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嚣张

    他们家的下人,还是有一部分晕的躺下的,吃了这药丸也不管用。

    所以这药丸真的是分人,刘夫人正好是对症了。

    刘夫人听李梨花这么说,就要了这个土方子的配方,李梨花也大方的把那方子拿了出来。

    一会儿田夫人也过来了,大家觉得在这船上无聊,所以就开始打起了马吊。

    田夫人把马吊也一起带回去了,倒是方便了大家。

    只不过现在的情况是三缺一,还差一个人,一般这种情况,就是要让一个丫鬟给补上的。

    不过刘夫人和田夫人都觉得,该把楚楚叫过来。

    刘夫人说道:“楚楚以后也要跟着出去交际,连马吊都不会那怎么能成呢?”

    田夫人也说道:“就是,咱们这么多年的好友了,楚楚还是我儿媳妇,我能害她吗?你啊,就是太小心了。打马吊也不是是坏事儿。”

    李梨花也好笑的说道:“我什么时候不让楚楚打马吊了?也罢,你们要让楚楚来打马吊,那可不要后悔啊。”

    “难不成楚楚打马吊很厉害?这不可能吧,我从来没有见过楚楚打过马吊的。”田夫人基本上每天都能见着楚楚的,楚楚会干什么,她难道不知道?

    不过等楚楚被叫了过来,大家搭起牌桌,然后过了不到半个时辰,田夫人和刘夫人惊呆了。

    楚楚竟然一杀三,她的旁边都堆满了钱,而另外的三个人钱已经不剩多少了,正要找人去取。

    果然高手是楚楚?

    楚楚也有些不好意思,她今天的运气挺好的,本来不想赢的,别人放炮了她也没有胡,只是拿到了手里自摸了,她也不好再放出去,所以就一直在赢。

    田夫人如同捡到了一个宝贝,她儿媳妇真是厉害啊,比赵夫人还要厉害!

    以前只知道赵夫人打马吊很厉害,现在没想到儿媳妇把赵夫人给打败了。

    而李梨花知道,自己的女儿在打马吊上很有些运气,不像她自己,是打的多了,熟能生巧,还能算牌,人家根本就是,运起来了挡不住。

    田夫人不知道,可是私底下,她带着孩子们玩这个,就是只有楚楚赢的份儿。

    运气是天生的,那是没有办法啊。

    刘夫人也好笑的说道:“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不让楚楚过来打马吊了,只要楚楚在场,就没有我们赢的份儿啊。”

    她不是心疼那输掉的钱,那才多少,平时丫鬟们陪着她打马吊,到时候她赢了,也会把赢得钱给了丫鬟们分了,只是楚楚这丫头太神奇了吧。

    刘夫人对田夫人说道:“你这下子捡到宝了。”

    田夫人也点头,说道:“就是,就是,以后我们母女两个,就能把别人都给打趴下了。”

    到时候几个妯娌也别想在自己面前赢钱了,因为她有个打马吊很厉害的楚楚啊。

    李梨花也笑着说道:“你们可别这样说她,她就是运气好,可是在牌桌上,运气不会一直那么好的。”

    楚楚也不好意思的说道:“是啊,我娘说的对,我就是这么几次运气好。”

    “没关系,现在运气好,以后打的多了,这技术也上去了,以后我就带着你出去,看别人谁还敢小看了我们!”田夫人很是得意。

    幸亏她下手早啊,不然这么合心意的儿媳妇,到哪里找去?

    大家欢欢喜喜的玩了马吊。正在把马吊收起来的时候,船突然停住了。

    李梨花让下人去看看,是什么情况。

    结果回来禀报的下人说,是旁边有两艘船,要让他们这几艘船给他们让路。

    这地方的河床比较窄,一般的情况,是谁先到谁就先过去,挨个的排队的。

    可是这次从后面紧急着来了两艘船,非要抢着过去。也没有什么急事儿,就是要抢这个先。

    刘夫人问道:“难道没有看出咱们这船上的旗子吗?”

