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防范于未然

    “赵家庄大部分人都挺好的,就是有一小部分人,有些懒惰,喜欢不劳而获,我在老家的时候,基本上每天都有人想要见我,不过被大堂哥给拦住了,就没有怎么见到别人,除了二叔祖父还有赵四爷爷和几个族老,别的人,都以年纪小为由,没有见着了。”

    瑾哥儿没有说的是,他到二叔祖父家里吃饭,二叔祖母热情的不得了,恨不得把自己包在怀里呢。

    不过他是个男孩子,这种事儿就不要说了吧。

    “娘,我听二叔祖母他们说了您和爹的以前的事儿呢。”瑾哥儿笑道。

    楚楚忙道:“快说快说。我要听。”

    楚楚对她爹娘以前的事儿很感兴趣,不过知道的都是已经说过的,说不定瑾哥儿在老家能知道的更多呢。

    小孩子嘛,对自己父母的往事就是兴趣大。

    就连瑜哥儿也是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其实他能听懂什么呢?

    李梨花说道:“有什么事儿不能问我和你爹,还要听别人说?”

    瑾哥儿笑道:“从别人嘴里说的,和爹娘说的不一样。”

    楚楚也点头,说道:“就是,娘每次说的都是那几个差不多的,我都会背了,瑾哥儿,你快点说。”

    李梨花也笑了,“好了,说吧说吧,爹娘没有什么不好意思让你们说的。”

    瑾哥儿说道:“二叔祖母说,以前还没有我们的时候,娘就偷偷的教爹读书识字,那时候没有钱买纸和笔,就在地上用树枝画,等爹考中秀才的时候,赵家庄的人都不敢相信,因为爹从来都没有上过学堂,所以当时来报喜的时候,大家还以为报喜的人报错了,是别的地方的人呢,最后才知道,原来真的是爹!”

    孩子们都为有这样的爹娘而自豪。他爹竟然一天的学堂都没有上过,竟然考上了进士,如今当了官了。

    他们有这样的好日子过,也是因为爹娘。

    楚楚问道:“娘,爹真的是一天学堂都没有上过吗?都是娘你教的?”

    看着孩子们崇拜的眼神,李梨花突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啊。

    他们是活了两辈子的人,就因为占了这个便宜,所以在孩子们眼中,没有上过一次学堂,就能一路考上来,那是了不得的。

    可是李梨花要是点头应是了,那就是太厚脸皮了。

    李梨花说道:“哪里有这么神奇?还有你们外祖父,他还指点过你们爹呢,没有你们外祖父,也不可能有我们今天,虽然你外祖父只是个童生,可是这考试的时候呢,也是靠气运的,你外祖父就是少了这个气运,不适合科考,不过他在私塾里教书,大家都很尊敬他的。”

    “那时候,我们家什么都没有,你爹为了赚钱养家,给了一个书铺抄书,天天多辛苦,我们当时在镇上租房子住着,也靠着你爹抄书赚钱才慢慢的走过来。”

    瑾哥儿回去也去了外祖父家的,并且在外祖父家里住了一个晚上,自然是收到了热情的招待。

    外祖父每天都去私塾里教书,也忙得不亦乐乎。

    就是舅母对他实在是太热情,他都有些受不住。

    舅母私底下,还跟他说,让自己的表哥跟着一起过来,他就以自己不能做主为由给拒绝了,不过就是这样,自己那位舅母也没有怎么生气的。倒是想要自己多留几天再走,最后被外祖父给说了一顿,才没有说留他了。

    舅舅就正常多了。这些事儿,瑾哥儿决定不告诉自家娘了。毕竟舅母这个样子,娘听了会不会不高兴了。

    既然有可能让娘不高兴,他就不说了,就当没有这回事儿好了。

    楚楚说道:“娘,不仅仅是这样吧,爹跟我说了,当初是娘您天天做针线活,让绣铺的老板给你活干,卖了绣品,菜能让爹去考试去呢。”

    李梨花说道:“都多少年的老黄历了,说这个干什么?现在咱们家不是过的挺好,爹和娘就希望你们几个啊,能平平安安的,活的高高兴兴的,就比什么都好。”

    他们当父母的,不就是自己努力了,让后辈儿孙们过的好一些吗?

