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坦白

    不得不说,老赵头真是想多了,真正的千金大小姐,也不会看上赵金生的。

    赵水生只负责说这事儿,考虑合适不合适,那就是老赵头的事儿,作为弟弟,给当哥哥的说媒,这事儿本身就已经不怎么站得住脚。

    应该说,赵金生已经是当爹的人了,要对自己的事情负责,就是想要成亲,他完全可以有自己的意见。

    而不是像第一次成亲一样,万事都有父母操心。

    赵金生最后还是点头了,他想的是,对方既然是有亲戚当着大官,那么这脾气应该也是不错的,至少不像何翠姑那样,自私自利。

    因为双方都没有什么意见,所以这事儿就这么定了,赵家这边请的媒人上门,和温大奶奶的远房姨母家里定下了亲事。

    又男女双方年纪都大了,于是这成亲的日子也很快定了下来。

    不过,虽然这日子定的挺急的,李梨花在各方面也没有减省,该走的程序是一点儿也没有少了。

    这里倒不是计较什么吃亏不吃亏的事儿了。

    如果对方不做什么恶心人的事儿,她也不介意出钱把事情办的漂漂亮亮的,她又不是小气的人。

    斤斤计较,也浪费时间和精力。

    于是送给女方的聘礼还是相当不错的,当然,也是看对方的条件,量力而行,不然人家陪送嫁妆,就有些难办了。

    温大奶奶的表妹姓佟,家境真是一般,而且姑娘年纪大了,听温大奶奶说这赵家这一家子人都不错,虽然一过去就给人当后娘,可是相比较而言,还是赵家的条件不错。

    其他的也都是鳏夫之类的,家里还不如赵家。

    赵家好歹有个人在当官。

    李梨花和张芸儿就开始操办起赵金生的婚事来。

    春暖花开的时候,赵水生的同僚们也都过来喝喜酒,李梨花忙得不得了,就要招呼客人,还有盯着把婚事给办的好了。

    虽然对她来说,很是简单,可是也费力气。

    只等着一对新人拜了堂,送入洞房,李梨花才算是歇了一口气。

    想着,等事情完了,还是要再从人牙子手里买些人来,如今的人手根本就不够用。

    第二天,赵金生和佟氏就要给老赵头这个当爹的敬茶。赵水生因为要去衙门上差,所以没有到场,剩下的人,包括李梨花,赵土生,还有孩子们都已经到场了。

    老赵头也知道这边的规矩,所以在儿媳妇给他递茶后,他喝了一口,直接给了一个红包。毕竟是公爹,说多了话也不好,只是交代了要和睦,就没有说什么了。

    然后是佟氏给剩下的弟妹见礼,都是她要给人见面礼的,毕竟她是长子媳妇。

    铁蛋虽然有些不情愿,可是还是叫了娘,得了佟氏的一个荷包。

    赵金生的表情和平时一样,没有什么太高兴,或者太难受。能够平平淡淡的过日子,应该是他此刻的想法。

    原来何翠姑并不怎么好看,这个佟氏也是一般,只是比何翠姑白一些。赵金生想着,只要佟氏不做妖,他也是能好好的跟她过下去的。

    小辈们接过了见面礼,都很有礼貌的表示了对佟氏的感谢。

    赵家人口简单,也没有什么严格的规矩,老赵头是公爹,也不会给自己的儿媳妇立什么规矩,所以认亲过后,大家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佟氏也松了一口气,当初她娘说这门亲的时候,她心里还有些不乐意,现在看来,赵家确实还不错,首先没有婆婆,就是一个最大的好处,没有婆婆,这婆媳矛盾就不会有。

    一个公爹,也不好和儿媳妇说什么。

    再有,看刚才见面的时候,那两个弟妹,都不像是会挑事的人。

    她娘对她说了,这个府里,不要因为自己是长嫂,就觉得别人该听她的。毕竟这个府是赵家二房中了榜样,黄巷赐下来的,所以说,这个府其实是赵家二房的府邸。他们只是借住。

    就这一点儿,佟氏有些不满意,相比较能够大家在一起过日子,她更希望的是独门独户的过日子,不然在一起矛盾就多了起来。

    只是才新婚,她也不好立刻说就要搬出去,因为她也知道,搬出去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儿。要是才成亲,她就撺掇着要搬出去,那估计倒霉的是她。

