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到任

    林州知府蔡大人,见了赵水生。

    赵水生是作为他的副手来林州的,只不过蔡大人知道,这位赵同知的座师是阁老温如庭温大人,不是属于没有靠山的,所以对赵水生合适客气。

    蔡大人从中了两榜进士后,一直在外任,从来没有当过京官,于是对赵水生这种京官下地方上的,很是有些羡慕。

    他如今也正在谋划任期满了,就去京城活动,最好是能留在京里,所以对在京里有人脉的赵水生就特别的热心。

    蔡大人也不是没有座师,只是他不像赵水生一样,和自己的座师感情很好,尤其是他座师的学生也有好几百呢,想要提携他,现在更不可能了,因为他座师早就已经致仕了。

    “赵兄才刚来,可以先歇息几天,等把家里的事儿都办好了,再来上差,这边也不急。”蔡大人说道。

    赵水生也不是非要上赶着要办差事,家里的事儿确实要几天的时间,于是赵水生谢过知府蔡大人,先回家去了。

    蔡大人回去后对蔡夫人说道:“刚来的同知一家,看看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助的,你递个帖子过去看看。”

    蔡夫人说道:“难道这才来的同知是公侯之家出来的人?”要不然怎么丈夫还要她一个知府夫人先去跟人家打招呼呢?应该是那同知太太来拜访她这个知府夫人吧。

    蔡大人说道:“此人是从京城户部出来的,人脉比我们这些外任的官差要多的多,你好好跟赵同知的太太搞好关系,没有坏处。”

    “既然这样,不如老爷直接送人过去,不是更好?”一般外面的事儿,都是男人做主的,只要男人高兴了,女人就不起什么作用了。

    “此事万万不可。”蔡大人忙否定了这个方法。

    “难道那同知太太是个母老虎不成?”要不然怎么会不妥当呢?

    “这赵同知和他太太是属于患难夫妻,赵同知能有今天,也多亏了他太太,京城里也不是没有人送人,可是都没有送出去,所以,你就不要送了。”来了一个副手,蔡大人肯定会通过幕僚去了解的。

    一般上峰送下属女人,这是常事儿,但是也有人不送的,送东西,就要投其所好,而不是随便送,以为自己喜欢的,对方也喜欢,那就是送的不值当。

    “还有这种事儿?”蔡夫人算是见识了,真有男人不偷腥的?

    “你别不把我说的话当回事儿,当初户部尚书的夫人就给赵同知家里送过人,不过却没有送出去,户部尚书的大儿媳妇是当今太后的侄女儿,你看你有没有人家的面子大。”

    听到蔡大人这样说,蔡夫人歇了给赵家送女人的心思,毕竟,她再是林州知府的夫人,也比不上人家尚书夫人,还有尚书夫人的儿媳妇靠山那么硬的,人家就没有把人送出去,她哪里还能不自量力?

    不送人就不送人,免得到时候弄巧成拙。

    所以李梨花在收拾东西的时候,接到了知府夫人蔡夫人送来的林州的一些特产,另外还送来了一个林州这边的厨娘,那送人来的媳妇笑着给李梨花行了礼,“我们夫人怕赵太太初来乍到,饮食上有些不习惯,所以给赵太太送了一个厨娘,您试试看,这厨娘的手艺特别好,如果不满意的话,就直接给我们夫人送回来。”

    李梨花笑着说道:“我正好也要找个林州这边的厨娘,蔡夫人刚好解了我的燃眉之急了。”

