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借钱

    “啊呀,我还是你和赵家二小子的媒人呢,不过也过去好几年了,你记不住也是没有什么奇怪的。”那媒人喜笑颜开,“当初我就觉得你和赵家二小子是天生的一对,现在你们都在镇上住了?看,这日子不就过的好了吗?”

    绣铺老板结识的都是有钱的人家,这媒人还以为李梨花他们也是有钱了,还搬到了镇上了。所以才这样说。

    当初这两家子都不同意这门婚事,一个嫌弃对方不是读书人,一个嫌弃对方读书把家里都败了,女儿嫁过来,肯定没有啥嫁妆的。

    就这样的两家子,她竟然把婚事给说成了,提起这个,这媒人都觉得脸上有光。

    所以甭看过了几年了,这媒人还记得李梨花呢。

    再一个原因就是,这李家的姑娘和赵家的小子,长得都很不错,跟乡下那么些人还不一样,都是白白净净的。

    李梨花一听,这还遇到了李梨花和赵水生的媒人了,你这媒做的可真好。李梨花心道。

    “原来是您啊,您现在把媒都做到镇上来了,真是了不起!”

    好听的话谁都爱听,这媒人喜笑颜开,“也就一般,我啊,也就指望着这张嘴过日子了,不然家里头可怎么活啊,我还等着再干个十几二十年,到时候说不定还能给你的儿女说媒呢。你孩子有几个了?”

    “还没有呢。”李梨花说道。

    媒人觉得自己问了不该问的话,不过当媒人的,那是见人说什么话,“我这一辈子啊,见到的人和事儿也多,还有很多人家,那是十年都肚子没有动静,但是十年后,那跟下猪仔一样,孩子是一年生一个,你们都还年轻呢,指不定过段时间就有了。你啊,有什么生意可得照顾照顾我,我说媒,绝对让双方都满意。”

    这媒人是不错过任何一个赚钱的机会啊,看李梨花如今在镇上了,还跟绣铺老板关系很好,于是

    就主动打了招呼,然后顺理成章的把自己的意图说了出来。

    因为她和赵水生就是这个媒人做的媒,所以更有说服力吧。

    李梨花觉得,这个媒人生意兴隆,不是没有道理的。

    “好,真要有人说媒,我一定推荐你。”李梨花也笑着说道。

    从刘大姐家里一路回去,天气已经微微变凉了。

    路上的行人有的已经穿上了夹衣。

    李梨花想了想,去了成衣铺子,她要买些棉花,今年多做几床棉被,以前带过来的旧棉被,都已经不暖和了,就是夏天最热的时候,都拿出来晒了,可是还是不如新棉花暖和。

    成衣铺子卖棉花,是可以送货上门的,李梨花买了好几十斤重的棉花,又选了被面,先交了定金,这个成衣铺子的人会送货上门。

    等她回到家里,梨花爹已经走了。

    “怎么今天爹没有留在这里吃饭?”李梨花看屋里没有人,她记得自家那位爹是今天过来的。

    赵水生道:“他半个时辰前已经回去了。”

    其实是因为中午吃饭的时间到了,赵水生要去做饭,而那位老丈人觉得君子远厨庖,读书人不应该去厨房里做饭,所以不准赵水生过去。

    但是最后抵不住肚子饿,所以赶紧交代赵水生要好好读书,别浪费功夫,自己先回去了。

    李梨花很无语,“怎么不去街上买些熟食呢?”哪怕是包子也成。

    “大概是岳父不想花我们的钱?”赵水生想了想说道。

    “那你吃没有吃?”可别告诉她,到现在还没有吃饭。真成了十指不沾阳春水了,什么君子远厨庖,都还没有成为君子呢。

    “等岳父走了,我自己去厨房下了一碗面。”这还是他好不容易学会的,厨房里的事儿,看着简单,其实对他来说,真是不容易,好在赵水生本身就会点火烧火,不然他连水都煮不开。

    赵水生想起自己的那位丈母娘,嫁了个丈夫,跟多了个儿子一样,到现在都还是丈母娘做针线养活老丈人,他可不希望自己成为那样的人,当然,也不希望自己的妻子成为老丈母娘那样辛辛苦苦操持家务的人。

    冬天农闲,又要开始征人去挖水渠了。因为今年天旱,上头的人觉得还是水渠不够多,所以要重新挖一条水渠。

    这就说明,官府又开始征人了。

    这才是典型的服徭役,大冬天的,去挖那都冻了的土,这真是遭罪。

    李梨花一打听,这次不去服徭役,要花二两银子才能抵过去。真是黑心那!

