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难产

    “哼,我就说嘛,她这么急切的,肯定是有原因的,只是没想到是这么个原因!”田太太简直要气死了,幸亏她没有女儿,不然也是要被这个大姑姐给连累了。

    原来这个田家大姑姐,竟然是被自己的丈夫给休回家了!

    这位大姑姐,想着自己被休了,女儿的名声肯定不好听,所以就想着趁着来自家三弟这边,直接把婚事给定下来,反正三弟这边还不知道,等婚事定了下来,就算是知道了,难道还能退亲不成?

    好啊,她想着定了亲,退亲就不成,那自己的儿子已经定了亲,她好死活要自己的儿子退亲?简直是自私自利!

    要知道儿子要是退了亲,就是推掉了和赵家的情分,与赵家就算是结了仇了。

    这个大姑姐,真是一点儿也不为自己和丈夫考虑,只晓得自己舒坦了。

    田太太对田大人说道:“好歹是亲姐姐,怎么能这样?瞒着我们,让我们和赵家退亲,她难道不知道,一旦我们和赵家退了亲,老爷你的前途可就完全是毁了!我就不信,她一点儿也想不到这里来!瞒着我们被休了的事儿,还说她是不好意思,可是我们家也不是捡破烂的,她以前不是看不起我们吗,现在怎么上赶着了?”

    田太太实在是气急了,所以骂人的话都说出来了。

    田大人道:“你也别着急上火我给老家的人来信了,会让他们带人过来把人接走的。”

    也当没有听见捡破烂这种话。

    自己这个大姐是做的过分了,如果她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出来,他看在是自己外甥女的份上,肯定会给她找门亲事的。

    谁知道上门什么都不说,就要跟自己的儿子定亲,这算什么?你的女儿是个宝,我的儿子难道就是根草了?那绝对不能!

    舅舅家的儿子,难道就是给外甥女准备的吗?

    怪不得以前对着大哥家的几个侄子那么热络,现在却突然想把女儿许配给自己的儿子。这是看自己好欺负呢,还是觉得自己最没有出息,所以她叫自己往东,他不敢往西?

    是啊,他的官位,现在是没有哥哥们高,可是这样,也不是你这个当姐姐的欺负人的原因啊。

    哦,知道自己被休了,大哥他么那里是绝对不会同意的,所以就来逼迫自己这个当弟弟的了?

    至于为什么被休?

    “那是因为她背着人放高利贷,差点把大姑爷的乌纱帽给弄没有了,所以大姑爷气得急了,才把人给休了!”

    田大人说道:“就是这样,也不能被休,好歹还有我们田家的面子,而且还有两个孩子呢。这事儿,我得去问问大姐夫。”

    他总觉得自己这个姐姐,不会那么容易就被休了,总是还有原因的。

    原因嘛,李梨花知道,其实呢,这位田家大姑姐,还真是不被真的休了,只是是田家大姑姐的丈夫因为这田家大姑姐胆子太大了,所以故意拿了一封休书吓唬这位田家大姑姐,因为做的很像,这位田家大姑姐的高傲的性子就发作了,直接带着女儿和儿子离开,至于为什么要带着儿子和女儿离开,或许心里要有些想法,毕竟这儿子女儿是丈夫的骨肉,她带着,就很有可能回去的机会,但是在路上被那休书弄得恐慌的很,就怕女儿以后被自己牵连了,没有个好姻缘,这不就打上了自家弟弟的主意来。

    赵水生说道:“我已经跟田大人说了,田大人已经派人去请他那个大姐夫了。至于请的来,请不来,那就不是我们的事儿了。”

    田大人派了人去请了自己的大姐夫,可是呢,却和大姐夫商量了,先不把人接回去,就先送回娘家,既然敢干出高利贷的事儿,不给她一点儿厉害看看,以后还不定怎么无法无天的。

    先送到永州,住上个一段时间,到时候大姐夫再把人给接回去。

    当然,事情的愿意,这位大姐夫也会跟自己的岳父大人说清楚的,不然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就不好了。

    田大人也觉得这样挺好,反正也不是真的被休了,他家姐姐这个性子,也该被惩罚一番。

    就自家姐姐这样的性子,连自己都瞒着,更不用说,回到老家后跟别人说了。

    这么丢人的事儿,她是得埋在肚子里,绝对不让别人知道的。

    至于说什么定亲的事儿,他自己是不会同意的。就是年纪小的荀哥儿,他都不同意呢。

    田家大姑姐的打算一点儿也施展不开,而永州老家那边也来人了,说是要接田家大姑太太回去。

    田家大姑姐就知道,自己这个三弟,已经给老家去了信了,这是要赶自己走呢。

    她气愤的质问田大人,田大人也问道:“大姐难道说想要把自己被休的事儿都传出去?”

