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颠覆

    等田蒙和田老大人离开安州之后,就又是一年春了。安州大大小小的案子,也有好几十件,在整个大周也不算是多的了。

    瑜哥儿已经能在地上飞奔着跑来跑去了。春天到了,天气边暖和了,穿着小夹袄的瑜哥儿在园子里从这头跑到那头去,玩得不亦乐乎。

    对于孩子们,李梨花和赵水生也不拘着,因为孩子们喜欢动,对身体也好。

    小家伙从出生到现在,身体一直好着呢。

    瑜哥儿开始怎么也不说话,不过现在人长大了,小嘴巴里的话就多了起来,而且喜欢问大家为什么。比如,为什么池子里的鱼不能在岸上走,再比如为什么马儿不能说人话,就这些奇奇怪怪的问题,问的人有时候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不过赵水生却耐性十足,凡是小家伙问了的,他都会回答,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回答的,不过瑜哥儿每次听了答案,都挺高兴的。

    瑾哥儿那边请的武师,荀哥儿也一起学上了,两个小家伙每天都要切磋切磋,只不过看起来都是花拳绣腿,还没有学到位。

    但是看他们干劲十足的,大家都不会给她们泼冷水。虽然说以后都是要走读书这条路,可是身体好,才是根本,小孩子也就这么小小的要求,大人们也不忍心不满足。

    “即使以后瑾哥儿不走科举,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他活的自在就成。”赵水生对李梨花说道。

    他是占了两世为人的便宜,所以这科举上从来不费劲儿,又在皇帝的位置上坐了那么长的时间,所以官场上的事儿,门儿清,能一路朝上这么快的升,他自己并不觉得意外。

    而瑾哥儿呢,他以后未必有这样的成就,只希望他能自己过的高兴就成。

    强逼着儿子去读书,去考功名,赵水生做不出这种事儿来。

    不少人对李梨花家的园子很感兴趣,因为真的是一处一个景,所以遇上了李梨花,都会问她什么时候办花宴。其实不过是给大家一个聚在一起的机会罢了。

    李梨花也知道这种交际是少不了的,请人过来看看风景,听听戏,再让女孩子们一起玩耍,也不是那么复杂的事情,所以在三月份春暖花开的时候,就下了帖子请人。

    请人是请人了,不过人要过来,这么着也要安排好,有喜欢静的,也有喜欢动的,大家的喜好都得琢磨好了,要皆大欢喜才是。

    目前安州有两个戏班子比较出名,平时大户人家有什么喜庆的事儿,都会把戏班子给包下来,然后唱个两天三天的。

    一次包银子是好几百两,说起来也算是贵的了,因为几百两够一般的老百姓吃十来年都不止。

    “德音班唱的薛平贵征西据说很不错,场场都爆满。”知春打听了这外面现在比较火爆的戏班。

    李梨花说道:“薛平贵此人,我却有些看不上,不听也罢。”

    啊?知春有些傻眼,这个薛平贵,不都说他是大英雄吗?怎么到了自家夫人这里,就看不上他了?

    “夫人,你为什么看不上薛平贵呢,他不是个大英雄吗?”

    “大英雄?那也只是别人说说而已,可是,他最后却成了敌国的国王,这要是搁到咱们这里,那就是叛国之罪。更何况,他在微末之时,娶了人家相府的千金,王宝钏因为跟了这薛平贵,所以和父亲断绝了关系,就为了跟薛平贵过日子。但是薛平贵自己不仅投靠了敌国,还娶了人家的公主,荣华富贵的过着,王宝钏却苦守寒窑十八年,等了十八年,这薛平贵回来了,还带着一个公主老婆,说是让王宝钏与这位公主平起平坐,就好像是给了王宝钏天大的脸面一样,抛开妻子那么多年,享福也响了那么多年,美人也没有少过,然后就因为最后还回来看了这原配一回,就成为有情有义了,要是他这样的也算是有情有义,那么世上的人大部分都是有情有义的了。”

    知春听了目瞪口呆,可是夫人好像说的也有道理啊,确实是这么个理,那么薛平贵这个人真的不是大英雄了?

    知春觉得自己脑子里的观念一下子就给打破了,“夫人这么一说,那薛平贵还真不是个东

    西!”要是永安也这么对自己,她不把他给打死才怪!

    要说这薛平贵去打仗,十八年不回来,是因为受了难,那么也是可以原谅的,可是人家是去给别国的人当驸马去了,难道他就没有想过在家里受苦的妻子吗?

    果然薛平贵不是个好人!

    原来心目中的英雄,竟然是个渣男,把知春给郁闷的,回自己家的屋子,永安就看知春满面的不高兴,现在儿子也跟着瑜哥儿少爷,家里事情也都顺顺当但的,怎么媳妇还这么的脸色难看呢?

