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看不清

    看那梁氏,如果冯寡妇真心的忏悔,说不定她会看在自己丈夫的情面上,会不告冯寡妇的官,毕竟,家丑不能外扬。

    没过几天,蓉姐儿那边有了好消息,蓉姐儿怀孕了。

    李梨花笑着说道:“恭喜恭喜,你要当外祖母了。”

    “呵呵,这个消息来的太及时了,要是再没有动静,我就怕蓉姐儿的婆婆不高兴。唉,这有个女儿就是操心。”

    出嫁前,怕找的婆家不好,出嫁后,怕在婆家过的不好,真是要多烦有多烦那。

    “不过,你放心,楚楚到了我们家,你一定不要这么担心,女孩子年纪太小了,生孩子也不好,我可不是恶婆婆。”

    李梨花笑道:“知道你是个好的,所以我才放心把楚楚交给你的。”

    “那是,我把楚楚当成自己的女儿一样看呢。”田太太笑道。

    因为蓉姐儿怀孕了所以李梨花也准备了一些补品和药材,跟着田家一起送到周家去了。

    李梨花发现最近怀孕的人真多,不说蓉姐儿,紧接着,就是那连宝珠怀孕了,也不是李梨花特意去打听的,而是因为大家都在这林州城,什么一点儿风吹草动,就能知道。

    连宝珠嫁过去后,一个月后,陈书吏就娶了表妹做平妻。两个人真是你来我往的,弄得陈书吏都不敢回家了,一个是仗着家里的家世,一个是仗着和陈书吏还有陈书吏母亲的情分,两个人势均力敌,弄得是鸡飞狗跳。

    如今是连太太过五十大寿,整岁数,虽然连太太不让她出来走动了,可是连大奶奶和连二奶奶对于婆婆过寿,还是要大请宾客的。

    连通判已经告诫过连太太,到时候不准多说话,只要坐着就成。

    家里人给她拜寿,磕几个头就成,外面的人来了,见个面,就让连太太下去,免得她又不知道轻重,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到时候收不了场。

    连太太已经被自己的两个儿媳妇暗地里给气着了好几回,可是丈夫却一直站在儿媳妇这边,她又出不去,所以这憋着的气老是出不来,如今正好有外人过来,她也好跟别人说说这两个‘孝

    顺’的儿媳妇。

    谁知道丈夫竟然提前安排人看着她了!

    弄得她更憋屈了。

    尤其是看着赵夫人和田太太等人过来,还坐在她这个寿星的上首,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想着等女儿过来了,得和女儿商量商量,怎么出这一口气了。

    李梨花他们之所以过来,是因为连通判,这位连通判虽然本事不大,不过却不惹事儿,好歹是各自丈夫的同僚,不过来一趟,也说不过去。

    好歹是五十大寿呢,一辈子就这么一次。

    所以尽管不喜欢连太太,他们也过来了。是给连家人的面子。

    连大奶奶和连二奶奶招呼着客人,因为婆母有两个婆子看着,也闹不出什么事儿,连大奶奶妯娌两个,觉得今天是扬眉吐气。

    当然,忽略了婆婆那阴的快要滴出水的脸就好了。

    “大嫂,二嫂,我娘过大寿,怎么不请我这个当女儿的过来呢?”连宝珠直冲冲的就问连大奶奶。

    连大奶奶忙笑着说道:“这不是因为小妹你怀孕了,大夫说前三个月最好是在家里呆着,所以就没有请你过来。”

    “哼,我好的很,我娘过寿,我怎么也要过来的。不然不被你们欺负死了?”连宝珠正说这话,就被两个婆子给请到了一边,跟着连太太一起回了屋子。

    大家都知道连太太的德行,她不在,大家还安静一些,她要是在了,到时候又说什么难听的话,那好好的一个寿宴就成了闹剧了,所以走的也挺好的。

    有些人还是第一次见到连宝珠,对连宝珠的事儿也有所耳闻,如今看这个德行,心里的印象就不好了,当着大家的面,就冲嫂子发火,人家还说长嫂如母呢,这就是这样对人的?

    连宝珠和连太太回了屋,那两个婆子就在外面守着,两母女抱头痛哭,觉得现在这日子没法过了。

    连宝珠,现在沦落到和一个乡下女人争丈夫,还是那样的一个人,简直是不要太憋屈。

    而连太太呢,现在失去了自由,更是憋屈的要命。

    “娘,刚才坐到上首的,就是那知府夫人了?”连宝珠问道。

    连太太说道:“可不就是那知府夫人?看着就烦人。”

    因为觉得炸赵夫人挡了女儿的道,所以连太太不喜欢赵夫人。可是自家的两个儿媳妇那个巴结的样子,让连太太很看不顺眼。

    “也不怎么样,我还以为是什么天仙呢,那赵大人眼睛是瞎了不成,就守着那个女人过?”

