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醒悟

    而刘氏呢,也希望她通过这件事,不再钻牛角尖了,和赵青木好好的过下去。

    孩子的事儿,他们要夫妻两个有商有量的,到底该怎么办,不是她一个人随便想一想就能成了的。

    对于她带来了双福,李梨花不会主动说什么的,毕竟现在刘氏也肯定是愧疚的不得了。

    李梨花还真是猜对了,因为出了双福这个事儿,又是她从娘家带来的丫鬟,上上下下的府里人都知道双福做了那种事儿,她真是无颜见李梨花他们。

    这么几年,府里都风平浪静的,一点儿事都没有。

    偏偏她带回来一个丫头,就出了这么个事儿,她的脸都没有地方放了。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她管家不利,是不合格的一个妻子。

    还连累的丈夫在族叔面前没有脸。

    刘氏哭着对赵青木说道:“你休了我吧,出了这种事儿,我也没有脸在这里呆下去了,都是我的不是,我跟婶子他们说清楚,你根本就不同意带那丫头过来,是我,是我自己心里有愧,还怕你家里人不要我,我才弄了这么乱七八糟的事儿的。”

    看着妻子哭的这么伤心,赵青木满腔的怒火,就快没有了,说来说去,还是因为没有孩子的事儿,而自己又没有说清楚,所以她才很惶恐,如果自己早点跟她说明白,她也就不会从娘家带来丫鬟,然后事情也不会发生了。

    赵青木安慰刘氏,“你不要哭,这事儿,我也有责任,我明知道你有心我们孩子的事儿,可是却没有跟你明确的说出来,是我不对。咱们夫妻这么多年,难道就没有感情?我是那种,为了孩子,就什么也不管不顾的人吗?

    也就是我们现在过的好一些了,所以才有了那种想法,对于子嗣,说心里话,不想是不可能的,可是如果你没有,我也不会勉强,这都是老天爷决定的,咱们好好的接受,再有,大夫也只是说难有,可是并没有说的绝对,咱们的年纪不算大,就是用个五六年治病又如何呢?这边不行,咱们去京城找大夫,最后不能成,那就是我们的命,毕竟我们努力过了,到最后就算结果不好,我也不会后悔!我身上的这点家产,又算什么呢?

    如果不是水生叔的提携,我还是乡下的穷小子,所以子孙后代有没有,我只看天意,咱们跟着水生叔这么多年,难道还没有看清楚吗?那些大户人家里,倒是嫡庶都有,可是哪一家有咱们这府上的日子过的好?过的舒心?我真的要有庶出的孩子,你看着不舒服,我又想着这是我的骨血,咱们的关系还能跟以前一样好吗?不可能吧,”

    这些年,因为嫡庶的事情,闹出了矛盾的,他们跟着也看了不少了。远的不说,就说那王家,还都是嫡出了,不过一个是原配所出,一个是继室所出,就这样的,也争得你死我活的,他不希望自己的家以后变成那样糟心。

    刘氏说道:“可是咱们家不同,我是不能生的,哪里有什么嫡出?”

    “可是,你能肯定你一定不能生吗?万一在以后的日子里,你生了呢?我肯定更看中嫡出,可是前面的庶出,已经疼了这么多年了,突然见不疼了,他会不会心里不舒坦?进而有了什么不好的想法?那样,家里还能叫家吗?”赵青木说道。

    刘氏也不能说,她以后就不能生了。“那,总不能让你没有了香火。”

    “所谓的香火,人死了什么都不知道了,香火什么的,又有什么用呢?咱们只要过好当前就好了,我这次回老家,也和祖父说过这个事儿,祖父的意思是,如果实在是不成,咱们就过继一个过来,我哥哥们的儿子,也是我的亲侄子,他不会不养我们的。你啊,别担心这些事儿了,一切顺其自然。”

    刘氏放声大哭,她没有想到,婆家的人这么通情达理,竟然没有怪自己不能生孩子,而是想要过继。

    要知道,男人对子嗣多么的看重,可是自己的丈夫为了自己,连过继的事情都考虑了!

    而自己呢,什么都闷在心里,不敢说,反而和丈夫差点离了心。

    自己底气不足,所以回了娘家,娘家的人一劝,她就心里有了想法。她嫂子还说,青木经常在外面应酬,如果真的看中可别的女人,那个女人又能生孩子,还是青木自己看上的,以后自己的地位就不保了。

    她就是个自私鬼,为了自己所谓的地位,就这样的忽视丈夫的看法和想法,难怪连双福那丫头都看不起自己呢?

    自己果然是个笨蛋!

    “对不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有这么好的丈夫,她都在折腾个什么劲儿啊。哪怕丈夫以后真的看上了别人,把人家纳回家来,那又如何呢?

