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毒誓

    毕竟这个事儿,是枯燥,还没有什么油水,干得好了,也没有人说他的好,所以大家都躲之不及,没想到赵水生却因为这个,入了新皇的眼,直接给升了一级。

    “志远兄,升了官,可要请客啊。”有眼红的对赵水生酸溜溜的说道。

    “自然,春风楼,下了差后,各位请赏个脸。”

    同僚之间,他也不想把人请到家里,现在已经过了不能上酒楼的日子,大家都憋得有些狠。

    其实连先帝的丧事都至少要将近两个月,现在一百天早就过去,酒楼的生意也慢慢的好了起来,大家去喝个酒吃个饭,也没有那么多的忌讳。

    “春风楼?志远兄,春风楼有什么好的?还不如去万花楼呢。”那人笑嘻嘻的说道。

    万花楼,一听这名字,就知道是那种青楼,官员之间,下了差,去花楼消遣消遣,也是很正常的事儿。

    只不过这人打听到赵水生在家连个妾室也没有,恐怕是个惧内的,所以才故意这么说,就想看赵水生出丑呢。

    赵水生道:“先帝爷才仙去没有多久,去万花楼,不妥当!”

    人家都提到先帝爷了,你还非要去万花楼,那是不是说明你对先帝爷不敬重啊。那人原本想看赵水生出丑的,可是却被赵水生给噎住了。

    可是,他又能说什么呢?

    于是一行人去春风楼,那人还是不甘心,在春风楼喝了几杯酒,仗着酒劲儿,就对赵水生说道:“我说志远兄,你好歹也是个男人,是个官老爷,怎么就那么惧内呢,家里连个小妾都没有,天天对着那一张脸,你就看不厌?要我说啊,你就该拿出你男子汉的气概来,纳个妾又怎么样了?养家的是你,你还怕呢一个妇道人家不成?”

    这人也是知道尚书大人的夫人给赵水生送女人,结果被这赵水生的老婆给拒绝了的,而赵水生竟然没有个尚书大人赔不是,好像真的是怕老婆一样。

    “陈兄,你喝醉了!”赵水生说道。

    “我没有醉,我说的是心里话,你不信问问各位,谁家就只守着一个女人过日子?又不是小门小户的,还养不起,你就是纳了,她要是不同意,你就可以以七出休了她,看她还敢不敢拦着你纳妾了!”

    “陈兄,你说错了!不是我太太不准我纳妾,而是我自己不喜欢纳妾罢了。”赵水生说道。

    “嘿嘿,志远兄,你就别死鸭子嘴硬了,这户部,谁不知道你是个怕老婆的?不敢就不敢呗,承认了,我们也能帮着你想办法啊,俗话说的好妻不如妾,你难道就想一辈子连个妾室也有?”是个男人都喜欢偷腥,他就不信这赵水生真的只守着一个女人。

    人家赵水生是什么样的女人没有经历过?正因为环肥燕瘦都见识过了,所以在女色方面,反而并不是那么上心,追求的是精神上的契合,而这一点,也只有李梨花满足这一个条件。

    他还真是不想纳妾的,只不过跟这些人讲这些,他们肯定不明白,这些人没有多活一辈子,根本不了解他。

    赵水生对这位陈兄说道:“我和我太太是患难夫妻,我本人也发誓,除了我家太太,我不会有别的女人,不然就让我不得好死,陈兄,你总不能让我不得好死吧。”

    拿誓言说话,这位陈兄也无话可说了,总不能说,誓言当不得真,你就纳一个妾试试看,看你是不是不得好死。他要是真的这样说了,那就是个棒槌了。

    跟他们讲道理,也讲不通,还不如拿这个毒誓说话,免得以后有人再继续问。

    这位陈兄目瞪口呆了,觉得这赵水生真是个傻子,怎么就发了这样一个毒誓呢,好多如花美眷都跟他无缘了。

    你说你发誓也就发了,干什么要跟大家都说出来,你要是不说出来,那么就是你纳了,没有人知道,也不会说你什么了,可是这赵水生就当着这么多的同僚给说了,那不是彻底的断了后路了?

