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民生

    “你!”连太太被这个陈家老婆子气得不行,竟然敢威胁他!

    可是,这老婆子说的也未尝不正确,如果他们豁出去了,就是把事情闹开了,那自家老爷的脸面,可就完全不保了,直接成了林州城的笑话,到时候还怎么做官?

    连太太虽然糊涂,可是也知道,如果丈夫的官做不下去,那么他们这些荣华富贵都成了空,这让做了这么多年官太太的连太太绝对接受不了。

    最后的结果是,陈书吏的母亲笑着从连家出来了,因为连通判回来了,然后事情就那么迅速的解决了!

    于是大家又知道了,原来在不知道的情况下,陈书吏的母亲已经给他定了一门亲了,连大人知道了,也深明大义,同意陈书吏纳二房,这样以来,林州城的人都说这陈书吏是好大的服气,竟然能有这种艳福。

    至于连大人,有说他仁义的,也有人心道,既然这样,怎么就还要把女儿给许配给陈书吏呢,莫不是中间有什么大家不知道的事儿?

    也有人说,连大人是个信守承诺的,只因为不知道陈书吏的母亲那边的情况,所以已经把女儿许配给陈书吏了,怎么能再说不成了?那不是出尔反尔吗?

    也有人说这陈书吏是个不老实的,瞒着家里已经定亲的事实,然后想着娶上司的女儿,好飞黄腾达,是个典型的为了钱财往上爬的人,是个卑鄙小人。不过是因为陈书吏的母亲是个厉害的,所以才把事情说成了这样。

    总之,各种说法都有,只是这其中,和赵水生一点儿关系也没有。

    他只不过知道那陈书吏有那不得人知的心思,偷偷看上了连通判的女儿,只是他觉得自己只不过是个书吏,没有希望,但是突然有一天,他发现这位连姑娘似乎是对他有些意思,要不然怎么就那么含情脉脉的每次都那么看他呢?

    这还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在赵水生眼里,这位连姑娘抛媚眼是翻白眼,在陈书吏的眼里,就是含情脉脉了。

    要说陈书吏怎么觉得连姑娘是在看他,是因为赵水生从第一次过后,就把陈书吏给带在身旁,所以陈书吏自然就以为那连姑娘是给他抛媚眼呢。

    后面的事儿,也就顺理成章,到现在,陈书吏还以为那连姑娘对他太热情了呢。

    李梨花在连姑娘听说在准备嫁妆,不能随便出门的消息传出来后,晚上还给赵水生主动夹菜,也算是表扬他这事儿做的很漂亮吧。

    过程不重要,只要结果是想要的结果就成。

    觊觎有妇之夫,哪里能让她以后有好日子过?

    连家那位姑娘,本来就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嫁人的,到时候绝对看不起陈家,然后还有个和丈夫青梅竹马的平妻。这小日子过的。就让她水生火热去吧。

    想要取她而代之,她哪里有心情同情别人?

    至于说算计陈书吏,恐怕陈书吏做梦都要笑醒吧,娶了通判的女儿,以后在前程上少不得要被提携,另外青梅竹马的表妹也能抱入怀中,那简直不要太美!

    当然,如果真的要找受害者的话,那就是陈书吏的表妹了,本来好好的正妻,成了二房。可是说句心里话,他们本来就不是什么善人,把每个人都顾忌到,那么这也不算是算计人了!

    何况,赵水生是看到陈书吏对那连宝珠有意思的,与其等以后发现,还不如现在大家都摆到明面上,真刀真枪的干呢。

    在林州过的第一个年,跟在京城不一样,这里因为天气比较温暖,所以在过年的时候,还会有龙舟比赛。

    林州城有个贯穿半个城的河,名字叫做清河,常年都不冻上的。

    林州有传统,过年的时候看龙舟比赛,全城的人去看,那样才有过年的气氛。

    尤其是,官府的人还会出彩头,得了头名,会有一百两的银子,然后还会凡事参加龙舟赛的头名船上的人,都可以免去一年的徭役。

    从这里可想而知,这个龙舟赛是多么的热闹和隆重了。

    蔡知府因为就要卸任了,所以把这个差事交给了赵水生,因为他也写了举荐信,举荐赵水生接任他这林州知府的位置。如果是平常,那是不可能的,因为赵水生还没有当同知够三年,但是因为赵水生成功的解决了长平县的事儿,就凭着这个功劳,也值当当上知府。

