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放出来

    “我们被放出来的时候,听说几个内阁大学士有被杀的。”是大皇子造反,这位大皇子仗着自己是皇长子,已经等不及皇上传位了,想着能一举拿下整个皇宫,所以和宫里大皇子的生母德妃里应外合,先把皇上给弄生了病,接着再趁着皇上病重,想把这个皇位给拿下了。

    布置的也够多,可惜却没有成功。被禁卫军统领给反转了过来,打败了大皇子以及他的叛军。

    就说造反这个事儿,讲究的是快准狠,只要逼着老皇帝把传位诏书写了,然后解决了老皇帝,自然就成了名正言顺的,谁知道,皇上也不知道是不是不放心他的这些儿子,把玉玺给藏了起来,根本不在身边,大皇子把写好的传位诏书拿出来,想盖印,结果找不到玉玺,只能一个一个的逼问。

    一些内阁大学士,就因为看不上大皇子这种大逆不道的行为,和大皇子来了个宁死不屈。

    大皇子就成全了这些人的忠义,恐怕也是杀鸡儆猴,让人害怕,从而都听他的。

    “那温大人那边怎么样?”该不会是温大人也被杀了吧。

    “温大人只是受了伤,现在太医已经诊治了,问题不大。不过,叛军这次冲击了六部,六部的官员损失的比较多。”恐怕他们这些翰林院的人要派到六部去填坑去了。

    热水准备好了,赵水生去洗簌去了。实在是身上太脏了。

    而惊魂未定的京城人,又很长一段时间不得平静了,因为菜市口恐怕天天都有砍头的人了。

    毕竟大皇子造反,绝对有官员跟随,做皇上的人,对这种造反的事儿,可是深恶痛绝的。不抄家砍头,难以消除他心中的怒气。

    远的不用说,德妃的娘家,肯定绝对是跟着大皇子干了一笔,人家想着大皇子当了皇帝,自己也是皇帝的外家呢,说他们没有参与,鬼才信!

    田太太的丈夫田编修也同样是被关了几天,所以和李梨花很有共同语言。

    “当时知道我家那位没有回来,又见到皇宫那边烧了起来,我就知道出事儿了。你不知道我这担心的劲儿啊,恨不得自己出去打听消息,可是哪里出的去?只能干等着。好在他们翰林院不是什么重要的地方。没有弄出人命来,真是老天保佑。”

    “等我家那位回来,身上都已经不成样子了,你说那些人可恶不可恶,那么多人关在一起,好几天,就只给喝水,和馒头,吃喝拉撒都在里面,能不邋遢成那个样子吗?”

    原来还有这事儿,赵水生可是没有跟她说过,不过这种丢脸的事儿,赵水生自然是不会跟她说的。

    “姐姐说的跟我一样,我也是担心的不得了,生怕出了什么事儿,怎么也没有想到,是大皇子在逼宫呢。”李梨花也说道。

    “可不是,听说德妃虽然年纪大了些,可是皇上也还是宠着她的,怎么就这么忍不住?大皇子还占着长,皇上连太子都没有立呢,就干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儿!”

    据说,皇上生病,都是德妃搞的鬼。

    果然最毒妇人心了。

    李梨花说道:“正是因为没有立太子,所以才有人起了野心。”

    皇后也是有嫡子的,可是皇上却一直没有立皇后的儿子为太子,反而是让太子之位一直空悬着。

    所以就滋长了一些人的野心,不过,按说应该是皇后这一派最该造反起来的,怎么反而是大皇子造反起来了?

    难道是大皇子已经得到了消息,皇上要立太子了,而且不是大皇子,所以大皇子才要孤注一掷?

    这个倒是很有可能。

    田太太约着李梨花一起去温家看望温夫人,因为这次的事儿,温大人受了伤,温夫人也受了惊吓。

    温夫人见到李梨花和田太太,对两人说道:“万幸我们都没有事儿,这就好啊。”

