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开解

    “怎么可能?那丫头跟着青木嫂子,怎么能见到爹?”瑾哥儿觉得自己姐姐想的也太玄乎了,内院这边,也不是谁都可以进来的,那丫头还不是自家的丫鬟,更是不能随随便便的进来了,就是要进来,也是跟着青木嫂子一起,那种事儿,是不可能发生的。

    楚楚觉得自家弟弟是个警惕性很小的人,这怎么可以?

    她看着那个叫双福的丫头,都觉得这丫头的眼睛不安分,到处乱转。

    也不知道青木嫂子怎么把这样的丫头给带过来了呢?

    看着青木嫂子的为人,也不像是那种人,所以楚楚觉得是不是这个叫双福的丫头把青木嫂子也给骗了,所以才会带过来的。

    那种看起来很憨厚的,其实内心就是一个奸诈的。这种人才是可怕呢。

    楚楚跟自己的弟弟说不了,想着既然这样,还不如自己私底下派人看着那个叫双福的丫头呢。

    但愿她没有什么别的心思,不然直接叫她离开了。

    他们家可容不得有这样歪心思的人。

    楚楚把事情交代给了知春,知春是自家娘现在的管事娘子,这种事儿,交给她安排,才是最合适的。

    “知春姐姐,这事儿,您和我娘也不要说啊,因为只是我猜测的,还不能确定呢。”

    知春听了笑道:“其实呢,这事儿我知道一些,本来以为姑娘是个小姑娘,有些话不好说,可是姑娘您这样关心这个事儿,我也知道给您透露一点,这个叫双福的丫头,之所以要给咱们夫人见一见,是因为你青木嫂子带过来,有别的用处。总之呢,和咱们没有什么相干的。”

    她也就只能说到这些,其他的说多了,跟姑娘说,也不像话。

    不过该安排的也得安排,多一些小心,也是好的。

    楚楚自己在私底下琢磨知春的话,青木嫂子带来的丫头,有别的用处?

    因为他们家没有出现小妾这种东西,所以楚楚不知道,这从娘家带来的丫鬟,还有别的用处。那就是还能给姑爷当通房。

    直到跟着出去玩了几次花宴,她跟着几个嫡出的别家的姑娘,远远的和那些庶出的不在一起的时候,大家说闲话的时候,说起了某人是通房丫头生的,她才知道,原来这贴身丫头,还有这样一个用处。

    竟然是这样!楚楚因为生活的地方,都没有通房这种生物,所以才没有这种想法,就是她未来的婆家田家,也从来没有过,田夫人对她跟亲闺女一样,田家也是干干净净的,她就没有朝这一处想。

    这么一听别人闲聊,楚楚就明白了,青木哥到现在还没有孩子呢,那么双福这丫头,是给青木哥准备的?

    当妻子的不能生孩子,就要给丈夫准备这样的人吗?

    可是不准备,难道真的就要没有子嗣了?

    楚楚有些想不通这些事儿,如果她自己也和青木嫂子这样的处境,她会怎么做呢?

    是自动求去,还是也这样,把自己身边的丫头给了自己的丈夫,借着她的肚子生个孩子呢?

    楚楚摇了摇头,她发现自己做不到那些,她宁可自动求去,也不愿意做那种选择!

    李梨花发现女儿楚楚这几天就有些精神不振,看起来心情不好的样子。

    小姑娘长大了,有自己的心思了,她这个当娘的有时候就猜不准了。

    不过,楚楚身边伺候得的人,还是担心小主子不好,她们就有罪了。

    李梨花问了几个人,听说自己的女儿还问了关于通房丫头的事儿,再加上知春跟她说的,她就明白自己的女儿在担心什么了。

    唉,果然姑娘长大了,操心的事情就更多了。

    李梨花觉得有必要和自己的女儿好好的谈一谈,也只有当娘的,能和女儿好好的说这些事情,要是因为觉得女儿还小,就不好意思说出口,那真是因小失大了。

    上辈子没有女儿,她想着自己娘当初和自己说的那些,好像都已经记不清楚了。

    因为自己被赐婚后,就是宫里的人过来教导自己的,娘更关心的是兄长她们,对于嫁出去的女儿,那就是泼出去的水了,加上她成了皇家的人,自己的娘就更没有资格跟自己受些为妇之道了。

