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说媒

    “当初你和水生就是相互看对眼了,所以才成了两口子的。”木生嫂子语出惊人。

    李梨花忙道:“木生嫂子,这都好多年了,可别说了。”她一直是父母之命的,这相互看对眼什么的,真是让她有些汗颜。这个相互看对眼,在大户人家家里,那可就属于私相授受了。

    原来的赵水生和李梨花感情应该不错吧。

    只是太逆来顺受了。受了委屈也不知道反抗。

    李梨花想着,自己那个公公可真是会给自己找事儿。让她给土生说媳妇。

    李梨花想到了那个在刘大姐家里碰到的那个媒婆,说不定她有好的人选呢。

    既然自家公公说,成了亲就分家,那么该找个稍微厉害点的,免得到时候不分家也说不出话来。

    “你觉得我管不管这个事儿?”李梨花问赵水生,自家公公好像就把赵土生这个儿子完全交给了他们二房一样。

    赵水生道:“这事儿你别管,我自有安排。”

    他不想自己的妻子被赵家那边的人使唤,哪怕是用孝道也不能。

    “你已经有打算了?”李梨花问道。

    “土生如果能找个好一点的岳家,以后咱们为赵家的事儿,就少操心一些。”赵水生没有那么无私,和赵土生的兄弟情,比起他们两口子过的舒坦,根本就不值一提。

    “张老板的兄弟的女儿,目前也是待嫁的年纪,张老板想和我家结亲。”

    姻亲关系是最有利的纽带,看来张老板还真是看中赵水生了。

    “不是招赘吧。”头次还因为招赘的事儿,闹得不可开交,如果他们给介绍的也是要让赵土生招赘,那可是捅了马蜂窝了。

    “不是招赘,张老板的兄弟,还有两个儿子,家里的条件也不错,到时候女方这边会陪嫁一个屋子在镇上,也是希望成亲后,住在镇上的意思。”

    这个条件也算是不错了,赵土生本来就是在镇上做工,住在镇上更方便一些。

    而且女方家强势一些,想来赵婆子也不敢呛声了。

    住在镇上,也远离了婆婆,过日子就更舒坦一些。

    “爹不是说了吗,成亲后就分家,分家了,让土生住在镇上,也无可厚非。且张家不是乡下一般的人家,就是想找茬,也得有那个胆量。”

    赵家那些人也只是欺软怕硬,真正碰到势力比他们大的人家,就不敢说什么了。

    “这个人家倒是不错,只是咱们也跟人家把话说清楚,不然就成了骗人了。”李梨花说道。

    “这个自然,不过张家的人已经跟我打听了,我明示暗示也说了一些,但是张家人觉得不算怎么回事儿。”

    那张家姑娘的兄弟都好几个,也不是吃素的,真的要耍横,也得看看有没有那个本事。

    “那张家的人是已经看上了土生了?”因为土生是在张家的米铺干活儿的,这几个月,也足够认识一个人了。

    “土生干活儿踏实,从来不偷奸耍滑,所以张家的人看着还不错。”

    其实想要结姻亲关系,只要人不太离谱,就可以了。

    “那这事儿,我等木生嫂子过来了,让她带个信回去吧,主要是跟爹说一说。”如果老赵头答应了,这事儿,就有八成的希望了。

    “土生那边是不是也该给他说一说?毕竟是他娶媳妇。”李梨花说道。

    “他那边我去说。”赵水生觉得问题不大。

    于是在隔了好长一段时间后,老赵头又上来镇上这边了,同来的还有赵二叔,赵二婶,竟然没有让赵婆子一起过来。

    估计也是知道赵婆子的德行,怕她把事情给搅合了。

    李梨花就知道,自己这个公公很满意这个婚事了。

    要不然也不会不带着赵婆子,而是带着赵二叔两口子了,因为这两口子办事很利索。

    老赵头对赵水生说:“这事儿,你娘年纪大了,也不好出面,我就让你二婶去跟人家说了。”

    赵二婶其实不太乐意接这个活儿,因为接了这个活儿,就等于是得罪了赵婆子,毕竟人家亲娘都不能出面,她接手了,就赵婆子那个性子,不把她怨上才怪。

    可是因为这事儿是水生两口子说的,她看在水生两口子的面子上,得罪自己那个大嫂,就得罪吧,她又不靠她过日子。

    赵二婶忙笑着说道:“我这能跑跑腿,说说话,真的大事儿,还是要大哥你做主。”

    因为事情已经说定了,那么先就要找媒婆去提亲,然后赵二婶要跟着去看看女方,到底是不是个好的,也就是俗称的相看。

    李梨花已经把上次的那个媒人给请来了,事情一说,那媒人立刻就答应了。

    这不,一会儿功夫,媒人就上门了,其实赵二婶等人也认识这个媒人,毕竟给赵水生还说过亲呢。

    “别的不说,你们家那个小子我也是见过的,是个好小伙子,这门亲,我是说定了。”

