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聪明

    王二姑娘的丫鬟又被她扇了几巴掌,脸都肿了,王二姑娘自己倒是觉得心气顺了不少。

    身为庶女,自卑又自傲,本身就是矛盾的。她心里想跟自己的嫡长兄亲近,以后好有个靠山,可是前程却捏在现在的嫡母手上,自己的姨娘又已经做了选择,所以只能一条道走到黑。

    王二姑娘想着嫡母那轻视的眼光,在心里骂道,你凭什么对我这样?不过是个不知道廉耻的淫、妇,只不过是命好罢了,遇到了自家爹那个糊涂的,所以菜成了王家的夫人,就敢在自己面前摆谱了!

    她就是再出身不好,也比你这个先奸后娶的女人要好多了!大哥那边也是太仁慈了,怎么就没有把这个嫡母给弄死了,只压着不给她诰命,还不是在这王家指手画脚的?

    有些人,自己是没有错的,错的都是别人!

    幸亏她没有至高无上的权利,不然不知道多少人会死在她手里呢。

    小王夫人对庶女没有能完成自己的任务而不高兴,正好王大人从兵营里回来,见到小王夫人不高兴,他心里对这个继室是有愧疚的,当年自己把持不住,做出了那种不可挽回的事儿,她一个小女子,名声也受损了。还被家里人误解,如果当初自己不娶她,那她只有死路一条了。

    犯错误的是自己,怎么能让女人承担呢?所以他就娶了她。

    可是家里的长子却恨极了自己的姨母,认为自己的娘是姨母害死的,于是自己一个疏忽大意,现在妻子却不能有了诰命了。

    “大人回来了。”小王夫人说话的声音柔柔的,一般的男人都吃这一套。王大人想着以前的原配,说话声音从来就没有这么软和过,所以他对现在的夫人更喜欢一些。

    王大人道:“你这是怎么了?谁不听你的话了?”

    小王夫人却说道:“没有人不听我的话。”

    “大人,夫人在外面受委屈了!”小王夫人的贴身丫鬟素心抢着说道。

    “素心!谁让你多嘴的?”小王夫人厉声训斥道。

    素心却为小王夫人抱不平,“夫人,您就是罚奴婢,奴婢也要说!大人,您不知道,外面的人现在看见夫人都是什么眼神!还说什么夫人连个诰命都没有,根本就不能和她们平起平坐。夫人被人挤兑的只能忍着。”

    “好了!谁让你说这个的?还不给我下去!”小王夫人把素心赶了下去,虽然这样了,可是还是红着眼眶说道:“大人,你别听素心瞎说八道,根本没有的事儿!”

    王大人却脸色发青,说道:“我看素心说的没有错!你受委屈了!我一定想办法,让你的诰命下来!我王某人的妻子,怎么能连个诰命都没有?”

    “大人,您很不必为了我和大少爷起了冲突,他毕竟是您的儿子!”小王夫人着急的说道,生怕

    这父子二人因为自己又起了冲突,“我知道,大少爷跟我有些误会,这也是在所难免的,我受些委屈,你们能父子和睦,我真的没有什么。”

    “哼,父子?他眼里还有我这个父亲吗?既然知道我是他老子,就该听我的!忤逆不孝的儿子,我也不稀罕要!你放心,这次我定然把这诰命给你请下来!没有的老子给妻子请封诰命,这儿子在前面拦着的道理!”王大人还真是被挑起了火,非要把这事情给弄成了。

    “可是,您和大少爷?”小王夫人担心的问道。

    “什么大少爷?你是他母亲,还叫什么大少爷?我是他爹,我就不信,我一个当老子的还管不了这当儿子的了!”

    “夫人,这次应该成了吧。”等王大人离开后,素心问小王夫人道。

    小王夫人冷笑道:“他要是说话那么管用的话,我早就已经是从二品的夫人了,哪里还用的着自己这么谋划?”就算自己给他生了儿子,还不是到头来什么都不是?

    小王夫人早就不靠着那个男人了,当初能那样对待自己那个姐姐,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可以对待自己那样了。

    把希望寄托在男人身上,那是找死!

    不过能让那父子两个水火不容,她是不遗余力的,也不知道那朝廷到底看上了那个小子什么,竟然能给他保驾护航,把自己这个诰命压得死死的!