    田家大姑姐一惊,他怎么知道?完了完了!这么丢人的事儿,她完全不想让别人知道的,对外面说的,也是回家省亲的。

    如今这事儿捅出来了,她在自己这个弟弟面前的面子就没有了,而且当初自己让弟弟退亲,让侄儿和自己女儿定亲,这,这现在想起来,她真是觉得被人啪啪的打脸那。

    于是在,田大人说了这么一句话后,田家大姑姐,就觉得自己再也呆不下去了,连让自己的弟弟替自己撑腰都没有说,就这么跟着永州来的人离开了。

    简直是快的不能再快。

    比龙卷风吹过来还要快啊。连田太太都目瞪口呆。

    后来知道了原因,不由的哈哈大笑,“早知道她这么要面子,我还费什么劲儿啊。”把她家折腾一番了,然后拍拍屁股就走人了?可真是会作的很。

    不能报复什么的,真是憋屈死了。

    不过想着,这个大姑姐还不知道自己被休是假的,恐怕夜夜心里都在痛着,还担心被人发现了,这个煎熬,真不是人受的。这心里就稍微好受了一些。

    这位田家大姑姐被一阵风似地撮走了,赵家和田家都恢复了正常。不过田大人对赵水生似乎更恭敬了。

    因为赵水生可以很轻易的就查处了自己的大姐发生了什么事儿,那么就说明赵水生的能力特别强。

    有这样的一个上司,田大人不恭敬才怪。

    加上又是儿女亲家,自然是希望赵大人越来越好的。

    他自己呢,本身就没有做一把手的兴趣和能力,到时候能跟着赵水生后面当个二把手也是不错的。

    而李梨花却到了快要生产的时候,这次也不知道为什么,最开始是没有什么反应,可是到了五六个月的时候,各种反应都来了。吃什么都吃不进去,人都瘦了一圈了。

    等到快要生产的时候,李梨花却觉得心跳的厉害,只是为了不让大家担心,什么也没有说。

    想着自己已经生了两个孩子,第三个生下来,也不是什么问题。

    稳婆都请好了,都是经验丰富的。

    只是世事难料,等李梨花发动的时候,却一天一夜都没有生下来。

    稳婆对守在外面的赵水生说道:“回大人的话,恐怕是难产,大人要有心里准备。”

    难产?

    赵水生浑身冰凉,就是生太子的时候,都没有难产,怎么这次就难产了?“一定要让大人安全!”如果真的到了那个时候,他只要求保住大人,孩子虽然也心疼,可是再心疼也没有大人重要!

    稳婆也吃惊了,这年头,像这么大的官的,不都是只要孩子不要大人吗?升官发财死老婆,这可是当官的最乐意见到的事儿,死了老婆,刚好找个年轻的,也免得黄脸婆看着就不舒服。

    可是这位知府大人,却说到时候保大人!

    就冲着这个,就知道这位大人是个好的。稳婆觉得,自己一定要使出浑身的手段,把大人和孩子都保下来。当娘的都知道,孩子是自己的心头宝,如果这当娘的知道,自己千辛万苦,却因为本身的原因,孩子没有了,那肯定是痛不欲生的。

    血水一盆一盆的端出来,让人看着心里就发冷。田太太知道情况后,也赶了过来,看着这情景,也在心里念佛,可千万不要有事儿啊。

    不然留下这大人和孩子,该怎么办那。

    男人过几年就可以续弦,那么楚楚和瑾哥儿这两个孩子,可真是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都说宁可跟着要饭的娘,也不跟着当官的爹。

    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感情再好,哪里有枕边人日日陪在身边的好?

    田太太在心里念佛,希望佛主保佑里面的赵夫人一切平安,直到听到一声响亮的婴儿的啼哭声,“生出来了!生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