    简直是有福不会享,先前这位陈兄还嫉妒眼红赵水生,如今看赵水生要一辈子对着一个女人了,他就一点儿也不嫉妒赵水生了,他以后就是做再大的官,二爷比不上自己左拥右抱,红袖添香啊。

    赵水生觉得世界清静了,以后这事儿传出去了,就没有人再给自己送什么美人了,简直是一劳永逸。

    他还真的是故意在这么多人面前把话说开了。

    这样,也没有人为难梨花了。

    赵水生的事儿果然是传开了,有人就在宴会上问李梨花,好像是李梨花逼着赵水生立了这个毒誓一样,李梨花说道:“没有办法,我不让我家相公发誓,他非要发誓,说也是为了我好,我劝都劝不住。”

    把一些人给嫉妒的,毕竟大家也知道,嘴巴长在男人的身上,如果男人不乐意,谁也比不了人发誓。

    尤其是当了官的男人,人家赵大人又不是考这赵太太的娘家的势力发家的,所以更谈不上逼迫了。

    于是,只能说,真的是赵大人自己乐意的。

    可见,人家两口子的关系好着呢,原来尚书夫人还要塞人给赵大人这边,完全是没有弄清楚情况好不好?怪不得当初赵太太说,要让赵大人做主呢。

    李夫人也听了这个事儿了,她冷笑着对自己的大儿媳妇说道:“男人这张嘴,就不能信,现在说的好听,说不纳妾,可是他不会在外面弄个外室?到时候更是逍遥自在。”

    这些男人,就是花言巧语,当初她和丈夫成亲的时候,也说的好听,一辈子只有她一个,结果呢,才几年的功夫,就收了一个人,然后这几十年来,不知道享用了多少人了,现在更是不年轻的不要。

    李夫人早就看透了,男人都是虚伪的东西。

    李大奶奶只是听着,她这婆婆的性子越发的古怪了,前儿个,还把公公身边的丫鬟给打了板子,弄得鬼哭狼嚎的,都这么大的年纪了,还管着丈夫干什么?

    要她说,有儿有女的,管男人怎么风流快活?

    自己想不开,怨得了别人吗?

    要她是个男人,也不想天天看着婆婆这样的怨妇脸吧。

    李大奶奶想着,自己以后可不能成为一个怨妇,不然真是对不起自己。

    赵家几辈子都是土里刨生活的,还真没有纳妾的习惯,就是老赵头,身为长辈,也是不喜欢家里多谢乱七八糟的人的。乡下人的想法简单,有了婆娘,再弄个女人,那算什么?再说,他一个当爹的,更不会管儿子媳妇的房里事。

    张芸儿现在有些担心,因为赵土生经常在外面,要是真的也看上一个女的,给带回来那可怎么办那。

    她知道自己和丈夫的感情,不能同二哥二嫂相比。二哥和二嫂是共患难过的,且二哥能有今天,二嫂功不可没。

    但是她和赵土生,是别人介绍成亲的,接着是借着二哥二嫂的光,才能有现在的好日子过。

    家里的条件越来越好,而赵土生现在也成了二老爷,要是真的有那个心思,她都没有底气跟赵土生叫板反对。

    严防死守?可是男人有了这种心思,严防死守,是绝对守不住的。

    张芸儿这段时间的情况,李梨花也看在眼里,就找了个时间,把张芸儿叫住,问了问情况,张芸儿已经郁闷了好长一段时间了,她真想找个人说说,俗话说长嫂如母,她也就只能跟二嫂说了。

    张芸儿把自己的担心说了出来,无非就是攀赵土生眼光高了,在外面看上什么人了。

    李梨花说道:“土生不是这样的人,我觉得这种事儿,你可以直接跟土生说说,闷在心里反而不好受。”

    赵土生以后会不会变,她也不知道,不过两口子应该把事情说清楚,再说,他们之间还有个儿子呢。

    张芸儿说道:“谁也不希望两口子之间多出个别的女人,要是土真的想那样,我也不会在那里碍着他的眼。”她也是烈性的,不可能跟别的女人分男人,如果赵土生的心已经在别的女人身上了,她绝对会成全他们的。

    “所以你要把你心里的话告诉土生,不然他也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

    男人有时候是糊涂的,也不是所有的男人都要靠他自觉,你不说,他或许以为你并不反对他纳妾,毕竟女人的心思,男人怎么能全明白?

    说开了,男人知道你对纳妾是相当的反感了,如果他心里有你,就绝对不会违背你的意思纳妾。

    相反的,你说开了,他还要纳妾,那这样的人,也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二嫂,你这么一说,我也明白了一些,我打心眼里是不喜欢多出个女人来的,我要跟土生说清楚,什么才是我的底线。”

    她可以陪着他吃苦,可以陪着他渡过难关,但是自己的底线在哪里,张芸儿一定要给赵土生说明白了。

    李梨花微笑着点头,她也希望三弟和三弟妹好好的,虽然大家的条件好了,可不能因为条件好了,就失去了一些淳朴的东西。

    如果是那样,这人也不一定有以前快活。

    她和赵水生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相互之间也了解对方的底线,所以两个人都不会触碰这个底线。

    作者有话要说:第三更!赵水生又升了一级啊,慢慢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