    既然人家一片好意,接受了就接受了,而且是正大光明的送的人,也不会还包藏祸心。

    再说,他们和知府家里无冤无仇的,接受了人家的一片好意,也是以后两家好好相处的意思。

    要是这个时候,李梨花给拒绝了,那么知府夫人心里会怎么想,那就不一定了。

    好在那厨娘也是很本分的,在厨房里做了一顿林州的家常菜,李梨花他们吃了,味道真是不错。

    不过李梨花也送了蔡夫人回礼,从京城带了不少京城的特产,先给蔡夫人家里送过去了。

    相互之间回礼,这交情就来了,李梨花还让送礼的人交代了,现在家里还没有整理好,等一切都

    弄好了,到时候会请大家在新宅子里吃酒。

    因为蔡夫人开始和赵同知家里接触了,剩下的知府衙门里的下属官僚们,也开始跟赵家来走动,毕竟除了知府大人,就数同知大人的官最大。

    好意林州的一些大族的人家,也分别派了人送了东西。

    李梨花让人把送的礼登记在册,有的是需要送回礼的,有的根本不需要。但是呀做到心中有数才是。

    这新宅子大,他们从京城带的人口,相对的就有些少了,比过两个人都没有打算再买些什么人,够用就成。一些空房子,只让人每天打扫,并不是非要住人不可。

    主要是门禁得管严了,上上下下四个主子,几十个下人,也还算是可以。

    到了林州,除了蔡夫人送了一个厨娘以外,没有别人再送什么人,毕竟赵水生现在是同知,只比知府大人的官小,不收人也没有人敢说什么。

    不像才在京城的时候,各方面的人都给他们送人,不接受还不成。

    果然是官越升越好,起码少了很多人强行给你安排什么人。

    赵水生在三天后,就去衙门里上差去了。他们两人安排的是,下一个休沐日,请大家过来吃酒。

    因为是在林州第一次露面,所以哪些人该请,哪些人需要坐上席,都得分清楚了。

    请帖已经送了出去,采买的管事也已经在陆陆续续的把东西采买回来。

    到了休沐日的时候,赵宅开了中门,客人陆陆续续的到达。

    李梨花在二门上这边来迎着女客。大家都是第一次见到李梨花,不过因为对方是同知太太,所以态度都特别好。

    大人物总是最后一个出现,知府夫人蔡夫人被人簇拥着过来了。李梨花行了个礼,请蔡夫人进去花院子里。女客的酒席设在后花园,可以边吃边看风景。

    蔡夫人笑着叫了一声李梨花妹妹,这是表示关系好的意思。

    大家看知府夫人和同知太太关系融洽,就是不需要站队的意思,于是就更放开了。

    要说这林州,还是颇有几个大族,几代上都有在各地做官的,百十来年下来,人口越来越多,族人们在自己的祖宅,都占了半条街。

    有黄姓大族,还有孙姓大族,另外还有几个也是林州的望族,不过没有黄家和孙家的势大。

    如今黄大奶奶和孙二奶奶都跟在蔡夫人的身后,黄大奶奶是个二十来岁的妇人,给人的印象就是未语先笑,对李梨花说道:“今天我算是见识到了,京城里的东西果然不一样,一会儿我可要多吃一些,赵太太可不要笑话我。”

    李梨花说道:“能得到你们的夸奖,也不枉我家的厨子把它们做出来了,说到这里,还要感谢蔡夫人,如果不是蔡夫人给我送了一个林州的厨娘,我还不知道林州有这么多的美食,不说饭菜,就是点心,也有那么多种,一点儿也不必京城的差。”

    夸了林州的东西,是林州本地人,都心里高兴,尤其是说到不比京城的差,那可是很高的评价了。

    蔡夫人也笑了,说道:“赵太太能喜欢,那厨娘也没有白送。”

    这赵太太可真会说话,一会儿功夫,和大家都熟悉起来。

    黄大奶奶如今在黄家,可是在主持中馈,能今天过来,也是给赵家的体面。

    孙二奶奶有些无精打采的,好像有什么心事儿,就是笑,也像是强颜欢笑。

    蔡夫人被迎到了上首,点了几出戏,今天请的有戏班子,不过大家一听,感觉这唱的和平时听得不一样。

    李梨花解释道:“这个戏班子是从京城来的,刚好家里的下人认识这班主,所以就把人请过来了,如果各位觉得还听得过去的话,就是他们的造化了。”

    “难怪不一样,竟然是京城来的,听说宫里的娘娘们也喜欢听戏,赵太太,您说这是真的吗?”黄大奶奶问道。

    李梨花笑着说道:“宫里的太后娘娘喜欢听祥庆班的人唱戏。其他的我倒是不清楚。”太后喜欢听戏,这在京城也不是什么秘密。既然她们想知道,李梨花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

    黄大奶奶啧啧出声,“那祥庆班肯定唱的很好,什么时候,这祥庆班也到我们林州过来,也让我们能听一听才好呢。”

    李梨花说道:“这次的这个德庆班的名角,就是和祥庆班是一个师傅出来的。应该也不错。”

    “难怪呢,我说怎么这么好听呢。原来和祥庆班是同出一个师傅呢。我得要多点几出了。”黄大奶奶已经得到了自己想得到的,这位同知太太,在京城应该不是受排挤才来的,要不然也不会这么轻松的说那祥庆班,还有太后娘娘。

    看来,以后对这位同知太太更应该客气一些。

    大家在赵家都是满意而归。黄大奶奶刚到了屋,就被她婆婆叫了过去,黄大奶奶知道,这是要问问赵家的底细了。

    他们在京城里也有人,只不过到底只是听别人说的,和见到本人不一样。

    黄大奶奶换了一身的衣服,然后娶了正堂见自己的婆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