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不分房

    “住两个房间?那不是太浪费了吗?晚上睡觉,就要多用一盏灯,还有床单和被子,都要多用一套,洗的时候,就要多洗,另外,打扫的时候,也是两个房间都要打扫,干什么要用两个房间?完全是不划算!”赵水生和李梨花摆事实,讲道理。

    “我的力气又没有你大,你怕什么?”赵水生又来了这么一句。

    好像李梨花怕这男人要强迫她一样。

    呸!她怕什么怕?

    别看她自己长得娇小,可是力气大,真要这赵水生敢动歪脑筋,直接给他踹出去,让他都来不及后悔。

    李梨花点点头,“也是,你打不过我,我还怕什么怕?”李梨花想了想,以后这屋子也肯定有人过来,要是看见他们两口子竟然分开在睡,会被人说闲话的,说不得还要找理由解释,这样很不好。

    她刚才忘了,自己力气比赵水生大的事实了。

    所以根本就不怕这男人行为不轨。

    被女人说打不过他,是很丢面子的事儿。赵水生心里无奈,更是下定决心,要好好的锻炼,早晚有一天摆脱小白脸的名头。

    搬到新家,什么都要准备,是都要买,他们连做饭的锅都没有。另外碗,盘子筷子等,虽然来镇上的时候,别人有给过,不过这两人都比这边的人有洁癖,想着别人用过的东西,如何还能用?

    以前是没有那个条件,但是现在是分出来单过了,再也不用勉强自己用这些别人用过的东西了。

    还有这被子,李梨花在买回锅后,直接烧了好几锅的开水,把被子,被单,还有旧的衣服,都给烫了一遍。

    这些都需要钱,索性,现在他们都能把活计拿到家里来,坐一会儿活计,再干一会儿活,所谓的张弛有度。

    钱赚起来不快,可是用起来却很快,光是置办这些东西,都用了一大半。

    好歹东西都是新的了,连被子都置办了两套新的。

    因为秋收过后,天气就开始变冷了,被子少了,就会谁不暖和。

    这个房间里也没有热腾腾的地龙,想要取暖,只能买炭。

    他们又用不起那最好的无烟银霜炭,就是一半的柴炭。用一个简易的木头架子弄成的炭火盆,至于手炉,现在别想了。

    还是好好赚钱吧。

    不过,值得可喜的是,赵水生会生火,在厨房里也能帮上忙。

    就是让他做饭,他也尝试过,但是效果,还是得了吧,简直是浪费粮食,米煮出来都是生的,最后李梨花只能是重新煮成了米粥。

    炒菜?不是糊的就是咸的,有些人在这方面就是没有天赋,好歹也尝试了一番,算了,李梨花也不强求了。

    再说,让一个以前信奉君子远厨庖的人,能去做这个,也是不容易的了。

    她好歹也有李梨花的底子,加上当姑娘的时候,也请了嬷嬷教了厨艺,所以问题不大。

    以前山珍海味,吃了都觉得没有问道,现在清粥小菜的,他们两个到时吃的很欢。

    一转眼,就立冬了。天气越来越冷。

    李梨花现在在屋子里做针线,都觉得手有些冷了。

    这段时间,书铺老板老黄,开始让赵水生抄些历届秀才考试的题目,他的头脑很不错,把这些都弄成册,但凡想要去考秀才的人,都很有可能买这些册子。

    又不是作弊,只是让大家有些比照,比如出题的样式之类的。

    书铺老板不仅要在镇上卖,还要给寄放到县城里去卖。

    李梨花一听,就知道这主意是赵水生想出来的。就书铺老板老黄那样的人,是想不出来这个点子的,也就是赵水生,人家可是主持过殿试的人,手里的人才那么多,这么个点子,想出来是轻而易举的事儿。

    有的人考试之前,还会押题,如果运气来了,真的能押对几道题。

    因为赵水生出了这个点子,书铺老板老黄对赵水生更好了,现在抄一本书,就提到了一百文。

    赵水生也不想把那个功劳据为己有,只对老黄说,就当是老黄自己想出来的。

    他不想出这个风头,因为一没有权势,二也不想接着这个出名,身份不对等的事儿,他是不会再做了的。

    这天,赵水生从书铺回来,,“今天在书铺看见你爹了!”

