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府试

    “得了,这个时候了,也别省那个钱了,把这婚事欢欢喜喜的办了吧,以后你也不操心了。”赵土生是最后一个儿子,给他娶了媳妇,就没有他们什么事儿了,他也算是功德圆满了。

    赵婆子现在不敢反驳老赵头,因为这段时间老赵头发飙了好几次,连送她回娘家这种话都说出来了,赵婆子也是怕了。

    所以请花轿的请花轿,除了这一段插曲外,婚事进行的很顺利。

    尤其是女方的嫁妆,让赵家庄的人都很是羡慕,听说在镇子上还陪了一个屋子,更是让人眼红的不行,这乡下人娶媳妇,顶多是陪送点家具之类的,然后就是衣服料子,哪里还能陪房子呢。

    赵婆子听到大家恭喜的话,这心气儿总算是顺了。

    赵土生娶了张芸儿,两个人对彼此都很满意。

    婚事一完成,赵水生和李梨花都已经打包准备去府城了。

    老赵头和赵婆子都不知道赵水生已经通过了县试了。跟他们说,还以为是要找他们借钱,所以,不用去受那个气。

    今年春天倒是没有再抓丁修工事,主要是去年冬天已经让人去修了水渠,都干了一个多月,再招人恐怕会引起民愤了,且去年干旱,收成都不好,大家就盼着今年能有个好收成呢。

    所以倒是免了李梨花这边的麻烦,她想着,赵水生赶紧把秀才考上吧,不然每年的徭役,都是拿出钱来应付的,时间久了,就有人看出不对劲儿来了。

    中了秀才,就可以免了徭役,多好的事儿,也不用还要想理由解释了。

    府城离镇上得有好几百里的路程,因为不能老是借别人的马车,所以他们商量了一下,决定自己买个马车。

    刘大姐知道赵水生已经通过了县试,现在正要去府城参加府试呢,就说道:“这事儿也简单的很,我这马车正好想换一辆新的,这个就卖给你们算了。”

    她没有说送,知道这两口子肯定是无功不受禄的,刘大姐对读书人也是很尊敬的。说不定这赵水生还真考出个名堂来,那么他们也是有交情。

    李梨花他们把刘大姐家的马车给买了下来,花了十两银子,这个价格很公道,尤其是马车还是县城的,也不用再专门买了马还要找人做车。

    天气正好,不是冷的时候,所以不用担心会被冻着了。三月正是春光正好的日子,只是这一路上也没有什么好风景来看。

    赵水生好不容易才掌握了力度,把马车给学会赶了。前次去赵家庄的时候,差点没有把马车弄到水沟里去,李梨花本人是有力气,可是从前她是从来没有赶过马车,一半都是有车夫,进宫后,更是有凤辇,让人抬着走的,所以这个艰巨的赶车任务,就交给了赵水生。

    最开始的时候,李梨花根本就不敢做,免得被带到不知道哪里去了,现在好了,赵水生的技术娴熟了,她也能放心的坐上马车了。

    张芸儿嫁给了赵土生,他们和张老板是正经的姻亲了。

    张老板在府城也认识一些朋友,只是到底交情不算深,于是两人决定到了府城还是直接住客栈才好一些。

    谁知道到了府城,这客栈也不好找了,因为是府试的时候,府城下面的各个县里都有学子过来考试。

    位置好的客栈,人都住满了。就是加价钱,也没有空房间。

    真是没想到,离考试还有一段时间呢,这人都来了。

    没有办法,他们只要找了一个离府衙远一些的客栈,好在他们自己本身有马车,也不怕到时候赶不到。

    府试的时候,要考三场,前面两场都只各考一天,最后一场却需要两天,是要在贡院过夜的。

    不过过夜的棉被都有官府提供。

    府试比县试更严格,除了考引外,任何东西都不能带进考场,笔墨纸砚都有考场提供,而且府试只录取五十名。考过了,就可以娶得童生的身份。

    赵水生找了客栈的老板,请他出一个伙计,帮着赶车,他另外出钱。

    那客栈的老板见对方是个读书人,说不定啥时候就飞黄腾达了,所以连忙答应了下来。

    赵水生对李梨花说道:“考试的时候,你就不用送了,府城比县城更繁华一些,”他本来想说,让李梨花去逛一逛,但是又想着她一个单身女子,单独去逛街,难保不会遇到那些地痞无赖。

