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发酒疯

    老赵头明显的是情绪高涨,酒也喝的多了些,到了最后,竟然还哭了起来,弄得大家都很尴尬,因为老赵头喝醉了,嘴里喊得是赵婆子和赵春花两个人。

    赵水生和李梨花很淡定,赵水生对服侍老赵头的丫鬟说道:“老太爷喝醉了,你们扶老太爷回房去。”

    赵土生颇觉得尴尬,因为这是二哥二嫂和侄子侄女们回来的第一天,自家爹就弄成了这样,换做是谁,都会闹心的。这个家到底是谁撑起来的,谁不清楚?

    赵金生也是同样的感觉,唉,爹年纪大了,变得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赵水生说道:“明天我还要去吏部一趟,就先回去了。”说完,就带着自己的妻儿离开了。

    赵金生和佟氏带着儿子和儿媳妇也离开了。

    张芸儿因为要安排人清理,所以倒是留了下来,不过等她把事情都弄好了,回到自己的屋子,对赵土生就没有好气色,说道:“爹怎么能这样呢?喝醉了就说些乱七八糟的话,要是二哥二嫂心里有了疙瘩,那就不好了,你不是说,爹已经不想把你大姐接过来了吗?怎么今天弄了那么一出?”

    还以为把老爷子给说通了,也没有提接赵春花的事儿了,没想到今天二哥和二嫂回来了,老爷子竟然借着喝醉了,又来了这么一出,只让二哥和二嫂怎么看啊,是老爷子不满意他们在身边的几个儿子,还是说他们不孝顺,然后趁着二哥回来告状?

    还是说,觉得跟他们说话不管用,要跟二哥说,才能把赵春花给接过来?

    又或者是老爷子觉得不让赵春花来,是二哥他们的意思,所以在这个场面上,老爷子想跟二哥他们求情,让赵春花到京城来?

    赵土生心里也郁闷的不得了,那次都跟自己爹说好了,谁知道他今天竟然这样。

    怪自己的爹吧,他一个当儿子的,怎么能怪自己的爹?

    可是今天实在是让人不舒服啊。

    张芸儿说道:“要不,我找二嫂去,跟她说一说,免得二嫂他们生气了。”

    “也只好这样了。”他也是心里不喜欢自己那个惹事精的大姐过来的。

    而佟氏也是面色不好,老爷子弄了这么一出,自己的儿媳妇还是小姑子的亲娘,该不会二弟妹他们觉得是自己儿媳妇这边撺掇着老爷子在今天说的吧。

    可是天地良心,他们真的没有这么做过。本来,她也没有见着这个小姑子一面,谁乐意跟小姑子这种人在一起过日子啊。

    虽然没有见过这个小姑子,可是家里不是有下人吗,一打听,就能打听出一些事儿来。

    佟氏知道赵春花是个什么样的人后,怎么能乐意赵春花来京城祸害他们?

    她不能生,赵琪就是她的儿子了,要是来这么一个有血缘关系的丈母娘,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佟氏叹道:“爹今天是怎么了?也不是到二弟和二弟妹会不会生气。”

    赵金生道:“二弟是做大事儿的人,不会为这种事儿生气的。何况,只不过是爹喝酒喝醉了,应该算不得什么事儿。”

    正是因为喝醉了才麻烦呢,所谓的酒后吐真言,这说明老爷子内心还是希望赵春花过来的,不过是因为大家都反对,或者还有别的原因,他就没有再执拗下去。

    但是一旦情绪上来了,不就成了这样了?

    她的族姐温大奶奶早就在打听自己的二弟和二弟妹什么时候回来,也是因为两家的关系好。

    佟氏叹了一口气,觉得等这边二弟和二弟妹稳定下来了,他们再一家四口回庄子上去吧,还是庄子上自在些。

    其实,如果可以,他们倒是想把老赵头也接到庄子上过日子去,毕竟他们是长房,养活爹娘也是天经地义的事儿,可是目前的情况,是,二房是家里的主心骨,把年老的父亲送到庄子上去,说出去就是不孝顺了,当官的就怕被人抓住把柄,然后狠狠的踩上一脚,他们家可不能因为这样的事儿,给弄垮了。

    而何莲,这边,却有些坐立不安,她没有想到自己的外祖父会在这样的场合来了这么一下子,该不会二舅舅和二舅母认为是自己撺掇的吧。

    她对自己的那个娘真是失望透顶,当初不顾他们兄妹两个的死活,非要改嫁,要说改嫁,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他们也不是那么迂腐的人,让她娘死守着。

