜈蚣爬虫都是,你们真要去那老屋子住?这可不行,跟二婶回去,先到二婶家里住几天,好歹把老屋子找人修一修再过去住。”赵二婶对自己的那个大嫂很看不过眼,算计谁也不能算计自己的儿子啊。

    就这么把自己的儿子给赶出去了,一点儿都不管了,那老屋子能住吗?

    赵水生忙说道:“二婶,我在镇上找了个活计,那边的老板好心,给了我一个住处,我想,我和梨花先去镇上,好歹镇上的干活的机会也多一些。您不用担心,我们没事儿。”

    赵二婶听了说道:“真的?可别蒙我啊,这个时候,死要面子活受罪!”

    “没有,真的没有,您放心好了,等我们在镇上安顿下来了,到时候您可以去我们那里看一看去。”

    李梨花也说道:“二婶,我在镇上接了一些做针线的活儿,不会饿着我们的。”

    “水生媳妇的针线一直都很好,以前你都没有那个功夫做针线,这下子好了。”

    要说这赵婆子,也真是折腾人,把李梨花当牛马使唤,半点功夫都不准她歇,知道李梨花的力气大,就把她当男人用,这做针线的活儿,就没有想着,要说赵二婶怎么知道李梨花的针线好的,还是有一次她实在是没有时间,所以请了水生媳妇帮着做了一副枕套,那上面的画跟活的一样。

    只是她下意识的给瞒了下来,要是知道水生媳妇做针线那么好的,自己那个大嫂还不是要把她给压榨干那。

    另外就是何翠姑觉得做针线是轻松活儿,于是这个活计倒是让她和赵婆子给包了。

    所以现在反而成全了水生两口子了。

    “你们去镇上也好,那老屋子实在是不能住的。”自家老头子也真是的,也被叫过去了,怎么就不帮这水生两口子多争取一点呢?

    “可别让你们家里知道你们现在就去镇上了。不过,那老屋子离村里还远着呢,不去看,根本就不知道。”

    李梨花想的是,都已经分家了,分家文书都按上手印了,他们去哪里,就是被发现了,又怎么样?难道还要一哭二闹三上吊?

    现在舆论可是朝着对他们有利的方向来着的。

    如果赵婆子和何翠姑非要闹腾,那被人唾骂的也是她们。

    毕竟她和赵水生是因为在老屋子实在是呆不下去,又‘生病’了,所以才朝镇上去的。

    理由她都想好了。像这种伎俩,她用的一点儿都没有负担。

    要是真那孝道来约束她,她准保让她们灰溜溜的回去。

    反正,他们都为了孝顺那老两口,连住的地方都让出去了,还想怎么样?总不能把人赶净杀绝吧。

    而且里正大叔也是同情他们的,这一点,对两个人很重要,毕竟里正是赵家庄的‘大官’,大官站在他们这一边,其他的都不是问题。

    “算了,我一个人推吧。”李梨花说道,“两个人推,反而使不上劲,这里又没有别人看见了,就不用那样了。”

    赵水生很伤自尊,作为一个男人,连个装了点东西的独轮车都推不了,这简直是耻辱。

    他虽然知道这个身体有些‘小白脸’,可是没有想到这么没用。

    “不用了,你歇会儿,我来推吧。”赵水生说道。

    “那好吧。”李梨花一丟手,赵水生就一个趔趄,差点没有趴下。

    只是他使出吃奶的力气,脸都憋红了,独轮车还是颤颤巍巍的一动不动。

    眼看着旁边的李梨花都要忍不住笑了,他突然就觉得很羞愧。

    当初来到这个周朝,他听到赵家庄有人说他娶了李梨花,那就是福气,还觉得不以为然,甚至有人说他这个身体没用,他心里也恼火的很,可是现在事实证明,没有李梨花,他确实是推不动这个车子。

    要多悲催有多悲催。

    一个大男人,连一个女人的力气都没有,简直是不能再丢人了!

    这赵水生难怪会被自己的娘看不起啊,就这肩不能挑的样子,在乡下,真是没有几个人看得起。

    李梨花看赵水生快要恼羞成怒了,忙忍着笑,过来推。

    “很好笑吗?”赵水生郁闷的问道。

    李梨花忍着笑,说道:“一般吧。”反正她心里爽的不得了。

    “我看这身体要多锻炼锻炼,以后每天早上我都要早起练一练了。”他上辈子那么多的武功师傅,强身健体的总是还记得的,到时候多练练,不然被女人嘲笑,真是憋屈的很。

    李梨花再也忍不住,笑出了声,真是太好笑了。她轻快的推起了独轮车,“一边去,你在旁边还碍手碍脚的。”

    赵水生觉得自己被成功补刀,心里都在流血。

    太丢人了!

    不过,他自我安慰道,成功的男人可不是靠力气来证明自己的,他忧的是头脑,用的是智慧,现在就不和这女人一般见识了。

    刚才那女人笑的时候,可见是发自真心了,能让人真心的笑一笑,他也算是功德一件吧。

    这段小插曲,让两人在路上觉得没有那么无趣了。

    对那两亩地的处置,两人商量着,以后就让赵二叔他们帮着种吧,到时候给点粮食就成了。

    真要他们去种地,还不如多想点法子赚钱呢。

    从地里赚钱,那就是开玩笑呢,又不是地主,没有那么多的地,完全做不到丰衣足食。

    在傍晚的时候,两个人到了租的房子这边,把东西放下,赵水生去外面买了几个包子,这天晚上,两个人就随便对付了过去。

    三个房间,还有个小屋子,是当厨房的。

    所以李梨花决定和赵水生分开住。当初是因为条件不允许,在赵家的时候,只有一个房间,在客栈的时候,是为了省钱。现在没有这么原因了,她觉得还是分开住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