    李梨花一听,就说道:“难道他还准备考秀才?”到现在都不死心呢。把家里折腾的够厉害,还不死心,他这一把年纪了,就是考上了,能有什么用?

    哦,还能免田税,可是这些年折腾进去的钱,就够付这几十年的田税了。

    这场考试,能把一个普通的人家折腾的吃了上顿没有下顿,而且看梨花爹这个水准,估计又是浪费时间和金钱。

    赵水生点点头,“我看他想买那些考秀才的册子。”

    “他有那个钱?家里也同意?”就梨花的嫂子陈水莲的性子,能再让梨花爹这样糟蹋钱?

    “我私底下跟黄老板说了下情况,黄老板让他自己可以抄书来代替书钱,可是他没有同意。”赵水生说道。

    “肯定是觉得这样是有辱斯文!”连饭都吃不上了,还想着脸面的事儿,真够可以的。

    家里他一点儿贡献也没有,还老干这种事儿。

    抄书怎么了?自己养活自己,人家不可能白白的送你一本书,再说,这些册子上的内容,可是人家老板收集起来的,这不得费功夫?凭什么就要直接给你?

    “我想着,不如我抄一本送给他好了。”

    “不行!你越是这样,以后就赖上你了,你可别这么好心!”这叫瞎好心。李梨花不同意。

    赵水生和李梨花解释道:“我想的是,如果他这次能考上秀才,对你也有好处。”秀才的女儿,听起来,也比老童生的女儿要好听的多,就是赵家,因为这个秀才的身份,也有所顾忌。

    娘家好了,对出嫁的姑娘的好处,他们都明白。

    赵水生也是为了李梨花好。

    李梨花本来想说,就他那样的,能考上秀才,就是祖坟冒烟了。不过想着赵水生也是一片好心,就说道:“好吧,既然要送,就找个办法,也别说是你送的,我就怕他这样的人,喜欢不劳而获,咱们的钱又不是大风刮过来的。一本书也要不少钱呢。”

    赵水生听了笑了,道:“花不了多少钱,这段时间我写了不下二十本,都记得很清楚了,我们可以自己买些纸,然后抄写一份,给他送过去。方法嘛我跟黄老板商量商量,他认识的人多,让别人以老友的身份送过去就成了。这些文人,好友之间送书,也是一件雅事。”

    这主意倒是不错,对于李家,除了梨花娘她有好印象外,其他的,都不怎么样。

    梨花爹是个迂夫子,自命不凡,总觉得自己才学比天都高,一辈子都在考秀才,把家里弄成那样了,肩不能挑,还要女人和儿子养活他。

    却从来不反省自己,一个男人,连养家都不会,还要摆谱,真是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底气。

    她倒是不寄希望与梨花爹考上秀才,自己能沾光。因为这光也不是那么好沾的。毕竟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如果没有嫁人前,是个秀才的女儿,那么肯定会让人高看的。

    你这都嫁人了,是男方家的人了,唯一的指望就是能有个秀才的爹,让赵婆子等人心里有顾忌,少找麻烦。

    “咱们现在的钱有多少了?”赵水生问李梨花。

    这人现在倒是把赚的钱都一文不少的给了李梨花保管着。

    李梨花说道:“有三两多了,等我这个绣活做完了交上去,就有五两多银子了。”

    “这也够了,咱们雇个婆子做饭吧,现在天气冷了,做饭也遭罪。”

    李梨花一听,就说道:“雇什么雇啊,咱们现在是什么人?你要真雇个婆子,不出几天,被你娘知道了,非得把咱们压榨一番不可!这之后就是没完没了的烦恼了,好不容易过的舒心一点儿,我不想再弄得鸡飞狗跳的。”

    依着赵婆子的性子,绝对有可能。

    这才离开家多少天那,就已经雇得起婆子来了,她这个当娘的还天天累死累活呢,肯定有一大堆的话等着他们。

    赵水生郁闷的说道:“这里还是离赵家庄太近了,看来还得再搬!”做些什么事儿都要顾忌着,真是太不好了。

    可是搬家去别处,银子不够是不成的,如果要去县城和府城,哪里花钱更厉害。

    但是在这个镇上,风吹草动的,说不定就让人知道了。

    有时候,赵水生就在想,不如来个狠手,让那赵婆子死了得了,这样就没有烦恼了。不过想一想原来的赵水生,还是算了吧,真的谋算了赵婆子,他有些对不起原来的赵水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