    至少现在,丈夫对自己是实心实意,她要配得起这番心意。

    两口子说开了,这心结就打开了,刘氏痛痛快快的哭了一场,心情好多了。

    可是,她带来的丫鬟弄出了这么个事儿,婶子那边还要赔礼道歉呢,不然她真的不能厚着脸皮呆下去。

    “我得给婶子他们赔不是去,哪怕把我骂一顿,我也心甘情愿。”

    确实是因为她的缘故,家里出了这么个事儿,就是被人私底下说些风言风语,她也不会觉得委屈,她真的做错了。

    “婶子他们那边是该好好的赔罪。”赵青木说道。

    事实上,就是婶子那边带了话给他,让他好好的跟妻子谈一谈,才有了今天的这个事儿。

    原来他以为,即使自己不说,妻子也该知道自己的心思,可是结果证明,原来自己的妻子的心思重重,都是他没有说开的原因。

    现在自己和妻子开诚布公,就感觉妻子一下子就想开了。他要是早知道这样有用,肯定是早就说了。

    刘氏见到李梨花,就给李梨花跪下来了,“婶子,我实在是没有脸见您,可是做错了就是做错了,是我自己的错,要不是我自己犹犹豫豫的,也不会出现这种事儿,差点害了婶子你们。我没有别的赔罪方式,只能先给婶子您磕三个头,婶子您想怎么罚我都行。”

    刘氏说完,就重重的磕了三个头。

    李梨花让知春把刘氏赶紧给扶了起来,说道:“既然你已经给我赔罪了,以前的事儿就不用再提了。”

    刘氏没有想到婶子这么容易就原谅了自己。她真是百感交集,她都做了什么事儿啊。

    自己不能生,是婶子请的大夫,可是自己带来的丫鬟,却差点坏了事儿。这份恩情,她一定要时时刻刻的记着,哪怕这辈子还不了,那就下辈子继续还。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你以后想明白就成,和青木好好的过日子,我知道你心里着急孩子的事儿,我已经给京城那边打听去了,京城里有名的大夫多,到时候寻着了,咱们就好好看,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以后要是有什么事儿,和青木两个人有商有量的,那样日子才能过的和和美、美的。”

    刘氏点头,“嗯,我都听婶子的,青木也和我说了,实在不行,以后就从他哥哥那边过继一个人来。我也想开了,青木能这样对我,我还有什么可埋怨的呢?”

    以前,觉得娘家人都是一心一意的为自己的,现在却发现,一心一意为自己的,还是自己的丈夫。

    而原来的娘家,却是生怕自己被休回家了,所以才送了双福这个丫头吧。

    如果自己告诉他们,双福那丫头被自己给卖了,他们会是什么表情呢?

    会不会来信责怪自己,说自己不听他们的话,以后肯定会后悔莫及?

    果然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吗?以前没有钱的时候,娘家也不至于这样,可是现在仔细一想,她回了娘家,除了关心自己的肚子,问的最多的就是这边的情况吧。

    因为自己带回去的东西多又好,所以才被娘家人那么重视吧。

    如果自己被休回了娘家,他们会怎么对待自己呢?

    刘氏突然觉得有些害怕,为啥娘家人都变得面目全非了?真的是因为银钱的关系吗?

    李梨花并没有把责任全怪到刘氏身上,刘氏从小又没有受过那种教导,对自己的下人,也是很好说话的,弄得下人觉得她没有什么威慑性,于是才会阳奉阴违。

    她现在能想开,以后和赵青木两口子好好过日子就成。

    一味的怪刘氏,那只是柿子拣软的捏。

    她还不屑于做这样的事儿,看刘氏这个样子,双福的事情,给她打击都挺大的。她娘家是个什么态度,想来她应该也清楚了。

    不是说娘家不好,而是在和儿子相比较,当然是儿子更重要,这是大部分人的想法。

    主动给姑爷送伺候的女人,这得是多么的不想失去这个姑爷才能做出的事儿。

    而赵青木不过是在赵水生这个族叔身边打点,就让刘氏的娘家人巴住不放,有这个功夫,还不如用赵青木给他们的本钱自己做生意赚钱。相信这几年,赵青木给他老丈人家也送了不少东西了,那东西在乡下绝对不会被人小看了。

    可是这样的他们都不做,反而想着一切靠着赵青木,这样的人,又有谁看得起呢。

    府上再次风平浪静,只是这天来了一封信,李梨花打开一看,竟然是自己那个大姑姐的消息,她再次成了寡妇了。

    是张芸儿给她来的信,因为那位大姑姐再嫁的人,还是张芸儿的娘家堂叔,她最早知道消息,也没有什么奇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