    她还在为自己成不了赵夫人而耿耿于怀,所以说话就口没遮拦。

    连太太却劝她道:“你怎么还想着赵大人,这可不好,你现在已经怀孕了,以后就别想了,自己生个儿子要紧。”

    要是女儿没有怀孕,连太太也不会这么劝她,可是都怀上孩子了,还能怎么着啊。

    人家赵大人也不会要个大肚子的女人那。

    “我就是不生儿子,那陈家又敢将我怎么样呢?还能休了我不成?也不看看,现在能过这样的日子,是谁的功劳?想要嫌弃我,就给我滚蛋!”连宝珠说道。

    “也不是这么说,女人那,有个儿子,就是有个终身的依靠。”

    “娘还有两个儿子呢,现在又怎么样,他们给你出头了吗?”连宝珠说道。

    “可是,至少你爹不敢休了我。”连太太道。

    要是没有儿子,男人发达了,早就把你丢在一边了。

    “不说这个了,娘,我想见一见赵夫人,你帮我想想办法。”连宝珠说道。

    “宝珠,咱们还是算了吧,那赵夫人是知府夫人,咱们惹不起。”

    要是丈夫知道了,那肯定不是限制自己出屋的自由了,她都快憋屈死了。

    “娘你不帮我,那我就自己想办法!”连宝珠说道,她今天一定要见那赵夫人,非要跟她比比,到底自己哪里不如她了,让那赵大人只有她一个?

    简直是不能忍受!

    李梨花正在大杀四方,没错,她现在是再打马吊,因为自己是知府夫人,别人跟她打马吊,都给她放水,其实真的不用的,李梨花在心里说道,就是不放水,赢你们,也是小菜一碟啊。

    旁边看着的田太太实在是觉得好笑,别人不知道楚楚娘的本事,她难道不知道?这些人竟然小看了楚楚娘,真是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啊。

    “小心!别被烫着了!”李梨花忙让田太太躲开了,所以那杯茶就被泼在了桌子上。那丫头闯了祸,战战噤噤的跪下来,求着这些夫人太太们原谅。

    李梨花淡淡的说道:“罢了,好在没有烫着人,以后小心些,别再出现这样的事儿了。”

    这种小把戏也拿出来献丑,真不知道是谁又在搞什么幺蛾子了。

    她又不是小姑娘,还怕这个?

    和田太太对视一眼,两个人眼里都有戏谑。不知道是连太太还是连家小姐了,除了这两个人,真想不到有第二个人了。

    连宝珠是想让赵夫人身上的衣服湿了,然后找地方换的时候,她再过来见赵夫人的,这里是连家的地盘,她找到赵夫人也容易的很。

    谁知道这杯茶,竟然被丫鬟泼成了那样,等连宝珠知道消息后,气得大骂蠢货,连这点儿小事都办不好,真是跟猪一样蠢!

    再用同样的伎俩,就不管用了,白白浪费了这么好的机会!以后再见到那赵夫人,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

    “我劝妹妹还是安分些,不要弄这些幺蛾子,不然连家的脸面,可就保不住了!”连二奶奶冷冷的对连宝珠说道。

    “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来教训我?”连宝珠张嘴就骂。平时都瞧不上这个二嫂,更不用说现在了。

    “呵呵,我再不济,也不会做出投怀送抱的事儿,好像也就是花楼的姑娘才会做出这种事儿

    吧。”琏二奶奶笑道。

    把连宝珠给气的,“我撕了你的嘴!”被人说到痛脚了,连宝珠不气得跳脚才怪!

    连二奶奶一把把连宝珠的双手给反剪了,“都怀孕的人了,还这么不知道爱惜身子,万一出个什么事儿,那咱们姑爷可就要心疼了!妹妹啊,我不算东西?那你又算个什么东西?不知死活的东西,你已经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了,不想想怎么和哥嫂搞好关系,反而张嘴就骂,真是不知道妹妹你怎么就活到这么大了呢?”

    简直是蠢的不能再蠢了,看不清形势,还以为自己是那个千宠万宠的连家小姐呢。不过是个书吏的老婆,竟然还敢做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