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执拗

    赵春花这次的丈夫是生病去世的。

    这两口子自从成亲后,就没有消停过一天,赵春花因为被赵家除了族,所以根本没有从赵家家里得到什么好处。

    只是她这次又死了丈夫,就没有在张家呆着,而是死皮赖脸的回去找她儿子何壮,非要何壮养活她不可。

    因为不管怎么说,赵春花就生了何壮,凭着这个理由,赵春花赖在了何壮的家里。

    何壮自从何莲嫁给了赵琪之后,就回了老家,奉养起了自己的祖父母,他自己在学堂里读过几年书,头脑还是比较灵活的,所以自己开了一个卖南北货的铺子,生意渐渐的好起来,把祖父母也接到县里去住去了。

    何壮的祖父母,前十来年,还是比较硬气的,脾气也不算好,当初跟亲家老赵头和赵婆子他们关系也不好,两家之间还打过架。

    不过,现在人老了老了,倒是看得开了。

    因为赵家抚养了他们的孙子和孙女,现在又把孙子放回来抚养他们,所以逢人就说赵家厚道。

    尤其是在原来的儿媳妇赵春花的问题上,更是做到了让人大快人心,何壮祖父母就更没有什么不好的话说了。

    让那赵春花自己去作死吧,他们老两口跟着孙子,不知道过的有多好。

    但是这个赵春花的脸皮也太厚了,在第二任丈夫死了之后,竟然赖在自己家里不走了。

    说什么要是何壮不养活她,她就要告何壮,毕竟她是何壮的亲娘。

    因为在张家,那个继子,和继子媳妇一看老爹死了,立马把赵春花给赶出了家门。

    当初就是因为看着赵春花是赵水生的亲姐姐,所以才让他爹娶了赵春花,本来以为以后有无尽的富贵的,谁知道赵春花竟然被赵家的人出族了。什么好处都没有捞着,还被人指指点点的。

    这些年也只是因为自家爹还想着要个老婆,所以才没有赶走赵春花,现在自家爹已经死了,还留着这个白吃饭的干什么?

    赵春花也没有从小养育自己的继子,没有养恩,所以张家的那位继子直接就把赵春花给赶出去了。

    虽然赵春花也又跳又骂的,可是人家根本就不管,她这种身份,丈夫死了,人家继子这样做,大部分人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何况,赵春花非要嫁到这样的人家家里去,那是自作孽不可活。

    何壮看到亲生的母亲这样,也不能把人放在外面,所以跟祖父母商量了一番,就把赵春花送到乡下的房子里,找了个婆子专门伺候她起居了。

    这样说来,对赵春花还算是好的了。毕竟当初她抛弃了自己的子女,何壮没有把人直接赶走,都是仁慈了,这样还给她吃的住的,那绝对是有心了。

    只是李梨花从张芸儿的信里,却知道,京城里的老赵头知道了自己唯一的女儿的这个事儿,所以心思动了起来,觉得赵春花现在的处境太不好了。“爹他老人家想把赵春花接到京城里去住,只是碍于我们,不敢直接接过来,二嫂你要有个心理准备。”

    张芸儿是给李梨花通风报信来的,她自己本身也不希望赵春花被接到京城里来,如果是孩子,她就是每年多花点银子,也无所谓,至少不闹腾,可是这个赵春花,她要来了,那简直对赵家的人来说,是灾难。

    原来是老赵头下了狠心不认这个女儿的,并且也同意了把赵春花出族,可是到了现在,看赵春花一个人孤苦伶仃的,老赵头就不忍心了,说到底,赵春花是他的女儿,又隔了那么多年了,原来的错事儿,好像在心里已经不那么深刻了,只想到现在赵春花多么的凄惨。

    眼看着何壮也要成亲了,人家都说好了,听说何壮只是把人送到了乡下的地方,却没有看过赵春花,老赵头这心里就实在是难受,为了这个事儿,还病了一场。

    京城里,赵金生和赵土生为这个,也着急上火,他们根本不想让赵春花过来,可是老赵头颇有些不让赵春花过来,他这病就好不了的意思。

    就是赵春花的女儿何莲过来和老赵头私底下说了话后,也只是看着何莲哄着眼眶出来了,最后才知道,老赵头说何莲这个孩子不孝顺母亲,她娘以前是做错了事儿了,可是都这把年纪了,还能有什么不能原谅的?难道真的看着她孤苦伶仃下去?

    把何莲都说哭了。还能怎么样?

