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调任

    那四匹小马,刚刚有靖哥儿那么高,这样的马骑起来,也不怕跌着了。

    三个小子,一人选了一个。而最后的一匹小马,赵水生是准备留给女儿楚楚的。

    只不过楚楚这次没有跟过来。赵水生对田蒙说道:“这匹马就交给你养了。”

    田蒙乐得合不拢嘴,因为知道这马是给楚楚的,赵叔父把马交给他管着,那不就是对自己的信任吗?

    他说话都有些激动了,“赵叔父,我,我一定把马养好了!”

    既然有了马,就要请师傅,这倒不是什么难事儿。李梨花弄得也带了兴致,想着自己什么时候也能骑马去。

    在大夏的时候,她还打过马球,那种肆意的感觉,现在想一想,都觉得怀念。

    瑜哥儿现在真是一天一个样,如今因为要开始长牙了,所以天天口水都把下巴给弄得湿透透的,每天光换口水兜都要换七八条呢。

    而且也开始会爬了,从这头爬到那一头,速度不知道有多快,两个小丫头都看不住他,精力实在是好。

    小家伙长得也胖乎乎的,胳膊跟腿像藕节一样,见到人就笑,所以大家都特别喜欢他。

    京城那边,在知道这个消息后,就送来了好几套的金锁,金项圈,金镯子,连脚手镯都有,如今老赵头算是放心了。老大不用说,佟氏不能生产,只有赵琪一个孙子,也只能等赵琪这个孙子给大房开枝散叶了。

    二房有一女两儿,更是不用愁,三房呢,早就有两个儿子了。

    三个儿子都是有了香火继承,他能不高兴吗?

    可惜老赵头却没有见到小孙子,还是有遗憾的,只是他年纪越发的大了,出远门也不让人放心,只能寄希望以后二房再回京城来,才看看小孙子。

    赵青木已经开始接手赵水生手里的铺子,如今是在外面打点。赵青木自己读书不成,能把字认全了,要让他读书走科举,那完全是无用功,不过为人比较灵活,赵水生带了一两年,也放心把事情交给他。

    都是一个族里的人,也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

    赵水生现在手头上有钱,每年也会专门拿出钱来,送回赵家庄,让赵家庄的赵家人买祭田,这些田都算作族里的,赵家族人有家里困难的,每年祭田的收入,就是可以分给大家的。

    总之,现在赵家庄的人,提起赵家人,谁不会想到在外面做大官的赵水生呢?

    而且,据说,赵家庄已经开始弄族学了,到时候让赵家的子弟都进去学习,也好把赵家继续发扬光大。

    在林州的日子,说快也快,说慢也慢,转眼,赵水生三年的任期就到了。

    按说,照他这样的,考绩是优的,可以继续在林州当知府,但是,运气好的,可以让上平调一次。

    知府就是一个州府的最大的官了,往上调,那么就要在省里按察使司或者布政使司里当官了。当然,省里还有一司,不过是都指挥使司,是负责一省的军事的,这都是历代武官当值的,和文官不沾边。

    按察使司主要负责的是一省的刑名,诉讼事物,而布政使司则负责的是一省除了刑名,军事外的所有的民事。

    赵水生接到吏部的文书,让他出任西南按察使司的按察使,正三品,从正四品升到了正三品,这就是一个坎,而赵水生仿佛很容易就给升过去了。

    当然,少不了这几年在林州的时候,破了不少案子,而且没有冤案。

    而西南按察使司是才设立的一个省司,一切都差人,于是就把赵水生给顶上去了。

    当然,布政使司那边也缺人,不过布政使分左右布政使,是从二品,赵水生原来才是四品,还没有那个资格,当然是另行安排了。

    原来没有这个西南省,只不过因为把原来的一个大省分成列两个省,所以才成了现在这样,主要是出了海盗的事儿,内阁大臣们,和皇上一商量,这西南这边就一个省,管起来,有时候就顾不到,所以直接拆成了两个省,这样以来,大家管的地方就相对的小一些,也不会跟以前一样,抽不出人手来。