    毕竟皇家的规矩和普通的官宦之家的规矩不一样,就是说了,也不管用。反而把她给束缚住了,所以就根本没有说和婆家的相处之道。

    而到了这一辈子,李梨花有了女儿,说的婆家还是跟自己家差不多的人家,她就有必要跟她好好说说这母女两个的私房话了。

    楚楚被叫了过来,李梨花说道:“有些事儿还没有定下来,所以娘也没有跟你说,你也长大了,再过几年,就要成为别人家的媳妇了,娘有些话就该和你交代了。”

    楚楚看了一眼知春,知春低下了头,她就知道知春把自己问的事儿告诉了娘,不过知春本来就是娘的管事娘子,她忠心的也是自家娘。

    所以楚楚倒是没有因为这个就怪了知春。她不好意思的说道:“娘,是我瞎操心了。”

    “你这不叫瞎操心,你也是因为担心娘,关心咱们这个家,所以才会那样,娘怎么能怪你呢?说起来,也是我的不是,我总觉得,以后你要嫁到田家去,田家又是书香门第,家风好,你过去了,肯定能过上清净的日子,只是有句话说的好,叫做世事无常,我们最该相信的人是自己,而不是要寄托于别人怎么样,我们才能怎么样。只有我们自己牢牢的握在手里了,那我们的日子才会顺着我们的心意过。”

    “人心易变,娘不是说田蒙不好,要是不好,娘和你爹也不会把你许配给他了,我们都是盼着你好的,只是,你看,万事都不可能事事顺心,就说你青木哥哥他们两口子,是不是挺好的?可是也有为难的事儿。他们回了一趟老家,事情就来了,因为还没有后代,所以家里的长辈着急,你青木嫂子没有办法,这次带回来一个丫头来,也是预备着到时候能生个一儿半女的。”

    和自己的女儿说这种事,说出口了就没有觉得不好意思了,女儿过几年就要嫁人了,以后这当娘的还要教导她洞房花烛的事情,比起那个,这些事儿就微不足道了。

    要是老遮遮掩掩的,以后吃亏的是自己的女儿,李梨花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吃亏,她就打开了话匣子,该说的说,再说亲母女,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呢?

    “娘说的是那叫双福的丫头以后要给青木哥当通房吗?娘,这样,青木嫂子也同意?”

    不管这个丫头是多么的身份低,可是中间多出一个人来,就不难受的慌?当女人还真是难,不能生孩子,就非要这么委屈自己吗?

    李梨花回道:“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想法,她自己觉得这样做,是对她最好的选择,别人也不能替她拿主意,而且这次既然把人都带过来了,那么说明你青木嫂子的娘家人也是这个打算,所以我们这些人倒是不好说什么了。”

    “那青木哥呢,他就同意?”楚楚对赵青木的印象还是不错的,要是青木哥也是这样想的,楚楚会觉得失望的。

    “这个娘倒是不清楚,看现在这样,那双福那丫头还没有梳起头来,这事儿还没有跟你青木哥提起来吧。”

    楚楚想了想说道:“娘,我是说如果啊,真的是如果,您可别生气。”

    李梨花笑道:“我么母女两说话,有什么不能说的?娘怎么会生你的气呢?”

    楚楚说道:“那如果当初娘没有我们姐弟几个,是不是也会跟青木嫂子一样,准备一个像双福一样的丫头来给爹呢?”

    李梨花道:“那是不可能的!我不会做出这么委屈自己的事儿来,再说,你爹也不会同意的。”

    楚楚松了一口气,不过还是说道:“那假如爹同意了,你会怎么做?”

    “娘,我是说假如啊,我知道爹不会那么做的。”楚楚强调的说道。

    “那娘就自己过自己的呗,娘又不是养不起自己一个人,干什么要委屈自己过的这么憋屈!”

    “太好了!娘,我就知道,您肯定不会让我失望的!”楚楚觉得这段时间的郁闷一下子没有了,她果然是她娘的女儿,想法就一模一样。

    “娘,要是以后我也跟青木嫂子一样的境况,那我就跟娘做一样的决定了!”楚楚说道:“世事无常,我也不知道以后我是什么样的境遇,可是我跟娘一样,绝对不能委屈自己,还安排什么丫鬟来生孩子!那我还不如自己一个人过呢,我自己到时候肯定有嫁妆,我用自己的嫁妆养活自己,也不成问题,干什么要那么活的憋屈?”

    李梨花好笑,“你的脸皮越来越厚了,嫁妆都说出来了。”

    楚楚笑道:“娘,您和爹肯定要给我准备嫁妆的嘛,我说了也不是说谎啊。娘,您真好!”

    “原来你这段时间就是担心这个啊,连饭都吃的少了,早点和娘说,不就是早点心里痛快了?娘和你爹怎么能让你受委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