    赵金生和赵土生觉得老赵头现在有些胡搅蛮缠,年纪大了,人更执拗了,说什么都不听。

    所以没有办法,只能找赵水生来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阻止赵春花过来京城。

    他们觉得,不让赵春花过来,就是他们自己出钱,把赵春花养在老家也好,只是何壮本身就做的够好的了,可是老赵头还是觉得何壮委屈了赵春花了。

    赵水生看了信,也回了信,赵土生接到了自家二哥的信,就去找老赵头说话去了。

    赵土生说道:“爹,不是我们不乐意把大姐接过来,而是当初已经把人给出族了,要是把人接过来,俺算怎么回事儿?赵家族里的人还不说我们说话不算话啊。”

    老赵头很要面子的,尤其是在赵家族里那边。

    老赵头叹道:“我这把年纪了,还有几年活头?就是希望看着你们几个都好好的,你们三兄弟我不担心,可是你大姐,都也四十多岁的人了,当初做错了事儿,也受到了惩罚,如今我着想亲眼看着你们好好的。”

    还是想把赵春花给接过来,“我不想我连死的时候,都见不到你们几个一面。”

    “爹,我知道你当父亲的心,可是你想一想,何壮那边,让人怎么说他?本来他自己赚钱养活自己的祖父母了,现在大姐回去了,他又不是不管她,可是我们要是强行把人接过来,那不是说何壮自己不孝顺吗?那样,他还怎么在自己的家里过活?不是让人戳脊梁骨吗?您总得为何壮想一想,他还要在老家娶亲,让别人说他不孝,他以后怎么能活的下去?弄不好,说好的亲事都没有了。”

    老赵头有些犹豫,但是说道:“我正是怕影响了孩子的婚事,所以才想着把你大姐接过来啊,要是他定亲的人家,知道家里有这样一个娘,那还会同意婚事吗?”

    “爹,你说这话,为我们着想了吗?你把大姐接过来,难道就不影响我们了?要是让别人知道我们赵家有个这样的姑奶奶,我们家的子孙后代还怎么过的下去?只有大姐是你的孩子吗?我们都不是?珝哥儿几个您的孙子,难道以后就不娶媳妇了?您真的让我们赵家成为京城的笑柄吗?爹,我真的是很难过,你这样对待我们,我们无话可说,可是您几个孙子,以后还是会继承赵家的香火的,您忍心这么对待他们吗?”

    把老赵头说的是哑口无言,他要是还坚持把赵春花接过来,那就是之要自己的女儿,而不要这些孙子了。所以老赵头听了这话,就没有再继续坚持下来这病也好了起来。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包括何莲都一样,外祖父那样说她,她不伤心是不可能的,可是她就是不想让自己那个娘过来,过来了,她都不知道怎么面对她,心里不知道恨了多少遍了,不见面还好,见面了,她真的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的。

    张芸儿看老赵头开始喝药了,也觉得很奇怪,问赵土生,“你是怎么把老爷子给说服的?”

    赵土生说道:“我哪里有那个本事,还是二哥写信给我值得招,不然咱们说不定真的扛不住,把她给接过来了。”

    张芸儿说道:“宁可给那边送些钱财,也不愿意她过来。”赵春花就是个搅屎棍,来到这里,肯定会不消停的,她一想到她还嫁给了自己的族叔过了几年,这心里就膈应得慌,真是不知道自家老爷子是发了什么疯了,非要想一出是一出的。

    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女儿都泼出去两次了,怎么还想着收回来呢?早就干了吧。

    “要是二哥和二嫂他们能回到京城就好了。”说起来,二哥和二嫂都出京好几年了,大概应该会回来了吧。

    赵水生还真是快要回来了,因为他的任期也快满了,在安州任按察使期间,西南省的案子没有出现过一例冤案,而且最近赵水生他们还破获了一起盗取官银的案子,直接抓到了贼首,上报了朝廷,皇上是龙颜大悦,很是奖赏了西南省的官员。

    官银可是关系到国库的问题,那么多的银子,竟然被人神不知鬼不觉的给盗走了,当时皇上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都恨不得把人都给押解回京来审,后来还是任命赵水生直接下到州府去查案,经过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把案子给破了。

    原来是州府的官员监守自盗,分批次的把官银给挪出去了,而那新上任的知府是个脾气执拗的,和这些州府的同僚关系不怎么样,于是就悲剧了。

    人家瞒着他把银子给盗了,到时候找不到银子,他就是给拖出去顶罪的,毕竟谁让他是一把手?

    又不识时务。当初银子被发现盗了,这个知府就第一时间被下了大狱。

    等赵水生带着人从通判家的别院的火墙里把银子搜出来的时候,那知府是热泪满眶,一是因为自己沉冤得雪,二是赵水生等人明察秋毫,不然他一个一把手,就要被通判等人给陷害死了。

    李梨花说道:“这个锦州知府是怎么当上知府的?”

    做官做到他这一步,也是不容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