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调任

    他大概是认为,只要当官的一听到这个事儿,就会立刻派兵去镇压下去,把该杀的人杀了,就没有人知道真相了,然后赵水生的死只不过是个小浪花,因为大家的注意力都是在这官逼民反上,或者是张通判认为这一件事,肯定朝廷很快就给镇压下来,到时候说不定他这个通判还能立个功呢。

    而在辖区出了这个事儿,蔡知府的责任可比他这个下属通判要大多了。

    而且,尽管赵水生这个同知‘死’了,可是也会被认为无能,最后就那么白白的死了。

    幸亏他们来这个林州的时候,找了一帮身上有武艺的人当家丁,陪着赵水生一起过去了。

    当初赵水生被逼到山崖的时候,其实已经有两个家丁在那老松树那边等着呢,所以赵水生跳下去才能安全无事。

    作为赵水生,比这个更凶险的事儿,都遇到过,所以根本一点儿也不慌张,反败为胜简直是易如反掌。

    而李梨花呢,则是故意晕倒,就是为了迷惑那张太太,让张太太真的以为赵水生是凶多吉少,回去后,好跟张通判庆祝,从而放松了警惕,方便赵水生进一步行事。

    “没想到就是一个小小的同知,就有人为了它来谋害人命,当官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赵水生道:“官场上你来我往,也是正常,只不过像张通判这样的,倒是少见。”

    大部分的官员,哪怕立场不一样,也只是排挤这个人,真要用真刀真枪的别人给杀死了,绝对是少见,除非是到了图穷匕见的时候。

    “那倒也是,不过,你也不能太大意了,有时候越是不起眼的人,越是能给你致命一击!”

    就像有的朝代的皇帝,竟然被身边的宫女给活活的勒死了,那当皇帝的,怎么会想到那宫女有这样的胆子?

    “嗯,我会小心的!”

    孙太太知道张通判倒台了,这心里,各种滋味上头,她才提醒同知大人和太太小心张通判两口子,结果这两口子就倒霉了,还被押解进京了。难道真的是同知大人朝廷上有人,靠山硬的很?

    为了不引起必要的骚乱,长平县的那些事儿,一般人都不知道,孙太太也不知道。

    只是她这心里很忐忑,要知道,她二儿媳妇可是得罪了同知太太,要是同知太太打击报复,那他们孙家可怎么办那?

    孙太太被吓着了,所以赶紧找到孙老爷,商量对策。

    “老爷,您说,赵同知是不是皇亲国戚?怎么这么短的时间,那张通判就下台了?那张通判可是在林州将近有十年了。”地地道道的地头蛇,就这么下去了?

    要不怎么说,张通判对同知的位置那么看中呢?他当了通判都已经十来年了!再不升,说不定就一辈子在通判的位子上呆着了。

    “要是赵太太想起了老二媳妇的那个事儿,岂不是要找我们孙家的麻烦?”

    孙太太觉得这同知家里,肯定和皇宫里有什么联系,不然怎么就这么厉害?

    孙老爷倒是知道一些内幕,看妻子这么担心,就说道:“只要咱们家别惹着了赵同知家里就成了,他们也不会随便就要跟人不对付。”

    “可是,老二媳妇那个成事不足的,已经是得罪了人了啊,我真怕!虽然咱们孙家的根基在林州很深,可是连张通判就这么快的倒台了,咱们孙家,能比张通判还强?”

    孙老爷觉得自己不透露一点儿,妻子肯定是睡觉都睡不着了,于是就稍微跟孙太太说了些。

    孙太太捂住了嘴巴,这,这张通判胆子也太大了吧,怪不得落得这个下场。

    “这张通判的胆子也太大了吧,连朝廷命官都敢杀,还有什么是他不敢干的?”

    “所以说,他落到这个下场,也是咎由自取,咱们孙家,只要不做出张通判这样的事儿,赵同知是不会对付咱们的。”

    可是,这也说明,赵同知是个厉害的,一出手,就把人给打的再也没有反击之力了。

    幸亏她最后还找了赵太太,把张太太的事儿,告诉了赵太太,这也算是提醒吧,希望能功过相抵。

    想到这些,孙太太更是不待见自己的二儿媳妇孙二奶奶。

    不能生孩子,又从她弟弟被判了,整天都哭哭啼啼的,谁乐意整天看着个哭丧的脸?

    一天到晚,只会惹事儿,孙太太想着,也是闲得慌,看来,得给她家老二纳个妾了,有了妾室,看她着急不着急,还会关心自己娘家的事儿不?

