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睡吧

    何田想躲过去,门都没有!

    赵家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而李梨花,看着那张寡妇从地上浑身是灰的爬起来,头发也乱了,只见她拍了拍屁股上的灰,还对看了她的李梨花翻了个白眼,就扭着屁股离开了。

    李梨花突然就嘴角翘了起来,她一下子就觉得心里舒坦了很多。

    管她是不是燕贵妃的后世,如果真是,那还真是老天开眼了。

    赵水生和李梨花就在去镇上的分岔口下了来,回去也没有他们住的地方。

    赵金生还还和赵水生说了兄弟之间的话,还是攒些钱,把老房子给修一修,或者重新盖起来,老是住别人的房子,那不是个长久的事儿,房子是人家的,早晚人家都要收回去。所以,还是有自

    己的房子踏实。

    赵水生表示明白了,多谢大哥的好意,他一定会努力的。

    赵春花的事儿,对他们来说,也就是跟着看了一场热闹,还是个闹剧,不过对赵水生和李梨花来说,看到了一个长得有些像燕贵妃的人,这才是重点。

    但是,现在已经不重要了,物是人非。人早就不是那个人了。

    李梨花还不至于把那张寡妇看成是燕贵妃,想着法的再报复一次。

    当然,她心情爽了一下,这也是人之常情。

    至于赵水生,他当然也看到了张寡妇和燕贵妃的相似之处。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他好像全然不放在心里了。

    要说,燕贵妃是当时的皇上的真爱,那就是胡扯,那时候,后宫肯定要有一个和皇后制衡的人,不是燕贵妃就是别的妃子,刚好燕贵妃赶上了。

    还是不说上辈子的事儿了,那和他们都已经没有关系了。管她长得像不像燕贵妃。

    赵水生不提这茬,李梨花也不提,反正如果他真的在意,难受的是赵水生他自己。

    就张寡妇那个样子,原本是真爱的,也真爱不起来了。

    喜欢上张寡妇的人,该是多么的重口味啊。

    赵水生是重口味的人吗?从上辈子到现在,他都不是啊。

    李梨花觉得自己为了一个燕贵妃这样的人还纠结了很长一段时间,真是太不该了。

    老天爷长着眼睛呢,该偿还的就得偿还那。

    赵水生见李梨花的心情特别好,就知道是什么原因,不由得好笑。

    不过,他也没有给说破,媳妇能高兴,对他来说,也是好事儿。两个人的关系比最开始要好的多了。何必做一些不必要的解释呢。

    “明天咱们还去岳父家里吗?”赵水生问道。

    反正这个时候,不提那张寡妇的事儿,才是正确的选择。不然万一被误会,还想着燕贵妃就不好了。

    “去啊,怎么不去?”当初别人不说,就是李梨花的娘对她还是可以的,就是为了看李梨花的娘,也该去的。

    何况,现在他们可不是去避难的,而是正儿八经的回娘家拜年,干什么不去?

    所以,年初二的时候,李梨花和赵水生就带上了几斤肉回娘家去了。

    等到了的时候,发现家里就梨花爹和梨花娘,梨花的大哥李核桃和陈水莲已经带着孩子们也回娘家去了。

    这样正好。

    梨花娘说道:“回来就回来了,还带东西干啥?你们也不容易。”上次没有把女儿和女婿给留下来,她这心里就很过意不去的,然后又打听到女婿的爹娘又把人给分出去了,啥都没有分到,还在镇上打短工过日子呢。

    这有钱就该攒着啊,“等以后,你们有了孩子了,还得为孩子打算不是?”

    李梨花只是笑。而赵水生很有眼色的去找梨花爹去了。

    梨花爹今年还要考秀才,所以大过年的,还在温书呢,家里的活儿,是一点儿也不干的,书还是那些书,都已经快破了。

    李梨花和梨花娘就去厨房里做饭去。

    梨花娘想让梨花歇着,她自己做,可是李梨花也做不到让一个长辈在忙活,她在一边玩。

    “梨花啊,娘不说别的,你和水生得生个孩子啊。”

    成亲也快三年了,梨花的肚子还没有动静,梨花娘很着急。

    这样想起来,他们被分出去也好,不然就梨花的婆婆的脾气,肯定要骂梨花是不下蛋的母鸡了。

    看这小两口,身体都挺好的,怎么就没有动静呢?