    相比较何翠姑那样的人,佟氏反而是一心只想过自己的小日子,她不想占别人的便宜,也不想各家都在一起牵扯不清。要是李梨花知道她的想法,肯定是举双手赞成的。

    温大奶奶回到娘家,发现她娘的表情有些不对。看着温大奶奶,想说又不能说的样子。

    温大奶奶忍了几次终于是忍不住了,对她娘说道:“娘,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温大奶奶的娘也是很气愤,不过这事儿不说,到时候被人发现了,那也是有的闹腾,说不定还牵连到女儿。于是就把事情说了。

    温大奶奶一听,就炸毛了,“表姨母是什么意思?直到现在才说实话。是不是觉得已经成亲了,生米成了熟饭了,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她简直是要火冒三丈。这事儿太不地道了!怎么能这样?现在才说出来,搞的好像是她故意隐瞒一样,把个不能生的表妹给了赵家那边。这不是活生生的打脸吗?

    她那表姨母是个什么意思?在议亲的时候不说,在找他们找人的时候不说,偏偏成亲后,才把实情说出来。简直是欺人太甚!

    “娘,你让我怎么办?这个媒是我牵的,现在才跟我说,我给人家介绍的是个不能生养的。这让赵家的人怎么看?说我是个大骗子,故意瞒着不说,然后把人给塞进去了,才想着说出来?娘,你不是不知道,我公公和婆婆,让我们和赵家走的亲近一些,我才想着揽了这个事儿,好嘛,现在不是结亲了,是结仇了!我有什么脸去见赵家的人?”

    这一隐瞒,就是千错万错了。结个亲,要的就是坦诚,她还打包票,说自己这个表妹品行好,结果现在这样,这不是打她的脸吗?还啪啪的响!太过分了!

    “我到时候在我婆婆那边都抬不起头来!娘,你让我怎么办?他们怎么能这样?人家赵家是信任我,所以对我说的人一点儿也没有怀疑的,现在弄出这么个事儿,你让我怎么办?”

    想着婆婆知道这个事儿后,会怎么对自己,温大奶奶吃了自己姨母和表妹的心都有。

    温大奶奶的娘忙说道:“这事儿,你表姨母是做的不地道,本来好好的事儿,要是明说了,也未尝不会有好的结果,毕竟对方现在已经有儿子了,就算是你表妹不能生,人家说不定也不会介意,可是坏就坏在瞒着了这件事,公案就成了私案,这事儿,是他们做的不对,我豁出这张脸去,跟你婆婆赔不是去。”

    不能让女儿受这个委屈,毕竟女儿还要在婆家过日子。

    温大奶奶道:“她怎么不去赵家说个清楚去?难道还想让我们瞒着?”

    说的她是温大奶奶的那位表姨母。

    现在就是跪着请罪,也该把事情给了了。尤其是瞒着,想一想就跟吞了一只苍蝇一样,让人难受的不得了。

    温大奶奶气的不行,对她娘说道:“那位表姨母那边,我是不会跟她走的了,都是什么人那!以前还觉得她不错,现在把我坑成这样,让我再叫她表姨母,我是办不到的。”

    她已经决定了,回去一定要给婆婆赔不是,这弄不好,和赵家的关系都要搞僵了,这都算怎么回事儿?

    人家还以为自己和那表姨母合伙骗婚呢。简直是气死她了。

    “娘,你这么大的年纪了,我不忍心你去赔不是,再说,这事儿和你有什么关系,做错事的也不是你。婆婆那里,都是我自己的错,我跟婆婆说去。”

    人家赵家对她信任,她弄出这么个事儿来,温大奶奶觉得自己没脸见人了。

    “我那好表妹知道不知道?”虽然说是父母之命,但是如果那位表妹明明知道,却不跟自己说,那就是人品有问题了,她这媒做的失败透顶。因为在议亲的时候,她那位好表妹有无数次机会跟自己说,如果知道而不说,那就是太不是东西了。

    不实诚的人,赵家那边绝对看不上。尤其是现在赵家都靠着赵水生养活的时候。

    “她娘一直瞒着她呢,她不知道。”温大奶奶的娘说道。

    “该不是又是我那位好姨母骗你的吧。这种事儿,她怎么可能不知道?”温大奶奶嘲讽的说道。

    “应该不会,这种事儿,换做别人,为了自己的女儿着想,也不可能告诉她吧。”如果是她自己的女儿,有这个毛病,她也会瞒着的,不让女儿知道,免得过的不痛快,或者没有生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