    其实双方都相互看好了,媒人做起媒来,就顺畅的很,无非就这彩礼和嫁妆之类的商量商量,然后讨论婚期。

    那媒人婆带着赵二婶去了一趟张家,回去后,赵二婶就觉得很满意,张家的姑娘长得中等,不过是个好生养的身子,加上条件也不错,人家还陪嫁一个房子在镇上,所以这门亲根本就没有什么阻碍的。

    顺顺利利的把婚事定了下来,眼看着就要过年了,只等着开春了,把新媳妇娶进门来。

    中间,李梨花这边还管了几顿饭,这点儿李梨花倒是不心疼。

    什么都计较,这日子还没法过了。

    老赵头那边,赵婆子肯定也闹过了的,不过老赵头这次下的决心很大,已经明确的表示了,如果这次把土生的婚事给搅黄了,那么赵婆子直接回娘家不用回来了,他不是说着玩的。

    鉴于上次何翠姑弄得那个上门女婿的事儿,何翠姑也没有了发言权,直接被晾在了一边。

    因为没有这两个人捣乱,所以事情进行的特别顺利,两家都是有心的。只等着日期到了,就能把媳妇娶回家了。

    当然娶媳妇的时候,还是要在赵家庄的,等三朝回门后,再在镇上住着。

    老赵头找赵婆子要钱,毕竟虽然女方家比男方家有钱,可是自己这边也要给新媳妇那边准备一些彩礼,不然就是太丢面子了。

    “我没有钱?既然是那边的女的倒贴,还想要彩礼?”家里的钱都是赵婆子管着,现在老赵头找她要钱,那不是要她的命吗?

    老赵头说道:“谁家娶媳妇不花钱,你别胡搅蛮缠,老三有个好的老丈人,以后你不就不用担心了?”

    赵婆子恨恨的说道:“这婚事,我又没有答应,谁答应的谁出钱,老二两口子不是一手包办了吗?既然是这样,就应该让他们出钱,怎么着,他兄弟娶媳妇,让他出钱,难道不是应该的?我好歹给他娶了媳妇了,现在也该回报我了。”

    “胡说八道!你给不给?不给,现在就给我回你娘家去!这个家还是我做主!”

    好不容易老三有这样的好事儿,这婆子不说高兴,反而处处拖后腿,真把事情给弄没了,以后上哪里找这样的亲事去?

    赵婆子也怕回娘家,她都这么大岁数了,真要被赶回娘家,那她那些侄儿和侄儿媳妇也不会让她住多久的。

    只能不情不愿的把钱拿了出来。心里憋着一口血呢,想着娶了媳妇,那媳妇可是要敬着自己这个婆婆的,到时候真的要好好整一整她。

    还有老二媳妇,竟然不声不响的弄出这么个事儿,是一点儿也不把自己这个婆婆放在眼里。

    “你也别怪这个怪那个,是我让木生媳妇给水生媳妇带话的,让她帮着给土生说个媳妇。怪这怪那,这日子你还过的好吗?”

    何翠姑听说未来的三弟妹有钱,在镇子上还有房子,心里嫉妒的不得了,想着,等三弟妹娶回家了,多从她哪里哄点钱过来,所以对这个婚事倒不跟赵婆子一样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了。

    毕竟,娶个有钱人家当亲戚,总比那些穷的要饭的人家要好的多吧。

    同样的,已经定亲的张家的姑娘张芸儿,已经听她娘说了自己未来婆家的事儿。

    “你那公公,倒是个讲道理的,就是你那婆婆,有些蛮不讲理,不过你别怕,等你们成亲了,就直接分家了,你们两个人就住在了镇子上,和你那婆婆一年到头也见不到几次面,把你丈夫哄好了,就比什么都强。”

    张芸儿的娘也从别处打听了,这个赵婆子来镇上二儿媳这边闹过,当初动静还挺大。

    “你两个妯娌,二嫂你是见过的,是个明事理的人,就是你那大嫂,你小心点,她可不是个善茬,别被她算计了,总之,有了委屈,直接回娘家来,咱们娘家人给你撑腰!”

    张芸儿点头,其实她也去米铺见过赵土生,对赵土生也很满意,她自己长得也就是中等,还有些微的胖,不过别人都说是有福气。赵土生长得很精神,干活儿也很卖力,她自觉的嫁过去,也不会担心丈夫是个混吃混喝的。

    作者有话要说:为什么一码字就想睡觉啊。悲剧!

    我的专栏:

    点击一下收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