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修祠堂

    李梨花和赵水生回到饭桌上,老赵头一个当公公的,也不好直接问儿媳妇咋样了。

    “都坐下来吃饭吧。”老赵头说道,“今天我很高兴,你们兄弟几个都成了家了,尤其是老二,今年还考上了秀才,咱们老赵家也算是祖坟上冒青烟了,我这一辈子也算是对祖宗有交代了。老大媳妇,把今年老二老三他们带来的酒拿过来,我要喝一盅。”

    何翠姑忙站起来去取了,在这个家里,也就是老赵头才能保住她的地位啊,这一点儿何翠姑心里很清楚,所以对老赵头是言听计从的。

    老赵头当然高兴,今天来到他们家的那些家伙,以前谁正眼看自己一眼啊,可是现在呢,都跟自己说话,还说自己养了个好儿子。

    酒很快就拿来了,赵水生表示不喝,赵土生也一样,说回家了还有铺子里的事儿要盘点,所以只有赵金生陪着老赵头喝酒。

    这酒比他们以往自己打的要好的多。

    赵金生喝了酒,话比平时都多了起来,甚至到最后还哭了,跟老赵头说他对不起娘,对不起兄弟。

    这个情况,看得李梨花很是无语,说心里话,虽然这位大哥没有做什么,但是正是因为他什么也不做,所以何翠姑才会有那个胆子。

    在这边,男人要管住女人,那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儿?

    到了事情已经不可挽回了,你在这里喝酒说些酒话,有什么用?

    好在很快赵金生就说着说着睡着了。何翠姑的脸上倒是青一阵白一阵的,可是她不敢说什么。怕被休回娘家去。

    吃过中午饭,然后就有几个赵家的长辈过来了,包括里正赵四爷也过来了。

    原来他们商量着,把赵家的祠堂给修一修,毕竟这祠堂也好久没有好好的整理整理了,现在赵家出了个秀才,也是光宗耀祖的事情,正好趁这个机会把祠堂给弄一弄。

    大家有钱的出钱,有利的出力,也不是只当赵水生一个人出钱,只要到时候祠堂焕然一新的时候,他能过来祭拜。

    赵水生说道:“小侄现在才是个秀才,还不足以光宗耀祖,再加上,去年天旱,很多人家的收成都不好,让他们出钱,也难为他们了。不如这样,等小侄有幸考上了举人,咱们再商量此事,大家看如何?”

    不过是个秀才,就要兴师动众的,也太自大了。

    但是要是一口回绝,也得罪了赵家的这些长辈,赵水生就提出等自己中了举人再说。

    赵四爷说道:“水生说的很是,到时候水生成了举人,咱们的老祖宗在地底下更荣耀,这几年就算了,咱们多派些人去祠堂清扫,相信老祖宗也不会怪罪咱们的。”

    赵四爷本来也不赞同这么快的就要修祠堂,可是架不住几个长辈的热情,于是就跟着过来了。

    那几个长辈虽然有的心里不同意,可是去年确实是收成不好,真要逼着赵家的族人都出钱出力,到时候人都不干,那不是太丢人了?

    要说全靠赵水生出钱,那也不现实,赵水生才考上秀才没有多久,手头上能有多少钱?修祠堂肯定是不够的。

    钱不够,到时候修的时候,就缩手缩脚的,反而不好把祠堂修好了。

    所以还是等水生真的中了举人后再说吧,那时候说不定水生自己一个人出钱就成了。还风光的很。

    于是修祠堂的事儿,就只提了一提,大家也没有强求。

    李梨花觉得奇怪,她好像没有见过赵家庄有祠堂的啊,怎么突然就说要修祠堂?

    一般有祠堂的人家,都是祖上是大户人家,然后经过了几代的繁衍,才兴旺发达起来,可是赵家庄的人,虽然大部分都姓赵,这上百年来,还真没有什么杰出的人物,要不然,赵水生中秀才的时候,早就上门来联络了。

    毕竟族里出了一个秀才,这也是族里多了个读书人,到时候说不定在官场上还能相互帮助呢。

    “就是村口的那几间空置的房子。”赵水生解释道。

    而且也没有人看管,年久失修,都不成样子。和所谓的那种端庄大气的祠堂,根本没有办法比。

    “我还以为那几间房子是无主的人的呢,没想到竟然是赵家的祠堂。”李梨花说道。

    “赵家都是世代种田为生,哪里有什么真正的祠堂?不过是有一年赵家有个人做生意赚了点钱,才盖了那几间房子,后来那个人家里不知道搬到哪里去了,那房子就那样了。”