    好了,跟娘说完了,姐弟三个又都去了瑾哥儿的院子里说自己的私房话去了,李梨花好笑,这几个孩子,真是长大了,有些话,就不方便他们这些当大人的听了。

    连瑜哥儿都非要跟着一起过去。

    楚楚开玩笑的对跟着一起去的瑜哥儿说道:“我们说话,你听得懂吗?还要跟去。”

    瑜哥儿理直气壮,“你们不让我去,我就不告诉你们爹娘说的话了。”

    嘿嘿,他仗着年纪小,好多话都能听到,不是哥哥和姐姐能知道的。

    “好了。好了,真是服了你了,你要跟着就跟着一起去吧。”楚楚无奈的说道,这个小豆丁,真是什么都喜欢掺合啊。

    一到瑾哥儿的屋子,楚楚就让下人们都退下去了。

    “刚才在娘那边,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话没有说出来?”楚楚问道。

    “可别跟我撒谎,你肯定是没有话说出来!”

    瑾哥儿说道:“也不是要瞒着你们的意思,只是那些事儿,是些繁琐的事儿,我准备跟爹说了就成了,不用和娘说,让娘烦心就不好了。”

    “那你得跟我说说,要知道,我可是在老家住过几年的。”

    住过几年?不就是那一两年吗?自家姐姐也好意思说,她肯定是连谁是谁都不认识吧,他虽然在老家住的时间不多,可是呢,他几年前回去过一次,这次又回去了,都是年纪比较大了记事了回去的,比自家姐姐不知道的多了去了?

    “你想知道,那就好好听了。“其实平辈之间,说这些话,反而没有什么顾忌,瑾哥儿就把自己对一些族人的看法说了。他是从内心里觉得这些族人做的不对。可是为了爹娘,他得表现的谦逊有礼,还不能随便发脾气,有时候真的是憋屈啊。

    楚楚听了,也是很生气,说道:“人心不足蛇吞象,这些人怎么能这样?我家出钱又出人的,他们难道就没有一点儿感激之情?怎么还觉得不满足,还要塞人过来?家里下人这么多,我让下人干活,他们还更忠心一些呢。“

    她倒不是把那些族人跟下人做一类人比较,只是觉得这些族人,连下人对他们都不如呢。

    “我就说,说了你会觉得生气,其实也不用理会,这些人,现在已经不会再这样了,咱们这次表明了立场,他们也不敢随便怎么样了。”瑾哥儿说道。

    瑜哥儿听了说道:“不给他们田了,他们就不能再吃好的了,饿肚子,就没有力气争了。”

    他自己一旦饿了,就想着要填饱肚子了,别的事儿都靠边了。

    “哟,我们瑜哥儿连这个都知道呢,真是聪明!”楚楚笑呵呵的对瑜哥儿说道,“那以后谁欺负你了,你也得这么聪明想出法子再说。”

    瑜哥儿点点自己的小脑袋。“好了,瑜哥儿,你先回去,我跟你哥哥还有些事儿要办,你听话了,姐姐下次跟你单独做好吃的好不好?”楚楚哄着说道。

    瑜哥儿尽管有些依依不舍,可是看在好吃的东西的份上,只能是不舍的离开了。

    唉,人长的小就是没有办法,哥哥和姐姐都不带他一起玩了。

    等瑜哥儿走开了,确定听不见了,楚楚问道:“青木嫂子带回来一个丫头是怎么回事儿?”这种事儿,不能在小孩子面前问,所以楚楚把瑜哥儿先支开了。

    瑾哥儿说道:“什么怎么回事儿,不就是一个丫头吗?是青木嫂子从自己娘家带回来的,过来伺候青木嫂子的。”

    “要是这样就好了,你知道不知道,今天青木嫂子还单独把那丫头带到咱们娘面前,让娘看了的,你说,要是一个普通的丫头,她怎么会单独带过来呢,咱们家那么多丫头,一个二个的都让娘看一眼,那要看到什么时候啊,我总觉得不对劲儿。”

    “姐,你想多了吧,这个丫头不是咱们家买来的,所以青木嫂子菜带着人给娘看了,不然平白无故的多出来一个人,还是在咱们家,那也不好吧。”

    这是基本的礼貌好不好。

    就是这男孩子想的少,粗枝大叶的,一点儿都看不出来。

    楚楚说道:“你怎么这么大意呢?总之,我看那丫头有些不对劲儿,你说,会不会是他们给咱爹准备的那种丫头?”

    “姐,你真的想多了吧,怎么可能?咱爹是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他爹就他娘一个人,哪里会要什么丫头的?

    “我不是说爹会怎么样,你想一想,老家那边,是不是都想和爹弄好关系?说不得就通过青木嫂子他们,给咱爹送一个丫鬟什么的。这又不是不可能的事儿,咱们现在不防范,真的让人得逞了,那不是让爹娘有了矛盾吗?反正,咱们要防范于未然,绝对不能让那丫头靠近咱们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