    一般的官船,都会在船上挂上旗子,然后棋子的颜色代表了官船上的官员是几品。为了方便行事,刘大人和刘夫人与两家商量,就以刘大人的身份租的官船,也就是正二品,这么高的品级,一般人还真是得让路了。何况本身就是在前面的,那两艘船既然是后面来的,就该在后头才是。

    李梨花说道:“恐怕是有什么门路的人。”

    不是皇亲国戚,就是和这沾边的,不然不会这么嚣张,因为他们都听到了有人在叫骂的声音了。这倒是显得这家的下人没有什么教养。

    如果真是皇亲国戚或者贵勋,这下人的行为也太低下了,下人不好,就从侧面说明,这当主子的也不是什么好货色。

    李梨花让人继续去打听,然后对刘夫人等人说道:“夫人不必担心,这种事儿,倒是好处理。”

    刘夫人说道:“真是世风日下,竟然有这样的下人,可见主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倒要看看,这人到底是个什么来路。“

    田夫人道:“恐怕是和宫里有什么关系。”

    一般这后宫嫔妃的亲戚,那种出身寒门的,可是一朝飞上枝头,就跟成了凤凰一样,连带的那些亲戚都成了妥妥的暴发户,自己把自己封为皇亲国戚了。

    刘夫人冷哼一声,这样的人还真是让人心情不好,皇上后宫那么多的人,要是都跟这样一样,那岂不是让他们这些当官的活不下去了。

    她们三个人还真是猜准了,这过来的两艘船是宫里的一个梁贵人的爹娘兄弟坐的船,如今也是朝京城里里去呢。

    对于这个梁贵人,李梨花倒是知道这个人的情况,虽然他们离开了京城,可是对京城的消息却并不封闭,赵水生可以说,每隔几天都会得到京城里的消息,这里面自然包括宫里。

    他熟知,宫里的事情,也关系到他们这些官员,而且,赵水生也从来没有瞒着李梨花的意思。

    两个人商量,更是能解决问题。

    这个梁贵人,现在是比较受宠的一个嫔妃,而且,她是从宫女做起来的。

    如今因为受了皇宠,怀上了身孕,被封为了贵人。

    连带的她的娘家人也跟着抖了起来,自认为以后他们家的姑娘能生个皇子,到时候就是皇子的外祖家,所以就是遇到官船,他们也不在乎,非要争着先走,让他们这边给让路。

    刘夫人说道:“梁贵人,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贵人的娘家,就这么的嚣张,看来京城的御史之拿俸禄不干活了。”

    一旦让那些御史知道了这梁贵人的家人做的事情,恐怕梁贵人的贵人的份位都保不住。

    田夫人不知道梁贵人是谁,他们好几年没有回竟成了,而且这还是宫里的嫔妃,要知道皇上一年要封的贵人那么多的,不过是个贵人,他们哪里知道?

    倒是刘夫人,因为有个当廉王的亲家,反而消息更灵通一些。

    刘夫人说道:“原来是御花园的一个宫女,得了承宠,又有了龙胎,被封为了贵人。只是没想到,她的娘家人这么的不知道礼数。”

    别说她一个小小的贵人,就是太后娘娘,也不会这么对待臣下的家眷的。

    越是有修养的外戚,越是知道恭谦,反而是这种才起来的人,跟暴发户一样,弄得不可一世。

    他们倒是不担心处理不好这种事儿,梁贵人再得宠,皇上也不可能因为她一个小小的贵人,就把这些大臣给发作了。如果真是那样,要么是这个梁贵人是个妖姬,要么就是皇上昏庸无道了。

    外面的吵闹声渐渐的变得没有了,想来是事情解决了。

    那梁贵人的家人,真的是想逞一把威风的,所以才让买来的家丁过来叫阵,因为听说这是官船,他们想着,就是官船,比起皇帝来说,还是皇帝大。

    而自己家的姑娘,却和皇上是两口子,还要给皇上生儿子,那么他们就是皇上的岳父岳母家。

    你当官的见了他们,不说给他们磕头,总要是让他们吧。

    可是谁知道,这几艘官船也亮出了身份,什么布政使按察使的,再大的官有皇帝大吗?所以就让家丁喊话,如果这边不让道,那就等到了京城,有他们好看!

    要知道他们可是皇子的外祖家,不给他们面子,就是不给皇上和皇子面子。

    赵水生和田大人都懒得搭理这些无知的人,别说一个贵人怀了孕,宫里能怀孕的女人多了去了,可是真正的能有本事生下来的,又有几个?生下来能养活的又有几个?

    何况,这些人一口一个皇子,生男生女都不知道,他们如果因为这个,就让了道,那是自己打了自己的脸。如果他们是在后面,那么也就不说什么了,可是这些人嚣张的让在前面的他们让路,简直是太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嘴巴里说的是污言秽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