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说开

    “你要是想纳妾了,提前说一声,我也好准备准备。”李梨花对赵水生说道。

    “准备什么?”赵水生问道。

    “准备走人或者准备把人弄死啊,看我的心情。”不想过了,就走人,还想过呢,就把人弄死,反正以前也不是没有弄过。

    赵水生大笑了起来,两个人都过了两辈子了,他也不藏着掖着,“看清了世态这么多年,女色对我来说如浮云,在我还是个乡下的穷小子的时候,一直陪着我的是你,现在不过是世人看我有了些许的钱财和权势,这才巴了上来。我会那么傻吗?”

    “世上的人不都大多如是?”就跟上辈子他还是皇帝一样,如果他不是至高无上的皇帝,怎么有那么多的美人前仆后继?

    “可是,这世上也只有我们两个是比别人多活了一世,”也只有他们两个是心意相通。这世上,倾城美女不难找,可是这种心意相通的伴侣却有些人穷其一生都找不到。

    他干什么要为了鱼目而放弃珍珠?

    又不是毛头小子,没有见过世面,他这一辈子就想守着妻子和孩子好好过日子。

    所以纳妾什么的,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而且他知道,一旦他要纳妾,那么世上唯一一个了解自己的人,就会离自己越来越远。

    且女人多了,是非也多,他不是不知道女人的争斗,何必要那么麻烦呢?

    像他这样什么女人都经历过的人,反而是更向往一种平静的家的感觉。

    他又不是有自虐的倾向,非要给自己找不痛快。

    他连有没有儿子来传承香火都不在乎,更何况是纳妾了。

    “只不过,有人要担上悍妇的名声了。”赵水生调侃。

    “悍妇就悍妇,那样还活的自在些,反正某人也会担上惧内的名声。”李梨花怕个什么?多出来的这一辈子是赚的,她为什么不能活的痛快一些?

    像上辈子,明明是不能忍,还非要忍受,难过和憋屈的只有自己。这一辈子她就是要活个痛快。

    尤其是在这件事儿上,寸步不让,她可不想还要和别的女人斗来斗去,然后威胁到自己的孩子。

    赵水生哈哈大笑,“为夫也是,惧内就惧内,有什么可怕的?”

    两个人这个时候,才发现他们真的是比以前更亲近了,当然,这是指精神层面的,别的方面早就亲近的不能再亲近了。

    过了几天,下起了大雪,早上起来,地上就厚厚的一层了,可是雪却还没有停,照这个样子,恐怕很快就要有小孩子膝盖那么深的雪了。

    要是明年开春还是要下雪,去京城可就有些困难了。

    “该不会有雪灾吧。”记得在大夏的时候,有几年就下了很深的雪,京郊的很多房子都被雪给压垮了,还有牲口冻死的,更有甚者,人都冻死了的。

    那时候还有些人叫嚣是老天爷震怒了,所以才下了这么场大雪,而传播这谣言的是楚宣的一个堂叔,人家的目的就是想自己当皇帝,不过后来连皇帝的边都没有沾上,就莫名其妙的病逝了。

    想来,也是楚宣的功劳。

    其实对于当初赵婆子的死,她也觉得不是那么简单的,怎么就单独她一个人遇到了那土匪,然后听到了人家的盘算。

    结果是赵婆子死了,何翠姑却因为这个事儿犯了大错,气焰再也没有以前那么嚣张,他们的日子过的越来越好,她省了多少事儿?

    她不问,是因为有些事儿,说不定她自己也会做。只是现在有人给她解决了,她不要太轻松。

    “应该不会,桐城县地方偏南,我看了这二十年的县志,还没有遇到过雪灾。说不定等傍晚就停下来了。”赵水生说道。

    还真让赵水生给说对了,到了天快要黑的时候,下了一天一夜的雪终于挺了下来。

    不过,这个时候,大部分人都是窝在自己的家里吃饭闲聊了,那么冷的天,谁乐意还出去闲逛?

    李梨花他们一家子晚上吃的是暖锅,这个天气正好。

    楚楚小丫头喜欢吃鱼虾,正好家里也有这些,吃的正欢实,一会儿额头上都是汗了。

    “爹爹,娘亲,京城有好吃的鱼虾没有?”楚楚问两个人。

    因为她也知道他们家要去京城了。

    赵水生给楚楚夹了些豆腐皮,笑着说道:“京城里什么东西都有,你想吃什么爹爹都给你买。”

    “真的什么都有吗?那有我们这里的烤红薯吗?”

