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觊觎

    如果那些所谓的舅舅舅母,当初能有一丁点的同情心,她现在也不至于和他们撕破了脸,可惜,人家当初觉得这一家子肯定翻不了身,所以就一点儿余地也不留。事后又想要好处,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儿?

    “别想这些事儿了,对了,何翠姑是怎么回事儿?”赵水生问道。

    就知道他肯定会知道这件事儿。

    李梨花也没有隐瞒的,直接把何翠姑和她哥做的事儿说了出来,“也多亏青木偷听到了,不然我还要多布置一番,才能那么快的把人给拿下了。”

    其实赵水生知道,那何翠姑和何老大的阴谋是一点儿也行不通的,至多是几个仆人受伤了,想要进到李梨花和瑾哥儿身边,那是绝对不可能。

    几个乌合之众,和他养的那些保镖,根本是鸡蛋碰石头。

    他觉得当时应该直接把这些人当成是强盗杀了才算好呢,只有死人,才没有再办坏事的机会。

    “我是想着,把事情闹大了也不好,客栈出了人命,说不得就要留下来,耽误事儿,所以把事情给了掌柜的去办了。”

    赵水生笑道:“你倒是找了一个绝佳的人。”

    “我让他客栈免了一场灾难,他不把事情办的漂亮了,怎么对得起我?”真要是他客栈出了人命,他的客栈也就开不下去了,那就是断了他的财路,他能不尽心吗?

    至于何翠姑,“我是看在铁蛋的面子上,所以没有当时就置她于死地,只是她那样的,活着比死了更难受。”

    她已经让人告诉这何翠姑,现在赵金生过的是什么好日子。比如,娶了美娇娘,夫妻两个人日子过的很和美,然后它儿子也娶了媳妇了,如今和新的母亲在一起,也是母慈子孝呢。

    有什么比听到以前自己背叛的人过的好的消息,更让人觉得后悔莫及的?

    这何翠姑当初就因为怕受牵连,所以把财产都给卷跑了,结果呢,被她坑的人,是越过越好,反而是她这个卷了财产跑的人,现在过的比乞丐好不如,这种后悔莫及的心情,会日日的折磨着她,让她没有片刻的安生。

    “这样也罢了。”要是赵水生,绝对是当场就把何翠姑给弄死了,让她再也没有机会消停。

    他不是当娘的,体会不到那种心情,尤其是赵琪,有个这样的母亲,难道最后还要对这个母亲好吗?

    要是换做是他,这种可能是一点儿也没有的。

    李梨花说完了,等到赵水生说家里的事儿了。

    赵水生说道:“我现在基本上都是在衙门里呆着,当然,晚上是会回来的,也是怕楚楚一个人在家里会害怕,最近到了年关,各种册子都要给整理出来,明年蔡知府就要卸任了,他有些事儿也要交代清楚,所以有时候会把那些公文带回来,没想到楚楚那丫头就以为我太拼命了,管起了我来。”

    李梨花说道:“我看楚楚就是舍不得你辛苦。那么连大人连通判那边呢?”

    “连通判万事不管,只看我怎么做,他就怎么做。”怪不得那么多年在县太爷的位置上都没有挪窝,是个没有什么主见的,也没有什么进取心。只能说,是相当的平庸。不过如果上司是个能力特别强的,也不希望自己的下属是个处处喜欢拔尖的,什么都要跟人挣一挣,那这差事就不好办了。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存之道,这连通判这样的,未尝不是他的生存之道。

    虽然不会有大的进步,可是也不会朝后退。

    李梨花继续问道:“就没有什么要跟我交代的?可别等我在别人那里听到了,这就不好了!”

    赵水生好笑的说道:“我还真是没有什么可交代的,只是觉得遇到了一个脑子有毛病的人,一直朝我翻白眼。”

    赵水生说的是连通判的那个老来女,大概是被家里宠坏了,有些无法无天,还去了知府衙门给她爹送饭,结果遇到了赵水生,然后就时不时的朝赵水生翻白眼。

    赵水生直接无视之。

    “人家那是跟你抛媚眼吧。”竟然被说成了翻白眼,这都什么眼神那。

    这事情可不是楚楚跟她说的,楚楚毕竟还是个小孩子,哪里知道这个事儿?还是永安那小子,跟自己的丫鬟知春说的。

    倒不是永安背叛了赵水生,而是赵水生根本没有把那连通判的女儿看在眼里,恐怕那连家的姑娘长什么样子,他也只记得是翻白眼。

    当然为了防止那连家姑娘做出不要脸的事儿,永安觉得有必要跟自己的女主子说一说。

    这种事儿,女人对付起来,要更方便一些。

    “那也叫抛媚眼?简直侮辱了抛媚眼这三个字。我倒是想跟那连通判说说,让他女儿到公署衙门算怎么回事儿?”

