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说亲

    “入股?干股?”李梨花问道。

    “自然是干股,米铺我不掺合,到时直接拿红利。主要是我看张老板这个人,还不错。”

    朝臣们入干股,这些事儿当皇帝的时候,心知肚明。

    李梨花说道:“你决定了,没有什么事儿,我也没有什么意见。需要多少银子?”家里的钱都是李梨花在保管。

    “我也不想多占股,用二十两就成。”多了也不好,毕竟做生意的是张老板。

    二十两,对他们现在来说,不算多。

    光赵水生抄书所赚的,就不止这二十两了。

    对于拿干股,李梨花也觉得可行,正当营生,不偷不抢的。张老板是看上了赵水生以后的前程,说白了,就是指望赵水生有了功名后,能给他当个靠山。

    既然张老板是个靠谱的人,这样做决定也不算错。

    拿了干股,以后就是个长久的进项了,不需要他们去操心,都有银钱进账。

    “那好,你什么时候需要钱,我提前给你准备好了。”

    李梨花用了半个月的时间,把那两本佛经给绣好了。那时候已经接近腊月了。不过也是正好赶上,所以银钱给的也不低,刘大姐这次真的没有多赚多少钱只要了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二都给了李梨花。

    李梨花一算自己手里的银钱,明年开春赵水生去参加秀才试,应该不成问题了。

    而梨花娘也在这段时间什么都不做,家务活由陈水莲给干了,做出了几十个枕套。除了还上那二两银子的借款,也小有富余。

    李梨花怕自家娘的眼睛给熬坏了,所以就跟刘大姐稍微提醒了一下,刘大姐告诉梨花娘,这段时间,她们铺子也要关门歇息过年了,一直到上元节,都不会再要东西,所以梨花娘就没有像以前那样拼命的绣东西。

    李梨花觉得,还是要自家哥哥有个好的营生才成,这样,她那个嫂子也不会只盯着自家娘了。

    只是目前他们自家都还没有什么明确的方向,于是也不好插手娘家的事儿。

    倒是赵土生,在米铺做了两个月的伙计,得了工钱,还买了肉上门过来。

    只是当初说好了的,他的大部分工钱,还是要交到家里的,毕竟他没有分家,赵婆子说好了,攒够了钱,给他说亲。

    赵土生也十七八岁了,按说应该早就说亲了,可是一直拖到这个时候。

    今年本来要说的,可是因为天旱,一般的人家都过不下去,哪里还想着添丁进口的?老赵头他们不想家里多一个人吃饭,也养活不起,所以今年秋天的时候,就没有找媒婆。

    现在进入腊月了,赵土生也有了个差事,每个月还有进项,不用别人说,这媒婆都上门了。

    前不久,老赵头让人带话,让赵土生回去一趟,家里在开始给他说亲了,人家女方家里要来相看,赵土生一听这个,心里就不舒服了。

    他对他二哥说道:“二哥你知道娘给我说的是谁吗?竟然是大嫂的姨妈的女儿,大嫂那个样子,真要娶了她表妹,咱们家里还不乱成一锅粥了?我实在是不想那样。”

    可是婚姻大事儿,自来就没有当晚辈的说话的份儿,都是父母给定好了,然后直接成亲就是。

    那大嫂早不说晚不说,偏偏等他在镇上有个事情了,才把她表妹说上来,这安的是什么心那。

    “男人要有自己的担当,如果女女子真的不好,你先好好跟爹讲讲,二哥这边分家了,也不好多说什么,就算最后不如意,你自己努力过,也不会有遗憾。”

    对娶媳妇这种事儿,赵水生给不出什么好的建议,娶媳妇靠的是运气,媳妇不好,当丈夫的有责任把媳妇给管教好。

    “事情才开始说,你也已经这么大了,还身上也有活儿,见识也比以前广了,自己的日子该怎么过,娶个什么样的媳妇,自己如果不能做一半的主,那只能是听从父母长辈的。

    在乡下地方,反而比高门大户要少约束的多,像这娶媳妇,如果当儿子的不乐意,也是可以提出反对意见的。

    赵土生现在不是靠着父母养活的幼儿,如果不喜欢,是可以提出自己的想法的。

    赵土生听了二哥的话,心里也下定了决心,如果真是那样,他也净身出户好了,免得大家在一起,弄得鸡飞狗跳的。

    等赵土生回去,再过了一天回来后,脸上的表情就好看了许多。

    李梨花和赵水生过了几天,才从堂嫂木生嫂子那边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不是我说金生嫂子的不是,好歹土生是她亲小叔子,怎么能说那样一户人家给土生呢?”

