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贺寿

    赵春花如果真的有那个胆子和厚脸皮,她不介意让差役出面解决。

    赵春花可和赵婆子不一样,她只是个平辈,还是嫁出去的人,根本管不着赵家的事儿。

    祠堂和房子只用了二十天就改好了,于是还没有进入冬月,赵家就进行了一次祠堂祭拜仪式。

    李梨花是女人,没有资格去祭拜,倒是赵家庄的男人们都心情激动的去了祠堂跪了又跪,看见新祠堂那么的气派,整个人都有一种自豪的感觉。

    而赵水生和李梨花的新房子,也放了一挂鞭,请了一家子吃了顿饭,算是暖屋了。

    他们现在不能随便有什么事情,不然都过来送礼,那就不好看了,所以这次的新屋子就只有赵家三兄弟三家还有赵二叔一大家子过来,算是家宴吧。

    赵水生当着大家的面对老赵头说道:“爹,以后您就住在这房子里吧,我再给你买几个下人伺候你。”

    这话一出口,何翠姑就紧张起来,要是真找了下人,那还有他们什么事儿啊。刚要说话,赵金生就道:“二弟,还有我们在村子里呢,哪里能不管爹?”

    赵水生道:“也好,有大哥在,我就放心了。”

    老赵头也道:“水生你放心,这村里都是熟悉的人,我也不用下人伺候,那样我也不习惯,你大哥在,他不会不管我的。”

    赵水生就没有再啰嗦什么,就是赵金生两口子住在这新房子里,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他不是小气的人,名分上,赵金生在伺候老人,老赵头想要他们住进来,也无可厚非,反正房契在他手里。

    假如他们伺候的好,他也不介意把这房子以后给他们,当然,前提是不能得寸进尺,贪得无厌。

    他有的是很多种方法来处理这种事儿。

    连赵金生都补贴了,更不用说赵土生了,都是兄弟,还是一直站在他们这边的。赵水生拿出了银子,给了赵土生,赵土生一直想自己开个店,不是米铺,米铺需要的钱太多,他也干不来,他想的是卖些乡下收的干货,然后在镇上卖。

    赵土生倒是没有推辞,而是对赵水生说道:“二哥,这钱我拿着了,不过等我开了点,那店里有你一半的干股,我不能白要你的钱。”不然他成了什么人了?

    赵水生笑了,“也行,那二哥就等着你赚钱了。”

    男人的自尊也很重要,就算是他入股的吧。老三过的好,也是好事儿。

    银钱谁也不会嫌多,赵土生能有这个志气,是值得鼓励的。

    至于李梨花的娘家,早前就把收租子的事儿交给了李核桃,这两年日子过的不错,李梨花也觉得不用再做什么了,只要赵水生的举人名头在,只要他们不是惹出杀人放火的大事儿,基本上就可以很平静的过日子了。

    十一月初九是梨花爹的生辰,刚好今年是五十岁,整生日,家里人就要给他做一个生。

    现在和以前不一样,现在梨花爹是受人尊敬的夫子,还有教出来一个举人女婿。

    所以这寿宴办的真是很热闹。

    李家本来只有李核桃和李梨花兄妹两个人,可是到了那一天,好多学童的父母都过来祝寿来了。

    有些人根本就不认识,李梨花知道,他们是想和赵水生能说上话,毕竟,这几个村子里,他是唯一的举人呢。

    李梨花也被一群女人们围着,听说她开春了就要去京城,都是羡慕的很。

    京城啊,那是什么地方?有皇帝老儿的地方。在很多人心里,那是一辈子都去不了的地方。

    而且也肯定很多人一辈子都去不了,他们最远的地方,也恐怕就是县城了。

    对于赵水生两口子,那就是高山,只能仰望了。

    谁能想到,李梨花这个李家村的姑娘,竟然现在成了举人太太?看人家现在的穿戴,真是让人羡慕啊,那身上的料子都是蚕丝做成的吧,真是又滑又漂亮,该值不少钱吧。

    人家都说生了儿子有出息,这老李家人家生个女儿不是照样好?女婿有出息,还帮衬着老丈人家,不要太好啊。

    梨花娘这次还见到了十几年没有见到的一个堂妹,为什么十几年没有见,只因为这个堂妹嫁的人家家里地多,生的儿子也多,过的比梨花娘好,梨花娘家里因为梨花爹考秀才,弄得越来越穷,梨花娘这位堂妹就肯定是不会来的了,怕一过来,梨花娘就要找她借钱。

    当年赵水生中秀才,她也不知道,就是知道了,觉得一个秀才,也不是什么大人物,毕竟好多秀才还穷的养不起家呢。

    现在中了举,成了举人了,这位十几年不走动的李梨花的堂姨就过来了。还跟梨花娘说起了私房话。

    先怀念了一下小时候的姐妹友爱,然后又说了美好的现在,接下来就是展望未来了。

    “姐,不是我说,梨花也太没有警惕心了,以后有她好受的。”梨花娘的堂妹这么来了一句。

    要是陈水莲在一边,肯定要和她来吵嘴,可是这回是梨花娘,她还以为梨花出了什么事儿呢,急的忙问道:“梨花怎么了?”