    要赵水生来说,那连通判的女儿真是白送都不要的。他又不是饥不择食的,见一个女的,就想着把人娶回家。

    什么样的美人他没有见过?以前那么多的女人为了他而争宠,那时候,他还有心情看戏,可是现在,他一点儿看戏的心情也没有。

    “不要以为这么说,我就不追究了,我发觉不管事过去,还是现在,对女人都不公平,男人可以有很多女人,而女人呢,却只能有一个男人。”她上辈子和这辈子都是只有一个男人,而且还是同一个。简直是太悲催了。

    而赵水生,上辈子当皇帝就不用说了,那么多的女人,这辈子,勉强算是公平了吧,只有自己这一个女人,可是要是他真的有别的女人,她也不说什么就此别过的话,“你要是敢有别的女人,我为了公平,你有几个别的女人,我就有几个别的男人,我说到做到!”

    “你敢!”

    “我为什么不敢?你以前多少个女人,我说什么了没有?”李梨花问道。

    说到这个,赵水生就心虚,虽然是上辈子的事儿,可是事情确实是那么个事情。

    但是反过来想一想,他这一辈子也就只想要这一个女人,所以妻子就不会有别的男人。

    “历朝历代,当了太后的女人,养面首的多了去了,就是公主们,那府上的面首不知道有多少,我只是想求个公平,你要是做不到,那么也别怪我怎么样。”

    这才离开没有几个月呢,就有人瞄准了赵太太的位置了,还真是脸皮厚,怎么着?是想让自己下堂,还是让自己死亡?

    不说她还好好的活着呢,就是死了,也不会让赵水生续弦的!她就是这么霸道,怎么着吧。

    赵水生赶紧认错,“我这心思,你还不知道?我怎么会有别的女人呢,绝对不会有。你要是不放心,那,我就依你说的怎么样?”谁乐意戴绿帽子啊,为了自己不戴绿帽子,赵水生也算是豁出去了,把这种话都说出来了。

    以前在京城已经消停的事儿,到了林州,被连家的那位给搅合起来。

    是真不知道,还是知道了当作不知道?

    这天底下就有一种女的,就觉得自己样样比别人强,自己看上的东西,一定要抢到手里,哪怕这个东西,已经有了主的,人家觉得这个主不配拥有这个东西。

    对连家姑娘这样的,李梨花根本就不怕,有上百种方法,让她不敢再这么作。

    “别生气了,我真的是一点儿别的心思也没有的。”赵水生哄道。

    难道是自己以前做的太过分了,所以这已经不被信任了?可是也不像啊。他们在这周朝活了这么些年,一直都好好的。

    “我不生气了,毕竟,是我丈夫这么有些,所以才被女色鬼盯上的。”李梨花说道。

    女色鬼?不知道怎么的,赵水生听了这三个字,感觉特别好笑。这形容,还真是很贴切啊。

    “是啊,为夫被女色鬼盯上了,娘子可要负责保证为夫的安全。”赵水生‘柔弱’的说道。

    两个人开着玩笑,这就又分不开了。到底是小别胜新欢,其中的滋味,不言而喻。

    李梨花第二天一直水稻日上三竿才起的床,家里自己做主,想什么时候起来,就什么时候起来。

    梳洗完毕,李梨花也没有急着处理那连家姑娘的事儿,毕竟赵水生根本就没有把那连家姑娘放在眼里。

    现在他知道了那连家姑娘的意思,肯定是会出手处理的,这种事儿他要是搞不定,那就是真的有问题了。

    想来,也就是这几天就有消息了。如果那连家姑娘,还是不知道羞耻,想要抢有妇之夫,那么对不起,该你倒霉就是你倒霉,谁让你肖想不该属于自己的东西呢?

    她才不要出手,对付这种女人呢,这个时候,就该男人上阵,把自己惹得麻烦给解决掉。

    以后再有这样的事儿,就都让赵水生自己去解决,看他烦不烦。

    树上的果子成熟了,娇艳欲滴的,所以有人就想摘个现成的桃子,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儿?

    于是,还没有过三天,就有连家的姑娘和知府衙门的一个书吏定了亲的消息传了开来。对外说的是,连通判看中了这个书吏的才学,所以不计较身份地位,把爱女许配给了他。

    要知道,这书吏可是不入流的小官,根本连品级都没有的。

    可是人家连通判却是许以爱女,可不就是真的看中了这书吏的人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