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去县里

    “看来,咱们的心思是一样。”心里觉得自己是皇帝,根本不屑于跪任何人,可是如今他的身份是赵水生,如果不习惯的去跪别人,那么以后说不定就会因为自己的傲气坏事儿。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他这一跪,倒是轻松了不少,身上的枷锁都少了不少了。

    两个人这次还多亏了绣铺老板刘大姐,所以事后带上东西去感谢了一番,刘大姐直说她们客气了。然后委婉的问李梨花那幅南极仙翁绣好了没有。

    李梨花表示,还得两天才能好,到时候好了,一定赶紧拿过来。

    回去后,李梨花和赵水生还请了街坊邻居吃了一顿饭,这次多亏了这些热心的街坊邻居,所谓的远亲不如近邻,就是如此。

    邻居们吃了饭,表示不过是小事一桩,他们两个人太客气了,大家住在一起,就该互相帮助。

    至于赵家庄那边,按照李梨花的脾气,是不会回去受那个委屈的。

    他们所谓的孝顺,就是要把人朝死里逼呢,这样的罪,她是活腻歪了,才会受。

    反正现在赵婆子对别人说他们不孝,也没有几个人相信她。

    她是不准备装那种孝顺的,弄得跟个受气包一样,为的是什么啊。

    赵水生道:“没想到市井小民无理取闹起来,也是可恶至极!”

    世家子女都是用的手段,像这种直接在地上打滚的,还真是一个也没有。

    “是可恶,而且,就因为她是当娘的,我们除了跪下服软,让人同情我们,还不能对她做什么。”

    这个孝道,真是已经扭曲了。

    “我倒是想对她做些什么。”赵水生冷冷的说道。让他们给她下跪,也不知道承受的起承受不起。

    李梨花一听,忙说道:“你可别胡来啊,要是这时候赵婆子出了事儿,咱们最容易被人怀疑的。”

    “现在当然不能,不过,她要是遇到了意外,也算不到我们头上去。”赵水生道。

    真要时不时的被这个泼妇来闹一通,这日子还过不过的下去了?

    人年纪大了,就容易生病,生病也有治不好的病。

    “我说,你现在消停一点儿,你手头上也没有那么多替你办事儿的人,你自己去办,最容易露出行迹的,还是算了吧。对付这种女人,我又不是没有办法,就目前看来,她不敢再来闹腾了,就是是我们错了,在别人眼里,也是她的错。”

    谁让赵婆子在大家的心里,就是个无理取闹的呢?

    其实这样的人,还很容易对付。

    赵水生点点头,但是人的耐性是有限的,如果那边再出什么幺蛾子,他可就不会再忍下去了。

    没过几天,赵金生和赵土生竟然来了。

    赵金生有些不好意思,因为他媳妇也过来闹过,当初分家的时候,他也没有制止那样分家。

    其实心里或者还有些欢喜,毕竟谁不想要多的家产?

    但是赵金生也不是那种大恶之人,也是有羞耻心的。

    “二弟,二弟妹,爹让我和三弟过来,说上次的事儿,你们受委屈了,你们也知道娘那个人,她就是嘴上厉害,其实心里还是很软的。你们别放在心里啊。”赵金生说道。

    赵水生道:“大哥,我没有怪娘的意思,现在我们在镇上过的也不错,不给你们添麻烦就是了。

    我这身子骨也不强,做田里的活儿,根本就敢不过来,所以就只好在镇上找些轻松的活儿,好在梨花教了我识字,我就在书铺找了个活计,也能勉强养活自家。大哥不用担心我们,分家了,就该承担起养家的责任来。以后过的是好是歹,都不该麻烦别人了。”

    赵土生听了说道:“二哥,你说的对,我也想分出去,可是就是没有分。”

    赵金生道:“你连家都没有成,分什么家?可别瞎说了!对了,水生,你那两亩地,你打算怎么办?总不能荒在那里吧。要不行,就把那两亩地交给我,我到时候给你看着?”