    因为京城里,有好几家都在办丧事,死的都还是一品大员,他们虽然被皇帝追封了谥号,可是人死如灯灭,连李梨花都参加了好几次的丧事。

    大家都对大皇子这次逼宫的事儿骂了起来,因为尽管大皇子逼宫了,皇上也没有杀了大皇子,直接给关了起来,一辈子不得出来。

    毕竟是亲生骨肉,就是犯了这么大的错误,也不会杀了他。

    可是这些死去的人呢,也就只能得了皇上的补偿般的赏赐要叩谢万岁。

    当然,大部分人都是识时务的,不会因为愤恨大皇子,而说出什么不得体的话来。毕竟以后他们的子孙还要在官场上混呢。

    温大人把赵水生给叫了过来两个人在温大人的书房密探。

    “志远,这次的事儿,你怎么看?”温如庭觉得自己这个弟子,在这方面真的很有天赋,看问题也很准,且往往一针见血。上次选秀的事儿,要不是他提醒,自己也不能这么快就解决了。这次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温如庭很想找个人说说,可惜连他自己的儿子,温如庭都觉得说了也不能理解,只能是赵水生这个学生了。

    就像高手和高手之间,更有共同语言一样,温如庭就是这种感觉。

    他几个儿子以后在官场上也就是那样了,能青出于蓝的就是赵水生这学生了。

    赵水生道:“先生,学生猜测的是,恐怕皇上要立二皇子为太子的事儿,不小心被大皇子知道了。”所以他才会这么的来逼宫了。

    既然太子之位得不到,那么他就去抢。

    温如庭叹道:“你说的恐怕是真的,太子之位一直悬而未决,皇上的态度又那么暧昧,恐怕大皇子也觉得自己很有机会,没想到最后是这么一个结果,他自然是想赌一把。说起来,皇上如果早点把太子定下来,也不会出现这次的事儿了。”

    皇上宠爱德妃,皇后就是个摆设,而且皇上对大皇子仿佛比对二皇子要好的多,这样以来,大皇子就觉得自己很有机会得到太子的位置,要不然,怎么好好的嫡子不立呢,大皇子的野心可不就是这么一点点的给累积起来的?

    说起来,皇上造成了嫡庶不分的态度,于是才有了今天的结果。

    赵水生道:“先生,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大皇子怎么就恰巧知道了太子的位置归属与谁,按照先生说的,皇上喜欢大皇子比二皇子更甚,怎么反而是二皇子成了太子呢。且被大皇子知道了?”

    赵水生的意思是,如果皇上真的属意二皇子为太子,那么应该好好的保护二皇子,可是事实上并不是,这次大皇子造反,把二皇子府里都统统给围住了,二皇子也是舍弃了满府的妻妾,自己穿了下人的衣服,才逃过一劫。

    而如果不属意二皇子,那么大皇子从哪里得来皇上要立二皇子为太子的消息?

    总之,这是个矛盾的事儿。

    “你是说,大皇子之所以知道这立太子的事儿,很可能是有人故意告诉大皇子的,让大皇子自己乱起来?”

    赵水生点点头,温如庭说道:“那么会是谁呢?总不会是二皇子自己吧。”

    “谁能从中得利,就是谁,恐怕二皇子,三皇子等人都有嫌疑。”所以这皇位争夺,还乱着呢,不知道什么时候,尘埃落定。

    京城里还是会更乱起来的,赵水生觉得,京城这个地方,目前已经不适合在这里逮着了,他倒不是害怕,只是不想再一次被人关起来,然后什么也做不到,让妻儿在家里心焦。

    只是这个事儿,还得谋划一番,好在大皇子的这个事儿一出,恐怕很长时间,那些皇子们都要安分起来一段时间了,至少一两年的时间里,没有什么问题。

    “志远,这次很多官员都不在了,你恐怕在翰林院呆不了多少时间了。”其实翰林院这些编修,本身就是跟预备官员一样,到时候可以派到六部,也可以派到外地去。

    “我还能说的上话去,你先想一想,你该去哪里,到时候为师这边也好安排。”

    尽管知道几个皇子都不是省油的灯,可是官场上也不是那么好退的,他还有儿子孙子,都要照应着,学生门生也那么多,最后到了年龄,能够致仕就好了。

    人在官场上,往往都是身不由己的,这一点,他身有感触啊。

    “是,学生回去好好想一想。”

    不久之后,李梨花就知道,汤状元家里也被抄家了,汤状元的官身被剥夺,全家都被流放了。而宫里的汤太太的女儿,却被赐死,因为这位汤美人也掺合了这次的逼宫事件。

    原来汤家的姑娘选秀进宫后,在珍妃的举荐下,很快就受了宠,封为了美人。

    新鲜的小姑娘,皇上肯定喜欢,谁能想到,这位汤美人除了和珍妃有关系,还在宫里巴结上了德妃,成了德妃的一个棋子,在给皇上侍寝的时候,就给皇上下了点东西,导致了皇上的病情慢慢的变重了。

    作者有话要说:两更一起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