    通过张通判事件,这林州的大族们,对赵同知的态度,就多了一层敬畏,不像开始一样,虽然也敬着,但是有些漫不经心。

    可是,看看人家这次的事儿办的,简直是太漂亮了,从死到生,手段那是高明的很!

    不管是他事先知道了张通判的计划,还是人家临时应付,反正现在的结果是,赵同知稳稳当当的当着他的同知,而张通判却成了阶下囚。

    如果是提前知道了张通判的计划,那说明人家是走一步看三步,如果是临时应对,那说明人家聪明的很,所以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说,这赵同知就得罪不起啊。

    赵水生在林州仿佛没有费什么劲儿,就已经站稳了脚跟。

    而林州知府衙门却少了一个通判,在新的通判过来之前,蔡大人就让赵同知代任。同时也给吏部写了公函,请求吏部派一个人过来当通判。

    通判属于正六品,或者是平调,或者是下属的官员上调成通判。

    最后朝廷里定下了另一个县的县令过来当了这个通判。

    此人是另一个州府的县令,不属于林州地界,从七品的县令成为六品的通判,那绝对是高升了。

    新来的通判姓连,已经快五十岁了,属于年岁大的官员,连大人在外地当了七八年的县太爷,本来因为升职无望,谁知道竟然一下子就给提成了林州的通判。

    连大人连孙子都有了,内眷估计都有十几个,属于人丁兴旺的人家。

    连通判和知府大人同知大人见了面,大家才知道,这位原来是同进士出身,怪不得在县令的位置上呆了七八年。

    向来同进士升官没有进士快,人家一看你的履历,上面写了某某年的同进士出身,这好的升迁机会,就给了别人了。

    好在这位连大人没有自暴自弃,稳稳当当的当了那么多年的县太爷,终于有了这个机会,升为了通判。

    也是因为张通判倒台的时间太不对了,不是官员调动的时候,吏部找了半天,也没有找着一个合适的人,而这位连大人的任期也差不多到了,又有人想要安排自己的人在连大人的县里当县太爷,于是就把连大人给提拔了起来,也好给人腾地方。

    至于为什么不把那人提为通判,那是因为安排的人资历不够呢,连个从七品都还没有捞着,一下子就是正六品,那不引起人的注意才怪。

    就是赵水生,也是从从五品升为五品同知的,那还是他在户部呆了好几年呢。

    所以,就当连通判是属于幸运吧。

    连通判不是个多事的人,大概初来乍到,官位又比蔡大人和赵水生低,所以虽然年纪比两人大,可是一点儿也不倚老卖老。

    等李梨花见到这位连太太的时候,看见跟在她身后的两个年轻的媳妇,亦步亦趋的伺候着这位连太太,她最初以为是那位连通判的妾室,最后才知道,是连太太的两个儿媳妇。

    这在外人面前就使唤儿媳妇这么顺手,可见是平时就是这样,给连太太当儿媳妇真是不容易啊。

    时间长了,才知道连通判也是寒门出身,这位连太太也是连通判的患难妻子,连通判直到四十多岁才中了进士,中了进士,就去外任,一个地方就呆了那么多年,两个儿子长大了,就娶了当地富商的女儿。

    因为这个,连太太觉得这儿媳妇配不上自己的儿子,毕竟她儿子可是官宦人家的公子。可是要娶书香门第的人家的女儿,却没有人上门。毕竟连家的根基太浅了。

    且连太太有些左性,做她的儿媳妇,那不是勤等着要受罪吗?

    所以高不成低不就的,最后就娶了富商家的女儿,因为这富商家里,不管怎么说,都是有钱的。也弥补了连家寒门出身,银钱不足的缺点。

    就因为娶了这样的儿媳妇,连太太觉得商贾家里,肯定没有规矩,于是就自己给这两个儿媳妇立了规矩,什么严格就弄什么,一直到现在,连太太要出去应酬,还要把两个儿媳妇带着,让她们在她身后伺候着。

    林州这边,还真没有人把儿媳妇都带在身后,让人给姨娘一样的伺候当婆婆的。

    可是连太太却一点儿也不觉得不对劲儿,而连太太的儿媳妇,大概是已经习惯了,麻木了,连别人怪异的眼光都跟见不到一样。

    大家是在蔡夫人这边聚着的,连太太看蔡夫人的年纪,也是当婆婆的人了,就问道:“蔡夫人,怎么不见你家儿媳妇在你身边伺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