    一百两的银子自然是官府衙门出,林州这地方还算是富庶,所以倒是不心疼这一百两的银子。

    赵水生也是在原来的规矩上,稍微改动了一下,其他的都没有变。

    免了一年的徭役这个好处,也没有减少,不过是让官差也组成一个队,跟着一起比赛,也算是与民同乐。

    当然,官差组成的这一组,只是重在参与,不会和老百姓争那一百两的银子,但是如果真的得了头名,会得到十天的休假,大家可以轮着休。

    要知道在官府里当差,出了休沐日,几乎就没有什么休息的时候,所以十天的休息时间,足够诱惑人了。

    于是知府衙门的差役们,都有些蠢蠢欲动,赵水生就让他们自己去弄,他也不会干预。人都有进取心,尤其是有好处的时候,更会是付出比以前更多的努力。

    李梨花在家里办年货,早前已经把给京城的年礼送了过去,大部分是林州这边的特产,像什么风干鸡,辣味香肠等等。

    还有一些海货干货也送了回去。宋福亲自押送过去,赶在年前也回了来,跟李梨花禀报,说是京城里众人都很好,老太爷身体健康,没有请过大夫。大老爷那边,已经试着在庄子上种冬天的青菜,今年出了一茬,只是数量很小,先紧着自家人吃了,等明年就好了。

    铺子里各掌柜的已经把帐给封好了,等着来年的时候,会过来到主子这边清账。

    三老爷和三太太也送了好几车子京城的东西过来,院子里摆了快有一院子了。

    李梨花让宋福先回去歇息,以后有事情了再问他。

    赵金生和佟氏那边,真没有想到赵金生竟然还能在冬天的种出那种新鲜的小青菜。记得以前在皇宫,他们大冬天的也不愁这些东西,只不过是有皇庄专门供应的。

    外面的人想学都学不了,因为实在是太烧钱了,也只有贵勋之家能用得起和吃得起,一般的人家,谁也没有这个闲钱,就为了大冬天的吃一口青菜。

    如果赵金生能够在这方面能够做的出色,未尝不是一种本事。

    林州这边因为天气温暖,所以大冬天的倒是不少了这一口青菜。

    林州的龙舟赛是在初七的时候举行的,不过从初六开始,林州城就不宵禁了,一直到了年十八,才开始宵禁。

    主要是这十来天,各种商贩能够卖出很多东西,然后衙门的税收就能够多出许多来。

    这也是衙门税收的一部分。当然,也少不了平时的各种酒楼,花楼的税收,可是过年的时候,却也占了一部分的。衙门里的人也很重视,要知道,就是那一百两的奖赏,也是从知府的户房里出来的呢。

    说起来,赛龙舟和这税收是相辅相成的,正因为有这个赛龙舟,所以来城里的人才多,大家买的东西也就多了起来,然后官府收到的税收也跟着多了起来。

    赛龙舟之后,又是元宵佳节快要到了,又是一番热闹。

    所以林州这地方是富足的,并不是那种穷的要朝上头要银子的地方。

    蔡夫人有请李梨花,和她商量,到初七的时候,两家的女眷扎彩棚的事儿。

    蔡夫人之所以请了李梨花商量这个事儿,是因为蔡夫人知道,他们在这里也呆不了多长时间了。

    丈夫去京城有望,也是赵水生跟京城的一些人提了提,蔡夫人心里感激,就在这个赛龙舟上,两家人在一处。

    蔡夫人是知府夫人,林州又没有什么隐退的公侯,或者王爷之类的,所以这林州城,是蔡知府家最大。

    和蔡家在一个彩棚里,也间接的跟大家说,赵太太被蔡夫人很看重。那么赵同知也是被蔡知府重视的。两家的关系很好,至于别的联想,那就让大家去想吧。

    人家蔡知府愿意提携谁就提携谁,谁还能管着蔡知府提携人?

    “我们两家肯定是在位置最好的,赵太太有什么想法,不妨和我说说,我让我家的下人带着你家的下人去改动改动。”

    李梨花知道,因为自家是第一次,不熟悉这个,所以蔡夫人是有意提点了,所以也没有推辞,让自家的下人跟着蔡家的下人去看了,到时候蔡夫人不在了,他们这边也能自己扎彩棚。

    “一转眼,来到这林州都六年了,真要离开,还有些舍不得。在这林州城里,你强别人才弱,黄家和孙家,黄家的人里,黄大奶奶是个精明的,应该不会犯蠢,就是孙家,有个孙二奶奶,以后你可得小心一些。”既然要走了,蔡夫人不妨过卖些好给李梨花,把自己在林州这六年的经验奖给了李梨花听。

    包括一些乡绅太太的某些习惯,还有脾气,这样一讲,可以省了很多事儿。

    蔡夫人是一片好心,李梨花也听得认真,果然是呆了六年的人,有些事儿她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