    都忙着养家糊口,宗族意识根本没有那么强烈,加上族里都是一辈子面朝黄土的,所以那祠堂真是个摆设。

    这次也是不知道谁提到了祠堂的事儿,所以才过来跟赵水生讲,希望赵水生能牵个头。

    赵水生倒是不解与修个好的祠堂,在这个世上,族人还是很重要的,宗族的力量非常强大,如果赵家能多出几个人才,对他是非常有利的。

    可是目前不是最好的时机,不过是个小小的秀才,就得意忘形,做自己力所不能及的事情,那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

    从赵家庄回来,赵水生和李梨花的生活就日渐平静。

    少了赵婆子,省心很多,赵金生那边因为不用再教田税,所以日子过的宽裕不少。只是因为分家了,这徭役是少不了的,因为赵金生不是秀才,免除不了徭役。

    去年服了一个多月的徭役,今年冬天就只有十来天用来修县城的城墙,所以不算是什么难事儿,只需要教一百文就可以面去做工之苦。

    像赵土生,就直接拿出了一百文钱,不用交税,这一百文钱早就赚出来了。

    但是赵金生这边,却觉得一百文钱也是钱,赵金生就自己去服徭役去了。难怪当初何翠姑要撺掇着赵婆子想要几家合为一家,看看,这区别不就出来了?

    虽然田税是免了,可是这徭役却免不了。

    只是,家里有秀才功名的,除开秀才本人,也只能另外免一个名额的徭役。真要大家都合在一起,到时候是让赵金生不去呢,还是让赵土生不去?

    那时候更是矛盾,所以还是现在好。

    赵水生已经在县学里看过了本省前几届乡试的考题。同时在年考的时候轻轻松松的保住了自己廪生的身份,得到了一年四两的廪饩银。

    进入冬季,李梨花的肚子就更大了起来。不过除开在赵家庄那会恶心的想吐,其他的时候,都很正常,肚子里的孩子也很乖,一点儿都没有折腾她。

    这和她以前的情况一点儿也不一样,难道真的是村妇的身子骨比千金大小姐要好的多?

    李梨花觉得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个女儿。赵水生听了说道:“是个女儿更好,她来的时机也好。早两年,跟着咱们,就要吃苦了。”

    早两年,那还是没有分家的时候,真的生了女儿,家里人肯定不待见,哪里能和现在比?连人都能雇了。

    赵水生还想着提前请奶娘,李梨花忙阻止了,现在哪里能和上辈子比?

    “哪里就用得上请奶娘,我决定自己喂孩子了,这里的人基本上都是这样,而且谁喂的孩子和谁亲。”请奶娘,还要给人家工钱,而且家里也没有住的地方。

    赵水生只想着给自己的孩子力所能及的最好的环境,所以才想着给孩子找奶娘的。

    “我希望我们都跟寻常的父母一样,自己喂养孩子,而不是像以前一样,什么都甩手给下人去做。父子母子之间的感情就不如寻常百姓好。”李梨花对赵水生说道。

    过去的他们,太容易得到一切,所以都不珍惜,觉得一切都理所应当。于是也失去了很多东西。

    “好,都听你的。”赵水生道。

    因为李梨花翻过年二三月份就要生了,根本不适合移动,所以今年过年,他们就不准备去赵家庄了。只是当初三兄弟说好了的,逢年过节,大家轮着做饭请一家子吃。

    所以这次的团年饭就该轮到赵水生家里了。

    好在现在有个宋福家的,根本就不需要她忙活了。

    李梨花把团年要做的菜告诉了宋福家的,采买什么的,宋福两口子就办好了。

    等到年二十九的时候,已经确定不需要再买什么东西了,因为年二十九是最后一个摆摊的日子,明天镇上就没有卖东西的了,趁着今天都要买齐全了。

    年三十的早上,赵土生和张芸儿早早的就过来帮忙来了。厨房里很快就飘起了诱人的香味,只是一直快到中午的时候,老赵头他们还没有来,一大早赵水生就让宋福赶着车去接人去了,可是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来人呢?

    不会出什么事儿了吧,连宋福家的都有些担心,她男人可是去接人了的,却没有把人接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三更君到!

    好久不三更,手生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