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人生百态

    这都是什么运气!简直是!关键时刻拉肚子,还是这种事情下,真的是,怎么那么搞笑呢?

    不过,既然自己的儿子没有事儿,别的事情,对李梨花来说,那就是听听就算了的,李梨花自然不放在心上了。

    等收到瑾哥儿安全到达赵家庄的消息后,她就更放心了。赵家庄住的地方虽然没有他们这边好,可是也不会委屈了瑾哥儿的。

    希望瑾哥儿能多接触接触这些老百姓,对他以后的人生也会有帮助。

    毕竟他平时接触的都是这些官宦子弟,大家的情况差不多,另一种生活他从来没有体验过。

    就说她和赵水生,如果不是成了李梨花和赵水生,也不知道原来还有老百姓过这样的生活,所以菜对努力向上更有了动力。

    且说瑾哥儿他们一行人到了赵家庄,就有赵四爷亲自迎了回去。瑾哥儿要住在自家在乡下盖得房子里,以前他外祖母过世,他来过一趟,不过没有在这里面住过,现在是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了。

    这个房子,也就是乡下那种地主住的青砖房,虽然比不过瑾哥儿自家的园子,可是在赵家庄算是头一份了。

    尽管外面有很多人想见一见赵二老爷的儿子,可是那么多下人围着,根本连身都进不了。

    而且瑾哥儿还见到了小时候见过的祖父老赵头,另外有堂哥赵琪和赵珝。如果按照堂兄弟排行,瑾哥儿应该排行老三,前面的赵琪和赵珝都比他大,不过赵珝和瑾哥儿相差的年龄很小,看着就差不多大一样。

    老赵头见到瑾哥儿,高兴的不得了,忙问他父母怎么样,还有楚楚和瑜哥儿都好不好。

    瑾哥儿都微笑着一一答了。然后还是下人提醒,三少爷需要洗漱去,老赵头才放手。

    赵琪是已经成家的人,看起来成熟许多,家里的事儿,他就安排开了。

    而赵青木则是跟大家交代了一番,就带着刘氏先回自己家了。

    赵四爷是赵青木的祖父,见孙子回来了,早早的就准备好了,也是好几年没有看见这个孙子了,如今看赵青木与以前大不同,不由得大感欣慰。这跟着当官的族叔就是不一样,以前青木可都是一看就是乡下的小子,如今却跟脱胎换骨一样,完全成了能独当一面的大官人了。

    只是唯一的缺憾就是,还没有孩子,这一点,赵四爷很是着急啊。

    不仅赵四爷着急,赵四奶奶也着急,孙子没有儿子,她这个当奶奶的每个月都要上香拜佛,希望佛主保佑,谁知道还是没有消息。

    而对于赵青木能跟着去赵家族叔那边办事儿,赵四爷的几个孙子,也有不服气的。总觉得好事儿都给赵青木一个人兜了去,别人还在这边做农活。

    就有不服气的被自己的老婆一撺掇,跟赵四爷一提,也想跟着过去,好歹比在家里呆着要强。

    赵四爷听了气得不行,说道:“你以为你族叔那边是谁想去就去的啊,是他挑我们,不是我们挑他!青木跟过去这么几年,都没有什么错,说明你们族叔对他很满意,换了你们,能做的到吗?说换人就换人,能是我们决定的吗?”

    不要搞错了,到底谁谁主,谁是次。赵四爷被这些不肖子孙给气的,差点病了。

    结果人家听赵四爷这么一说,就道:“也不是要把青木还回来,祖父你跟族叔说说好话,把我们也带过去呗,也不多我一个人吧。”

    他都听说了,水生族叔的官是越做越大,现在又升官了,以后说不定是一品大员呢,这个时候不赶紧过去,等以后了,就更难了。

    赚钱也不能只有他赵青木一个人赚不是?

    赵四爷道:“想都不要想,都给我安安分分的,别搞得最后连青木的机会都没有了!”

    赵四爷是严厉的约束这几个孙子,免得他们在自己这里做不成,就跑去找老赵头。弄得人家都烦了自己家,那就不好了。

    所以青木回来,赵四爷也婉转的跟赵青木说了他几个兄弟的事儿,赵青木在外面这几年,见过的人不在少数,哪里听不出祖父的意思?

    这心里自然是不好过的,兄弟之间,就为了这么点事儿,弄得眼红脖子粗的,他每年都给家里送银子了的,这几年下来,也不是少数,家里的地增加了,房子也翻新了,可是就这样,还是有人不知足。

    连爹娘都说,要让自己再带出去一个兄弟,赵青木觉得自己这一趟回来,还不如不回来。原来的兄弟感情,因为银子都变了味了。

    他不过是靠着水生叔才有了今天,怎么能为了自己家的事儿,就随便做主?