    赵水生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已经和二叔他们说好了,让他们到时候帮我种着,那两亩地随便给点我们就好了。”

    “给二叔也好,二叔他们种地是好手,这样,我们都放心了。”

    赵金生过来的大体意思是,大家都是一家子,就是有矛盾了,过个夜就好了,可别还记恨在心里。有空了呢,也从镇上回去看看爹娘,那是长辈,是生养了他们的。

    赵水生一直在点头,说道:“我是要去看爹娘的,只是手里没有银钱,想着能攒一些,给爹娘也带些东西过去,不然两手空空,不像话。”

    赵金生欣慰,“二弟啊,都是一家子,你们只要回去看看爹娘就好了,带东西不就见外了吗。就这样说了啊,有空就回去看看爹娘,我和老三先回去了,以后有空也来看你们。”

    赵土生道:“大哥,我们才来这一会儿,就走啊。我还想在这镇上多待一会儿,二哥,我到你这边住几天能成吗?”

    赵水生笑道:“当然能成。”

    “不成,家里的活儿还一大堆呢,地里还要施肥,你在这里,小心爹生气了,赶紧跟我回去!”赵金生对不听话的三弟很是恼火,都快要成亲的人了,还跟个小孩儿一样,只想着玩,镇上有什么好玩的,什么东西不要花钱?

    赵金生把不情不愿的赵土生给拽回去了。

    这两兄弟,虽然都各有各的小心思,但是和赵婆子和何翠姑比起来,就要好的多了。

    所以人都是对比起来的。

    赵金生倒是希望大家都和和睦睦的,可是这种事儿,也得看人愿意不愿意。

    说赵婆子只是嘴硬,心软,那真是胡说八道,明明心也硬的很嘛。

    等李梨花把那幅南极仙翁的绣品交给了绣铺老板,得了银子,她和赵水生收拾收拾,就准备去一趟县城看看。

    “已经打听好了,到时候我们做别人的牛车一起去,每个人出五文钱就可。”

    五文钱也是不少的钱,一般的人家,都是宁可自己走路去县城,也不会出这个钱做牛车的。

    “要不,我们也走到县城去?”李梨花说道。

    她还有些顾忌别又是被某些人看到了,知道他们竟然坐上了牛车,该又心里不舒坦了。

    赵水生一本正经的说道:“早上去的早,到县城要好几个时辰,没有人看得到,我已经和赶牛车的说好了,不会有事儿的。”

    实际上,是你这个身板走不了那么远的路吧。李梨花心里诽谤,真是少爷的身子穷人的命。

    她也不和赵水生因为这个事儿还争执起来,能坐车,她也不喜欢走路,毕竟坐车还快一些,不然走个几个时辰,到了县里恐怕就快黑了。

    所以那天,天还没有亮,赵水生和李梨花就坐上了去往县城的牛车。

    牛车稳当,可是也慢,当然,也不可能只载着他们夫妻两个人,一路上,收了一车的去县城的人。

    能出得起钱的,家里条件都是还不错的。

    而赵水生和李梨花不是镇子上的人,大家都不认识,更有那半路上坐上牛车的。于是两个人都没有和别人说话。

    因为人越来越多,李梨花和赵水生就越来越挤在一块儿,恨不得挨在一起了。

    赵水生不出意外的搂住了李梨花的腰,李梨花掐了赵水生的手背一下,赵水生心里吸了一口气,可是手还是没有放开。

    这里人多,谁也不会注意到这个小事情,何况,还有几对夫妻也是都挨在一起,天气冷,大家挤在一起也热乎不是?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听见‘嗷’的一声,把大家都下了一跳。

    “我踹死你这个二流子!老娘也是你能摸的?”只见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正在破口大骂她旁边的一个男子,那男子就是刚才叫的那个。

    原来这个男的,趁着人不注意,想要占一把便宜,本来如果是个能忍的,就是被人摸了一把,也只能忍着,说出去,也丢人。

    可是这个女的却不一样,本性泼辣,被人占了便宜,哪里能忍得住,就从头上把簪子给拔了下来,对着那只咸猪手就刺了下去,所以这一声‘嗷’可真是不是装的,实在是疼啊。

    估计都滴血了。

    那男人也说道:“谁摸你了,谁摸你了,你也不看看你那德行,也配老子摸!”

    “我呸!信不信老娘再给你戳一个窟窿!赶紧给老娘滚蛋,不然老娘让你再见见血!”

    其他的女人也都纷纷说道:“就是,赶紧滚下去!”

    有这么一个不要脸的,在这车上,万一又摸了她们,那可怎么办?

    牛车老板只好请这人下车,连车钱都没有要,心里觉得晦气,怎么好好的,出了这么个事儿。

    那男子狼狈的被赶下了车,灰溜溜的就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