    可是她娘改嫁的人是什么人?竟然是三舅母的堂叔,那是什么关系,简直是乱了套了。

    大家又不是没有劝她,可是她就跟中了魔一样,非要嫁给那样的人,对方人品也让人不屑,不知道自己那个娘是怎么了,非要嫁进去了。

    最后弄得外祖父都不认她了,赵家的族里也把她给出族了。

    因为有个出族的娘,何莲一直觉得有些抬不起头来,要不是有表哥陪着自己,她都恨不得去死。

    本来以为日子过的平稳安静了,可是自己那个娘又死了丈夫,这次不仅把自己哥哥的家里搅合的不安生,祖父和祖母都跟自己的那个娘闹了好几场了,她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情况。

    她觉得自己的哥哥做的已经够好了,那样的娘,他还养活着,没有因为前面的事儿而嫌弃她。

    可是没想到人心不足蛇吞象,自己那个娘竟然私底下给外祖父来信,把自己写的那么凄惨,好像自己的哥哥虐待了她一样,她不知道自己这么说,是让别人说哥哥不孝吗?

    自己哥哥做了自己做的事儿,她还不满意,她以为她做的那些事儿,别人都不知道?还有脸提出来到京城来,这该是有多厚的脸皮,才能说出这种话来?

    可气的是,外祖父竟然看了自己那个娘的信,还心疼的不得了,完全忘了当初她做过什么事情了。如果人犯了错,到了最后的时候,只要写自己现在过的如何惨,都能得到大家的原谅,那么大家都去做那些坏事去了。

    赵琪给何莲到了一杯温白开,他劝着何莲,“你别担心,二叔的性子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谁是谁非,他心里清楚,并不会怪罪咱们的。”

    “等过几天,咱们还是回庄子上去。”回到庄子上,就不会有这么多的是非了。事关自己那位岳父和姑姑,赵琪心里也挺无奈的,明明事情是祖父和姑姑两个人弄出来的,怎么他们这些人反而是跟着不得安生呢?

    现在表妹还有了身孕,难道祖父都看不到吗?

    非要在二叔回来的第一天弄了这么一出,大家虽然不好说他些什么,但是心情不好,那是肯定的。

    另外两房都有些焦虑,可是赵水生和李梨花却淡定的很。

    对于赵春花这个人,他们是坚决不允许她来京城的,倒不是她不好对付,只是纯粹不想见到她这个人罢了。

    想来赵春花也知道自己二弟和二弟妹的厉害,所以想通过老赵头这个当爹的来把自己接到京城。

    估计这赵春花也知道,当官的孝道是很重要的,赵水生肯定不敢忤逆老赵头吧。

    如果是以前的赵水生,那肯定是都听老赵头的话,可是现在的赵水生不是以前的赵水生,老赵头对他没有什么养育之恩,顶多是看在他有赵水生这个儿子的份上,让他过的舒服和富贵了。

    赵水生把赵家的一族的人都弄得比以前好过起来,这样,那点子情分也早就还完了。

    根本不欠老赵头和赵家什么的。所以赵春花真是白费了心思了。

    他们捏死赵春花,给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至于现在为什么不这样,是因为赵春花这个人,已经不值得他们花费一点儿精力了。

    所以尽管在接风宴上发生了老赵头这样的事儿,也不影响赵水生和李梨花的心情,因为真的很没有必要。

    就是瑜哥儿,只是觉得好奇,问是不是祖父喝酒喝醉了,在唱大戏。把大家又给逗乐了。

    “好了,晚上的时候,我们都是自己吃自己的,你们想吃什么,只管报上名字来,我让咱们这边厨房的人去做。”李梨花笑着对孩子们说道。

    瑜哥儿欢呼起来,他这个年纪,正是喜欢吃好吃的时候,平时有些东西,吃多了,就会被娘和姐姐们说,现在好不容易有个这样的机会,他要把自己喜欢的都报出来,好好的吃个够。

    楚楚对赵水生说道,“爹,你也要说啊,大家谁都不能少了。”

    她还是喜欢他们一家子在一起的时候,今天这个事儿吧,虽然不至于火冒三丈,可是到底心里不舒服,自己那个所谓的姑母做了什么事儿,她长大了,都记得呢,可是祖父这是干什么?在自己一家子回来的第一天,不说高高兴兴的,反而弄了这么一个事儿。

    等他醒过来,就可以用喝醉了,什么都不知道给弄过去了吧。

    你老人家既然这么的惦记你的女儿,那么你自己年轻的时候,怎么不发奋图强,让自己的儿女过上好日子呢?

    现在非要自己爹这边替你养你那个女儿,没有答应你,你就在自己爹面前弄这一手,到底算怎么回事儿呢?

    怪不得当年爹娘宁可净身出户,也要分家出去呢,不然哪里有现在他们家的好日子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