    所以赵四爷跟赵青木说了这些话,赵青木道:“我明白了,祖父,只是我怕他们去找赵家大爷爷去,那样我也没有什么脸面再过去了。”

    赵四爷说道:“谁敢去找,我打断他们的腿!在这个家里,还是我说了算!”

    赵四爷现在的里正当的是妥妥当当的,谁让他有个族侄是当大官的呢?连县太爷都给他面子。赵四爷在家里说一不二,对晚辈们有绝对的说话权。

    所以他觉得没有什么事儿,可是再有权威,也抵不过这银钱的吸引,这不,等老赵头带着三个孙子祭祖完毕,在赵四爷家吃饭喝酒后,就有赵四爷的其中的一个孙子悄悄的找到了老赵头,那话里话外,就是想求着老赵头帮着说几句好话,让他也跟着过去。

    “大爷爷,家里人多,我们早晚要分出去,在这里也没有什么好的前程,您看我,人也不是那么笨的,听说水生叔那边缺人,我能不能跟过去呢?青木在叔叔那边做的都挺好,我应该也没有什么问题的。”

    这个叫赵大福的人,是赵青木的堂兄,他看这几年,赵青木带回家不少银子,所以眼红了,再被自己的媳妇说了那么几次,这心思就活了,本来跟赵四爷说了,想着让赵四爷出面,给自己说也带过去,可是没有想到被赵四爷给严词拒绝了。

    弄得他们两口子很郁闷。可是就这么白白的放弃这个机会,他有不甘心,这次赵家能回来,那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下一次回来,不知道是几年后了。

    于是两口子商量,赵四爷这边行不通,那么跟老赵头这边说,总可以了把,那赵家族叔再是大官,可是还不是得听他爹的话?

    只要他爹同意了,那么赵家族叔那边肯定没有问题。

    于是就悄悄的找过来了,只是赵大福没有想到的是,老赵头虽然是赵水生的爹,可是这家里的一切都是赵水生赚来的,他能让赵水生听他的话,送过去一个人吗?

    只是老赵头看这赵大福说的这么可怜,就有些心软了,想着不过是一个人,水生那边随便怎么安排就成了。

    这次就让这赵大福跟过去吧,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老赵头这么想,可是要把人跟过去,就得跟孙子瑾哥儿说,不然多出一个人,也不好,而赵青木也是要护着瑾哥儿一起回去的,老赵头说道:“这事儿,青木知道吗?”

    那赵大福支支吾吾的说道:“我们是兄弟,这不过是个小事儿,大爷爷,您答应了吧。”

    老赵头要是能自己做主,那也就好了,可是他不能给自己的儿子做主,免得儿子生气了,那就不好了,这一大家子都靠水生养活,他心里有数,不能说做出多大的贡献吧,至少得不添麻烦吧。

    老赵头说道:“你先回去,我帮你问问。“

    至于问,那就是问瑾哥儿了,如果是瑾哥儿答应了,相信儿子看在瑾哥儿的面子上,肯定也会把人收下来的。

    赵大福看老赵头没有直接拒绝,这就喜形于色了!

    “大爷爷,我先在这里谢谢您了!”先感谢,老赵头肯定是要尽力办这个事儿的。

    老赵头被这个赵大福一通的感谢,觉得自己要是不把事情给办好了,就有些对不起人,所以也抽了个时间,找到瑾哥儿,把事情跟瑾哥儿说了,“好孩子,咱们这赵家,应该拧成一股绳,才能成为大族,你爹那边也该多几个人帮衬,只是你爹和你伯府,叔叔他们,都是孩子少,你大堂哥只有他一个,也离不开,而你和你叔叔的几个孩子,年纪又小,帮不上什么忙,所以啊,咱们赵家族里,多跟出去几个人,也是让你爹不那么手头紧。”

    瑾哥儿心道,自己爹,想要人帮忙,手底下这么多的下人,办事更忠心耿耿,带着族人,不过是提携罢了,怎么祖父说的,好像是爹就需要这些族里人帮忙不可!

    从瑾哥儿回来,他就知道,赵家庄这里的祠堂也是自家爹出钱修的,还买了祭田,给了族里,什么都是自己的爹出的,这帮忙,还真没有看出来。

    本来青木哥挺好的,怎么现在又说这个事儿来了?

    瑾哥儿说道:“祖父,咱们族里的人多,要了这个,那个不能去,他们心里也不服气,这样更容易让人起冲突的。不知道是谁想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