    二两银子,有的人家一年都赚不到二两银子。所以大部分人还是选择去做工去。大概要做一个月的时间。吃住都在窝棚里。

    看来,这读书不读出来是不行的,难怪很多人家即使家里没有钱,也要咬牙供家里的孩子读书,一旦读出去了,遇上徭役,可以省多少钱和事儿?还没有人敢找你的麻烦。

    估计赵家庄的人,都是出人了。

    赵水生那身板,去做一个月的工,还不得趴下?得不偿失的事儿,坚决不能干。

    以前这二两银子,谁会看在眼里?就是随手打赏下人的钱,也不止这二两银子。

    可是身份不同了,二两银子可是他们辛辛苦苦赚来的,真要交出去,这觉得肉都在疼。

    但是还是人更重要,李梨花咬牙把二两银子给交出去了。

    没想到梨花娘和自己娘家嫂子陈水莲也过来了。

    陈水莲一看到李梨花,就拉着她的手不放,“小姑啊,你可要帮帮你大哥啊,他的脚受伤了,咱们家就爹和你大哥两个男劳力,这要出一个劳力去服徭役,你大哥有伤,去一个月,回来还能成吗?以前都是大嫂不对,是大嫂对不起你,可是我的石头和秀儿不能没有爹啊。”

    李梨花力气大,一把就把陈水莲的手给抽开了,听了陈水莲的话,她有些不高兴,这还没有怎么着呢,就把自己大哥给说没了?算怎么回事儿啊。

    “大嫂,你说话可得三思,我大哥好好的,怎么叫石头和秀儿没有爹了?”

    咒自己的大哥,李梨花很不高兴。

    梨花娘也不高兴,她这一辈子只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话还没有说清楚了,就哭哭啼啼的,像

    什么样子?

    “水莲,你这样干什么?”梨花娘虽然一辈子贤惠惯了,可是在这个时候,却不能被这个儿媳给拿捏了。

    赵水生因为不方便,在另一个房间避开了。

    梨花娘也不好意思,对李梨花说了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

    前不久李核桃上山的时候,被一块石头给压了一下脚,本来当时觉得没有什么,不过是晚上洗脚的时候,已经发青了,谁知道日子久了,李核桃就觉得隐隐作疼,这几天更是疼得受不了了,这才请大夫,一看,原来是右脚的大拇指的骨头被压裂了,当时没有注意,这才严重了。

    谁知道这个时候,里正又在抽丁,让每家每户去一个壮劳力修水渠,李家的情况也知道,梨花爹根本不是那个料,李核桃原本可以去的,可是这个时候去了,他那个脚就废了。

    只是一下子二两银子,他们哪里拿的出来?

    还是陈水莲想到李梨花这边,认为李梨花家里现在有钱了,求一求,就能拿出来。

    梨花娘为了自己的儿子,也舍着脸皮过来了。

    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梨花娘说道:“梨花,娘知道你们才分家,什么都没有,水生的身子骨也不好,你们肯定也要拿钱出来,我们这边让你们再拿出二两银子是太为难人了。只是,你能不能想想办法,帮我们借二两银子出来,等以后我们还给人家,你大哥那脚,实在是不能成了。”

    陈水莲一听是借,就有些着急了,二两银子啊,说不定说的好一些,小姑子就能拿出来呢,可是借别人的,以后还不是要还?

    但是梨花娘却不理会陈水莲的眼色,儿子女儿都是她的骨肉,总不能因为儿子,就让女儿也跟着吃瓜落吧。

    再说,自家老头子撺掇着女婿读书的事儿,还引得女儿婆家的人来闹了,她都觉得对不起女儿女婿了,再过来拿钱,他们李家都成什么人了?

    梨花娘是个是非分明的人,当初儿媳妇把女儿女婿给赶走了,她到现在都觉得内疚呢。所以这次钱只能是借。

    李梨花听了说道:“娘,女儿记得您的针线手艺也很不错,这样吧,以后您做了针线活儿,我帮着您给绣铺一个我认识的老板拿过去,她看在认识我的份上,会出的比以前高一些。”

    梨花娘忙说道:“我这手艺能成吗?”

    作者有话要说:在淘宝上买了一个东东,都快十天了,还没有送到啊,望眼欲穿,不知道它在哪里。真是,快的快的不得了,慢的比蜗牛还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