    李梨花听了笑着说道:“娘,这事儿顺其自然,急也没有用啊。”事实上,两个人虽然睡在一张床上,可是还真没有不规矩过。

    从到了这个地方也大半年了吧。开始一直在掐架,然后才意识到,他们回不去了,是用另一种身份在活着。

    可是,要真的走到那一步,似乎大概,还不到火候?

    可是在这个世上过日子,不生孩子,就会被人指指点点的。

    当然,她生不生孩子,可不是为了别人说三道四才生的。

    李梨花想起了太子小时候,长得特别的可爱。她费尽了千辛万苦,才生下了儿子。

    那时候,生儿子,更多的是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吧。

    和感情扯不上关系,但是,她对太子的爱,却一点儿不含糊的。

    和赵水生再生一个孩子。似乎现在也没有那么排斥了。

    人要过日子,生儿育女,也是一个正常的程序。

    这一次,也没有那么的利益算计了。

    那就顺其自然吧。这个世上,她和赵水生也算是最了解对方的人。两个人绑在一起,这日子总是要继续过下去的。

    不知道赵水生怎么和梨花爹聊天的,反正在吃午饭的时候,梨花爹已经对赵水生很有好脸色了。

    不再像以前一样,看不起赵水生是个不识字的人,配不上他这个童生的女儿。

    所以这顿饭吃的是都很开心。

    竟然还留他们在这里住着,等李核桃他们回来。

    赵水生忙道:“岳父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只是我还要回去多练练字,断一天,就少写一天,那样就会越来越懒的。”

    “好好!你能这样想,真是很好,那我也不强留你们了,回去了,别忘了,每天都要练练字,等过段时间,我去考考你。”

    梨花爹对读书人很是看得上,他自己读书,考秀才,可是轮到儿子李核桃的时候,却不成了,家里只能供一个读书,不然就活不下去了,李核桃也不喜欢读书,从小看自家娘那么辛苦的做针线养活一家子,而自己的父亲却只会之乎者也,所以哪怕梨花爹打他,他也就识了几个字,就不再学了,早早的开始干活儿养家了。

    对于女婿能够跟他一样上进,他的态度一下子就转变了,就好像找到了知己一样。

    而且刚才还考了他几个问题,赵水生答得都很不错,让梨花爹,觉得赵水生读书很有天赋,心里就隐隐有了想法。

    “把你岳父大人搞定了?”李梨花问道。

    “问题不大。”只是他不赞成自家岳父,只管读书,不管养家的做法,一个大男人,连家都要靠女人和孩子养活,那样活着也没有意思。

    晚上,两个人吃饭的时候,还喝了点酒,然后睡到被窝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就行了周公之礼。

    大概,或许,这就叫顺其自然?

    两人也不是第一次,说实话,都有需求,反正,在不久的将来,也是要滚床单的,那么何必在压抑着自己呢?

    而且,这一滚床单,两人的心恐怕更定了下来吧。那么不确定的因素,都不去想了。

    事实上,任何人都不能预测到未来。两个人身上现在都没有各种利益纠葛。那就好好的过日子吧。

    第二天,两个人起来的时候,都还有些不好意思,大概是很久没有在一起了,有些新婚的感觉。

    老夫老妻有新婚的感觉,这感觉还不错。

    赵水生还起来烧了热水,给李梨花端了过来。这在以前,想都不要想啊。

    李梨花对自己现在的身份,又多了一层满意。市井小民也有市井小民的幸福生活。

    他们今天打算哪里也不去,就在家里呆着。亲戚朋友,亲戚们也就那些,有些人都不记得谁是谁了,还是不要去了免得露馅了。

    原来的赵水生和李梨花过年的时候,也是在家里看守的份儿,去走亲戚,那是很少有机会。因为家里要有人看着,别人都出去了,自然是他们这两口子不受重视的在家里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