    所以李梨花的力气很大,可是所谓的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女子更容易吃亏一些,所以倒是没有接下来再说,反而想着,是时候该买些下人了,这样也能有个伴儿。

    李梨花说道:“我就在这客栈里等着,反正也就是几天的功夫。”

    上辈子深居简出,这辈子不出门,她也不觉得寂寞。

    终于到了要考试的那一天,赵水生一大早就去了贡院,因为这个客栈里住着不止赵水生一个考生,还有别的人,客栈老板也是早早的就派人去喊人起床了,免得到时候耽误了去赶考的时辰,误了大事儿。

    李梨花觉得这客栈老板还真是会做生意,别看只是很小的一件事儿,但是却非常的细心。

    要不是这客栈离贡院的位置不算近,生意肯定会更好。

    李梨花在这客栈还遇到了一个太太,她夫家姓马,丈夫也是来府城考试的。

    马太太身边还有丫鬟伺候,在客栈的过道上遇到了李梨花。

    那马太太大概知道李梨花的丈夫也是考生,所以倒是主动打起了招呼。

    男人们考试,女人们没有事儿,所以在一起闲聊,倒是成了打发时间的好方法。

    两个人相互一攀谈,马太太知道李梨花的丈夫是第一次参加府试,不由的有些吃惊,她丈夫可是都考了两次了,只是一次都没有过,所以到现在连个童生也不是。

    很多人考了一辈子,还不是都这样?

    所以知道李梨花的爹是个童生,马太太对李梨花就更热情了。

    在乡下,有些人瞧不起当了几十年童生的梨花爹,可是并不代表所有人都瞧不起他。

    “每次只录取五十名,咱们这个府城,下面好几个县,考生又那么多,这还录取不到一半,也太严了。”马太太抱怨说道。

    “不过,我爹说了,只要相公能考,就会一直考下去,他会一直支持我相公考的,只希望他这次能通过了。”

    马太太的娘家是个地主,家里的地多,银子也多,供着一个女婿读书,那根本不成问题。

    知道李梨花两口子只不过是村夫和村妇,马太太的态度就没有以前热络了。

    李梨花也不会巴着人家,两个人就无话可说了。

    之后,马太太见到了李梨花,也只是象征性的点点头。在马太太的心里,这两口子就跟寒门出身一样,也没有什么大出息。

    况且,对方的丈夫是第一次来参加府试,通过的机会,那就是不能通过嘛。

    她丈夫学问那么好,都没有一次通过,更不用说第一次来参加考试的。明显的是陪太子读书嘛。

    所以这样的人,根本就不用交好,就算是她丈夫考上了,那也是好多年以后的事儿了,那时候,马太太的丈夫说不定早就是当官的了。她还怕对方仗着和自己家里认识,到时候要自己家帮忙呢。

    马太太之所以跟李梨花交谈,也是想着大家能多认识认识几个人,说不定以后就是同僚太太了,官场上多个人,也多个帮手不是?

    眼看着对方没有希望,说不定以后还要她丈夫帮衬着,这样倒贴的事儿,她可不干。

    所以马太太没过多久,又和另一个考生的太太攀谈上了,那位太太四十来岁的年纪,听说丈夫都考了五次了,这次考中的机会大的很。

    李梨花只是笑了笑,等赵水生考试回来,开玩笑的跟他说了一下,“不管什么时候,捧高踩低的人都存在,你可得好好考,不然我就被人打脸了。”

    赵水生笑道:“等着打脸的绝对不会是你。”

    他考试的时候,觉得那些题目太简单了,要是不过,他也枉为人了。想当年,他可是给人殿试过的,从小是朝廷里最有名的大儒给他上课,周朝虽然和大夏有些东西不一样,但是书本上的东西却八、九不离十。

    等到第三场考试的时候,因为要过夜,就得是两天的时间。

    赵水生只是个没有什么背景的考生,也没有人因为和他有仇,而专门给他准备一个浇了水的湿棉被,所以倒是顺顺利利的考完交了卷。中间一点差错都没有出过。

    一下子考完,浑身都轻松,只等着结果了,不过这结果也会发到各县去,倒是不用特意在府城等着。

    作者有话要说:筒子们,送的红包都收到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