    “你这是遇到难事儿了?说出来,还有什么解决不了的?”永安哪里知道知春是在为一个戏曲上的人物而生气呢。他真是点儿背,知春虎着脸问他,你说薛平贵是好人还是坏人?

    永安也看过戏,自然知道薛平贵这个人物,立刻就说道:“自然是好人,大英雄呢。”

    “大英雄个鬼!”知春一下子就找到了撒火的地方,“你是不是也跟这个薛平贵一样,想要娶个公主回来,把原配抛到一边啊。”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永安傻眼了,他不就是说了句大实话吗?为什么受伤害的都是他?

    等他后来知道了知春为什么发火的原因,见到自家老爷就比较哀怨。

    夫人说的那些话吧,虽然是有些道理,可是自己媳妇反应也太强烈了,自己就成了那遭殃的池鱼了。

    赵水生才不管自己的这个长随是个什么心情。对于妻子说关于薛平贵的话,他倒是有几分认同,确实是这样的人算不得大英雄,可是现在却很多人都在演戏唱这个故事。

    只是他也没有兴趣管人家唱不唱薛平贵,可是李梨花却没有请这个德音班的人来唱戏,另外请了一个四喜班的戏班子,曲目都是在单子上,到时候人来了,直接按照单子上的点就成了。

    赵家的园子的风景确实是好,不过也不是全部都开放了的,像家里人起居的地方,是不让人过去的。

    来的夫人太太小姐们,都不像平时一样坐着不懂,这个时候的天气也不算热,而且也不冷,正适合大家逛逛园子,于是一大伙夫人太太们就去赏景了。

    刘夫人的孙女最近被赐婚给了廉王府世子当世子妃,得到这个消息的人,都已经恭喜过刘夫人,不过见刘夫人还来给赵夫人捧场,大家把这园子夸得更厉害了。

    “以前在江南的时候,也看到过这样的园子,只不过比起来,也没有赵夫人家的园子好。”可惜他们家老爷的品级不够,没有资格买这样的园子。

    “这是一定的,据说原来这园子是一个皇商的,那人就是江南人士,这园子就是找着江南园林建起来的。”连小桥流水都有,更不用说亭台楼榭了。

    整个园子看起来就像一位温婉的美人,让人赏心悦目。

    特别是阳春三月,各色花都已经渐开,碧绿的柳条垂在湖面上,让人看着就赏心悦目。

    “各位如果想歇息,在水榭那边,有专门伺候的人,想听小戏们唱曲,也是可以。”

    在水榭里,听着小戏们唱曲,然后透过湖面传来,风吹的人舒服的不得了,对于家里屋子紧逼,那么多人住在一个宅子里的家里来说,真是一个好享受。

    姑娘们那边,早就各自玩开了,因为李梨花已经交代了,不让人随便闯了门禁,所以这什么陌生的男子突然闯进来,和未婚的姑娘来个一见钟情什么的,根本没有这回事儿。

    她只请了女眷们,赵水生天天忙着呢,所以男人们也不是和这边同步的。

    这样也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有时候,这种聚会最容易惹出一些是非来。

    李梨花的女儿已经定亲,她也不希望能够别家的姑娘,有那心思不正的,来个私会,或者言行举止不当之类的,那样事情是在自家这边出的,都时候也会怪自己这个主人家安排的人不妥当,才会让人钻了空子。

    好在,这些姑娘们今天都挺安静的,还有好几个姑娘都陪在自家母亲身边,在看戏的地方,都安静的坐下来听戏。

    刘夫人点了一处大闹天宫,笑着说道:“我就喜欢看这热热闹闹的戏,斯文的,我看着就想睡觉,你们也别和我老婆子一样计较。”

    大家都笑着说道:“哪里哪里?”虽然这么说,可是大家也跟着都点了几出热闹的戏,毕竟人家刘夫人都说了,喜欢热闹的戏嘛,你这个时候点一个缠绵悱恻的,那不是跟刘夫人做对还是什么?

    不过,也有小姑娘是例外的,这里面就有王大人家的姑娘,她今天是跟着小王夫人一起过来的。

    要说王大人家里,嫡子有两个,一个是原来的王夫人所生,就是很厉害的小王大人,一个就是小王夫人后来生的那个嫡子二少爷,不过这二少爷年纪比较小,才六七岁的样子,小王夫人把他看得特别的宝贝,轻易的不带着这孩子去别家吃酒,就怕到时候冲撞了,身体不好。要知道这个孩子可是小王夫人的尚方宝剑。没有了这个儿子,小王夫人如何立足?

    而王大人庶女却有好几个,今天小王夫人带着的就是其中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