    上次赵水生从外面回来,见到有个老汉再卖烤红薯,在这冷天里,香气特别的好闻,于是就买了几个回来,楚楚吃了就喜欢上了。

    倒是喜欢这些不贵的东西。

    “当然有,就是没有,爹爹也会给你买来,咱们自己烤了吃。”

    李梨花也点头,“到时候,娘给你准备一个铁丝烤网,下面放着炭,咱们不仅可以烤红薯,还能烤土豆,烤肉呢。”

    以前家里有了野味,她们几个姊妹就那么做过,特别的好吃,到现在她还很怀念。她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过的无忧无虑的,而不是勾心斗角,以后等她长大了,也给她找一个家里人口简单的人家,最好是家风严谨的,这样就没有那么些乱七八糟的事儿了。

    “好啊,好啊,到时候我和爹娘一起吃。娘,我去了京城,是不是就见不到石头表哥,和秀儿表姐了?”

    因为和娘家的关系日渐好起来,石头和秀儿也经常过来这边玩,楚楚就和表哥表姐关系很好。

    小孩子嘛,天生喜欢和自己差不多大的人玩,楚楚没有年龄很近的玩伴,可是石头和秀儿也大不了几岁的。

    至于赵春花那边的孩子,虽然年龄差别也不大,不过连楚楚都不喜欢他们,因为他们来了,只会和楚楚抢东西吃,而且加害流鼻涕,楚楚也是个喜欢干净的,就不喜欢那边的表哥和表姐。

    “等咱们回来了,就能见到你表哥和表姐了,不行了,咱们请你表哥和表姐去京城做客,也是一样。”

    楚楚放心了,小伙伴们在一起才好玩嘛。

    而赵水生和李梨花的打算是,到了京城,考上进士后再做打算,如果情况好,就留在京城,如果情况不好,那么就找一个地方去当地方官。

    对于官场上的情况来说,赵水生是门儿清。

    要想以后位高权重,一般的途径是进翰林院,老老实实的在翰林院当翰林,因为翰林院的人比一般的读书人更容易接近皇上,皇上每个月都会请翰林院的院士讲课,甚至是请教。

    只要入了皇上的眼,到时候再派到六部去历练,再过个十来年,就很有可能进入内阁。

    当然,如果你有本事,让你当个官不大,确实皇帝近臣,那么更容易往上升了,有时候还会被皇上直接派到外面去,当个钦差。

    这前前后后至少得二十年的时间才能作为内阁大臣,官至一品。

    正常情况下是这样,可是非常情况下,比如夺嫡,从龙或者战功,就很可能一下子就册封了,甚至爵位都不在话下。

    另一种就是你有特殊的才能,比如你会治水,比如懂种田,这些都是不昏庸的皇帝喜欢的。

    然而,当官还有另外一种途径,那就是先去外地当地方官,慢慢的从最小的官职熬起来,这里面,想要升迁,资历是一回事儿,但是得上头有人推荐,或者还有是机遇。尤其是从知州到知府,那就是一个坎。

    有的人当了几十年的二把手,却一直当不上知府这个一个州府的一把手,往上升就很困难了。

    朝廷有人好办事儿,赵水生目前只是寒门出身,根本就没有什么人脉,就是有,那也是同年,同乡,这些人要说,其实也是他的竞争者。除非是他们有出息了,到后来,可以拉扯你一把,但是赵水生不想当这个被人拉扯的,他喜欢当拉扯别人的。

    京城那么多世家子弟,想要做官很容易,有时候就是一句话的事儿,哪怕他考上的只是秀才。

    可是寒门学子却要费上几十倍的功夫,才能达到那样。

    要么赵水生有时候会自嘲,说不定老天爷把他弄成了一个寒门,就是想要让他尝一尝这寒门子弟的苦呢。

    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切顺其自然,事情只会越来越好。

    今年轮到是李梨花家里准备除夕饭,现在根本不用李梨花动手,老屋的新房子已经盖好了,这次就准备在新房子里吃这个饭。大家也都便宜。虽然也知道,现在大房的人经常在新房子里住下,不过两个人只当没有听见。他们回去的时候,这大房的人不在这里就好。

    作者有话要说:继续三更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