    原来何翠姑的姨表妹是独女一个,上门来说亲,竟然话里话外的意思,是希望赵土生能够当上门女婿。

    这年头,除非是穷的过不下去的人家,才会把儿子送过去倒插门,一般的人家,只要要脸面的,都不会这么做,好好养大的儿子,送给别人家,养活别人的父母,这不是让人戳脊梁骨吗?

    李梨花问道:“我婆婆就没有说什么?她事先不知道?”这倒是奇怪了,赵婆子只是能占便宜的人,能让自己养大的儿子成为别人的上门女婿?

    木生嫂子说,“你大嫂私底下跟大伯母说,不管是不是上门女婿,土生都是他的儿子,以后得了家产,难道还不会孝敬她?总之,就是这类的话,大伯母就同意了。“

    李梨花能够想像得到,何翠姑是怎么说服赵婆子的,就是说,面上是当上门女婿,可是好处都是赵家的,她这当娘的,想要指使自己的儿子干啥,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

    相反,如果错过了这个事儿,那么她姨母一家子的家产肯定就便宜了别人了,这中间,肯定还加了一些,她这个姨母家里如何有钱的说法,而且当上门女婿,男方这边不用出多少钱,还能省下一笔呢。

    对于能够得到钱的事儿,名声什么的,根本就不算什么了吧。

    白白得到房子,媳妇,田,这不是很好的事儿吗?

    再说,赵婆子又不是只有赵土生一个儿子,也不愁没有人养活。

    “金生嫂子说,就当是把土生给过继出去了,到时候他难道不念着生父生母?这话估计打动了大伯母,大伯母就同意相看了。只是大伯父知道了,把大伯母给说了一顿,这婚事就没有进行下去。“

    其实当时的场面很混乱,把他们一家子都给引来了。

    后来好不容易才算是消停。老赵头是坚决的不允许自己的儿子给人当上门女婿,他家又不是穷的需要乞讨要饭了,这么丢祖宗颜面的事儿,是绝对不能做的。

    成了上门女婿,那就是要忘了祖宗,成为另一户人家的人,这要是祖宗知道了,估计气得要从坟

    地里跳起来。

    就是赵二叔听了也不同意,赵土生是他们赵家的子孙,哪里能这么轻易的给别人当便宜儿子去?

    这样一来,就是赵家庄的几个德高望重的长辈也过来了,关系到赵家的脸面,他们也顾不得是要插手别人家的家事儿。

    于是反而把何翠姑给说了一顿,要是她还这么挑三挑四的,赵家就不要她这样的媳妇了。

    最后把错全归在了何翠姑的身上,因为谁让那边女方是她姨表亲呢?

    何翠姑被吓着了,不敢说什么,她这个年纪,真要被休回家去,在娘家也过不好,哥哥嫂子也不会放过她,说不定很快给她找个人家嫁了,这二嫁能嫁到什么好人家啊。

    于是她蔫了,和姨妈那边关系也弄僵了。

    赵婆子也被老赵头给骂了一顿,一下子老实了。

    赵土生看这婚事不成,脸上的表情就轻松了。

    “我这次来,还是给大伯带句话,大伯说,让你这个当嫂子的留心留心,给土生找个好姑娘。”

    “让我?”李梨花说道:“只要是我找的,我婆婆肯定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到时候还害了人家姑娘,何必呢?木生嫂子你是知道我婆婆对我和水生的态度的。”

    这个公公,他不是在给她出难题吗?

    虽然赵土生是个不错的,可是谁喜欢有那样一个婆婆?简直是折腾人嘛。

    “大伯说了,只要土生成了亲,立刻就把人给分出去单过。”

    也就是说,新媳妇不会在婆婆面前呆着,看来老赵头也知道赵婆子这个当婆婆的,是不好相处的。

    而且这次的事儿,让老赵头是下定了决心吧。

    “我在这镇上,见过的人也不多,”她除了这街坊邻居,和刘大姐以外,认识的人真不多,镇上的人也不乐意嫁到乡下去。

    “弟妹,其实这事儿,你听了就听了,也不是一定要你给办好了。说不定土生在这镇上,自己会看上什么姑娘呢,到时候直接找上媒婆,这不就成了?”

    乡下没有那么严格的规矩,而且村里的姑娘也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有遇上了年轻的后生,看对眼的,然后男方上门说亲的,也不少。

    作者有话要说:多写了一章,所以今天加更!

    亲们,鲜花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