    林州这次就被拆到了西南省,不过这首府却没有设在林州,反而设在了安州。

    也就是说,安州不仅会有知府这种地方的官员,还有省里舍得三司这些直属京城朝廷管的行政官员。

    于是,谁做这安州知府,那就是个倒霉催的,不仅不能当一把手,上头还压着那么多的神呢。

    赵水生成了这西南省刑名的头头,也就是以后这西南省的所有的刑名案件,都要他管了。

    作为这按察使,他有权利决定自己的副手是谁,可以跟上头提名,于是田大人就成了按察使副使,正四品。

    只要这官员不是西南省本省的籍贯就成,再有这品级也不能相差太大。田大人本来就是正五品的同知,而且原来就在京城大理寺当过寺正,干这一行,正合适。

    得到了这任命的消息,赵家和田家都开始忙碌起来,收拾东西的收拾东西,这几年,在林州,也用了一些本地的下人,李梨花听从他们自己的意愿,如果不愿意跟着去,那么就直接放了他们走了,也不要这身价银子了。

    她本人也不是小气的人,要是走,还每人会送一份银子。

    但是大部分人都不想离开,毕竟赵家的生活比外面不知道要好多少。

    而且赵大人的官是越做越大,当赵家的下人你,比当一个不知道未来在哪里的人,当然是选择继续跟着赵家过去了。

    另外,林州的这些大户们,可不会觉得人去楼空,以后就没有牵扯了,人家赵大人是去安州当官的,成了林州这边地方官的长官,更是不得了了。

    林州还属于西南省呢,大家谁不知道个轻重?

    光是送程仪的就不知道有多少。

    安州离林州只有两百里左右,在这个时候也不算远了。

    大家以后去省城安州,也说不定有了这个交情,就能上门拜访,谁家会没有个事儿呢?

    田太太对于丈夫升官,而且还能和赵家在一起,更是高兴,再过几年,她大儿子就要娶亲了,如果一直在一起,那么这到时候娶儿媳妇,可不就方便多了,不然天南海北的,也只能大家都回到京城操办了。

    至于林州这边的房子,李梨花和田太太商量了,以后他们回来林州的可能性,是很小很小了,这房子留着也没有什么大用处,所以就想直接给卖了,按照市价卖了就成,也不指望用这个赚钱。

    当初买房子,只不过想着是自己的房子,住着想怎么改变就怎么改变。

    如今卖了,虽然有些可惜,但是让它一直空着,也不是个好方法。

    所以等赵家和田家把要卖房子的消息传出去后,竟然有好几家都上门,要买这宅子。

    本来,李梨花的意思是,等新知府的人过来了,把房子直接卖给他们,也算是行个方便,但是等新知府的家人提前到来,人家直接收拾了知府衙门后面的宅子,就知道新知府肯定是不会买外面的宅子了。

    于是也不等了,李梨花不想多赚别人一文钱,也没有那个必要,就用了一个市价把宅子给卖了。

    卖给的是林州本地的人,钱是一文钱也没有赚。

    田太太那边同样一样。

    早前几天,两家的家人就去安州那边先看去了,房子自然是要重新看,然后还有别的都要打点。

    好在也就二百里的路程,不算远。快马加鞭,只要一两天就能到。按察使司那边肯定也有给官员准备的宅子,不过呢,能做到三品的官员,自然是不会再住在官宅了,又不是地方行政官员,而是代表着京城朝廷。想赵水生这样的官员,除了每年的俸禄外,另外还有专门的养廉银子,也算是对官员的一种福利。

    赵水生他们只要赶到年底到达就可,时间上并不急。

    按照这个时间起来,他们完全还可以回一趟老家的,不过想着这天气也冷了,还拖儿带女的,回去后,大家都要操心,于是就没有回去。

    京城那边就更不用说了,又不用回京述职,回去就来来回回的浪费时间。

    赵水生对老赵头也没有多少父子之情,只要把他的吃喝穿戴弄得好就成,感情上,真没有。

    本来田大人家里,是想着能回一趟永州的,不过田老大人却来信,让他不必回来,他会带着人过来看望他们的。

    田老大人是没有想到儿子能在这几年里升的那么快,听说还有赵水生的提携,所以很想见一见赵水生。

    再有,他当了几十年的官,判的案子不知道有多少,好歹也有经验,所以想把自己的经验说给这个三儿子听,也能帮帮他不是?

    再有,就是他顺道把自己的大女儿给送回去,这都在娘家这么长时间了,女婿那边也来信了,让把人送来,弄了这么长时间了,也受到了教训,他这个当岳父的亲自把女儿送回去,也算是诚心诚意的了。

    而且,从另一方面来说,赵家的闺女要嫁给他孙子,他们也是姻亲了,田老大人这趟来,觉得是再正确不过。

    黄太太和孙太太等人对李梨花依依不舍,这几年,大家在林州,已经很熟悉了,从心里来说,赵大人当这个知府,他们林州比过去要好过多了,这再来一个知府,万一是个扒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