    朝廷管的事也太多了,连人家的家务事,都能管得着。

    只有让那大少爷成了废物,自己和儿子才能有出头之日呢。

    “你是说,因为小王大人的亲娘救过太后一命,所以这才让上头把这位小王夫人的诰命给压下来了?”刘夫人得到这个消息,还有些小小的吃惊。不过是自家孙女写信告诉自己的,应该没有错。

    刘大人说道:“此事应该不会有错,孙女写信告诉我们,也是让我们知道这件事,以后对王家的事儿,心里就有谱了。”

    因为小王夫人喜欢找刘夫人来套交情,所以孙女怕到时候自己的祖母随便答应下来,然后惹了后宫的太后不喜欢吧。

    刘夫人说道:“这我还不知道?就是没有这回事儿,我也不会随随便便的就答应那个女人。这事儿我心里有谱了。”

    刘大人给刘夫人提了醒,不过刘夫人身边的丫鬟樱桃却有些不解,樱桃是刘夫人很喜欢的一个丫鬟,平时什么事儿,也没有瞒着这个樱桃。

    樱桃问道:“夫人,您说,既然大王夫人是太厚道哦救命恩人,怎么太后也不下懿旨,把这位小王夫人给惩罚了呢?”毕竟这个小王夫人可是活活的气死了大王夫人。

    “傻丫头!家丑不可外扬,即使外扬了,人家自己都不追究,太后要是插手了,那岂不是说明太后以权压人?更何况,你以为这懿旨说下就下的啊,要是那样,这懿旨也太容易了。王大人这边还管着一个都指挥使司呢,也是个人才,如果就因为这些私德,就把人给惩罚了,你觉得王大人会不会福气?更何况,惩罚了小王夫人,那么这个王大人是不是也该惩罚?出了这种事儿,都说是女人狐媚妖道,其实根子还是出在男人身上。拿一个女人来顶缸,这算怎么回事儿?太后管上人家的私房事了,这名声说出去也不好听。”

    “那夫人您的意思是,如果王家有人告这个小王夫人,那么太后那边就会管了?”

    刘夫人说道:“告?本来是私事,这一告就成了公事了,好好的一个家,也会散了的,王家是不会允许家里的人拿这个事儿来告状的,成了大家的笑话,以后家里的子弟出仕,也会被人低看。就是小王大人本人,也会受牵连。”男女之事儿,也是两个人的事儿,单单一个人,是告不成的。

    再说,哪里有子告父的?说出去,大家都不要前程了。

    除非是来个玉石俱焚,不然小王大人只能忍下这一口气。

    樱桃说道:“那这小王大人也太可怜了,天天叫一个杀母仇人为母亲,怪不得不让她得了诰命呢,活该!”

    “你说小王大人可怜?那也是过去的事儿了,现在他忍下了这一口气,连太后都觉得他为人至孝,所以给他撑腰,才有了现在的局面,现在难受的可不是小王大人,而是小王夫人!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叫一声母亲,能够让她一直这么的难受,那也是不错的。当初如果小王大人不忍,那么你别忘了,现在的小王夫人还有个身份,那就是是小王大人的姨母,虽然不是一母同胞,可是也是他外祖家的,如果他非要搅合的小王夫人和他爹的事儿,那么说不定他外祖家也不会站在他这一边,毕竟,人家那边也要名声,一床棉被遮盖住,什么丑事都能没有了。所以只能是把小王夫人给娶进门,这样双方都皆大欢喜。他外祖家也看着小王大人吃了亏,暗地里不知道多么的补贴,比起一时的冲动,你说到底是那一样好?”

    “可是,到底还是委屈了大王夫人!”眼看着仇人在自己的婆家作威作福。就是到了地底下也不安生那。

    “善恶终有报!你说,现在的小王夫人过的好吗?”刘夫人说道。

    一出去就被人说,明显的家丑早就外扬了,而且,最重要的是,她身上没有诰命,这对官夫人来说,那可是要命的,因为没有诰命,你在别的官夫人面前就抬不起头来,虽然人家面上尊称你一声夫人,可是背地里谁看得起她?

    樱桃说道:“难道真的能一直压着?永远不给?而且,有个这样的母亲,以后小王大人的婚事也不好找吧。”

    刘夫人笑道:“樱桃你想的挺全,不过,夫人我告诉你,这世上的事,肯定不能十全十美,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解决。就说小王大人的婚事,小王大人自己是出息的,看着小王大人的面子,也都能找个好妻子,再者,小王夫人和小王大人的关系明显的不好,嫁过来的媳妇,自然是和自己的丈夫站在一边的,对这婆母就是不恭敬,也是因为她从夫了,有算计的人家,难道会看不到这一点?还有,你别忘了,太后那边,只要太后发话了,到时候说不定会给小王大人赐婚,御赐的婚事,小王夫人这个继母,敢摆婆婆的谱吗?”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恐怕过不了多久,这赐婚真的就要下来了,到时候这安州就有热闹可以看了。

    樱桃对自家夫人佩服的不得了,果然是什么事儿都明白。

    刘夫人说,是因为她年纪大了,经历的事情比别人多,什么亏都吃过,所以看得透,其实也不算什么本事。

    人哪,只有多经历一些事儿,才能看得更明白。

    不聪明不要紧,可是不能自作聪明,像小王夫人这样的,就是属于自作聪明的,以为别人都不知道,所以摆出一副受欺负的样子,也只有那糊涂的男人,才能听她几分,别人谁在乎呢?

    刘夫人还真是没有猜错,过不了多久,安州这边就有喜事了,因为太后娘娘真的下了懿旨,把平王府的婉宁郡主许配给了王大人的长子王逸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