    “还能怎么了?你看看,姑爷现在都是举人了,她就只生了一个女女儿,这像话吗?别人都会说她的。”

    梨花娘解释说道:“因为她婆婆过世了,所以有三年不能生孩子。”不是她女儿不会生,是因为要守孝。

    “堂姐,这孩子的事儿吧,倒也罢了,毕竟先开花后结果也不是没有,但是她怎么到现在也不给姑爷纳妾或者准备伺候的人呢?要知道姑爷都是举人老爷了,不像我们泥腿子,一辈子就一个老婆,人家那些官老爷都是好几个小老婆的,姑爷年纪又轻,这去了京城,见到了那些年轻的小姑娘,还不挑花了眼?到时候梨花又没有生儿子,那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你说她怎么不警惕?就是姑爷自己不挑,人家看姑爷连个小妾都没有,不会给他送啊,这上司送的,还不能拒绝呢,到时候生了儿子,压在梨花的头上,说不定把梨花这个正房都给拉下马呢。梨花自己不知道,我们当长辈的就得替她考虑啊,免得到时候咱们帮都帮不上忙。”

    梨花娘脸都冷了下来,“那依你说怎么办?”

    梨花娘的堂妹一听,立刻说道:“生人哪有熟人好?知根知底的才好呢,相互之间也认识,堂姐,你看我小姑子有个女儿,今年也十六岁了,关键是啊,她和她娘一样,性子都很软,到时候梨花能拿捏到手里,她还能翻了天去?又是自家的亲戚,自然是向着梨花的,别人也不会说姑爷没有妾室了,这不正好?”

    梨花娘冷笑道:“你这打算可真好!”

    “那可不?要不是为着梨花,我也不会过来说这个事儿了,堂姐,你看啥时候我把人领过来,让人跟着一起去京城?”

    “我呸!”梨花娘直接唾了自己的堂妹一口吐沫,“黑心肠的东西,我说今天怎么过来了呢,原来是打着这么龌蹉的主意。”梨花娘虽然平时都很温柔,可是一旦有人对她女儿不好了,她就要化身母狮子了。

    “打量我不知道你那小姑子的德行,偷人生出来的丫头,还是个什么好东西?还想给我姑爷当小老婆,想美事儿呢,我姑爷和姑娘好好过日子,挨着别人什么事儿了?他们两口子都不操心的事儿,你一个外四路的人过来指手画脚的想干啥?是不是你那好姑子给了你好处了?赶紧给我滚!不然我拿棒子赶了!”

    恶心的玩意儿,竟然拉起皮条来了!还是给自己女婿拉!她没有大耳刮子扇她,她就该念阿弥陀佛了。

    “怎么?还不走?你不走,好!”梨花娘起身就找了个扫帚,拿着扫帚就要打人赶人。

    梨花娘的堂妹吓得立刻就蹦起来,急急忙忙的朝外面跑了,边跑边说,“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早晚你们会后悔的!大伙儿听听,谁家的举人老爷没有三妻四妾,我这好心的给她帮忙,她竟然不领情,还来打我来了。”

    这人脸皮厚,竟然当着大伙儿的面说了起来。

    陈水莲一见到这个情况,就也加入了赶人的行列,“大伙儿听听,我爹好好的过个寿,她这从来不走动的人竟然过来了,街坊四邻们,你们见过这个人来过我们这里吗?从来没有过吧,这人以前嫌弃我家穷,怕我家找她借钱,所以躲得远远的,现在见我家好过了些,不说为我家赶到高兴,来的时候,竟然空着手,这就不说了,谁也不稀罕她拿个什么东西是吧,是亲戚的,就来问声好,我们都是高兴的,可是这人竟然要给我妹夫介绍小老婆,你说她还是不是个长辈?

    谁不盼着自己的侄女儿还呢,她竟然还要祸害自己的侄女儿,这比那不认识的人还要坏,我不赶你赶谁?你给我滚!”

    梨花娘的堂妹气喘吁吁,还对大家说道:“大伙儿也听听,我是为了梨花娘,人家侄女婿是举人了,不就该纳妾吗?她自己生不出儿子来,还不兴人家生?总不能让侄女婿绝后吧。”

    “这位可真是太操心了!我家老爷纳妾不纳妾,还轮不到一个外人操心,我家老爷想纳妾的时候,我们又不缺银子,随便在哪里买个人就好了,老实又听话,谁乐意要你介绍什么亲戚来当小老婆,到时候还仗着亲戚的情分,我这个当正室的还不好管呢,自己买来的,不听话了,按规矩,我都能打板子,再做错了事儿,我家老爷不高兴了,提脚就能卖了。你那小姑子的女儿,要是也这样,那咱们就从人牙子那里买回来,到时候是生是死,是打是骂,可都得由我们了,再有,我家老爷的眼光挑着呢,不识字的别送来,不好看的也别送来,不会唱曲的也别送来,当然下跪捶腿的也别送过来,多少识文断字的呢,可着劲儿的让我们挑,你那小姑子的女儿会那一样呢?”

    她那小姑子的女儿哪样都不会,梨花娘的堂妹被说的落荒而逃。不过李梨花的这段话,也打消了有些人的打算,毕竟这年头,谁有那个闲钱给姑娘识字啊,都是大字不识一个的,这给举人老爷当小老婆,还真是不容易呢。

    作者有话要说:成了举人了,就有人捣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