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两方调和

    李梨花说道:“两个人都是最尊贵的人,所以就算是心里已经想赔罪了,也不好说出来。”

    李梨花觉得这个王皇后可真是运气好,有个这样还算不错的婆婆了,真要是像她上辈子的婆婆一样,真是让你恨不得杀了她的心都有,那样就不好办了。

    只不过王皇后毕竟是小辈,这样的和长辈倔着来,不是自己吃亏吗?有时候低下头一些,还是更好一些,不然受罪的可是自己。

    不过随即又想,这样的事儿,还真是不好赔罪,王皇后总不能说,我对你说的话已经不介意了,任谁都知道,当初该选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孙子吧。

    那样说了,不是明白的表明,我当初就是因为这个而心里不痛快的?

    而太后那边呢,她一个当长辈的,给一个当小辈的赔罪,那真是太丢脸面了。

    李梨花本来就不想掺合这些皇家的事儿,希望离得越远越好。

    她找刘夫人了解这些情况,也是想着不定什么时候又被召进宫去,到时候因为不知道情况,平白的得罪了人,那就不好了。

    不过刘夫人既然能跟自己说这些,李梨花也不好什么也不说,她说道:“这么说起来,太后和皇后的关系比我和我婆婆的关系要好的多了。”

    倒不是她当着外人说自己婆婆的坏话,不是有一种心情吗,说出自己的不幸,比别人还要惨,那么自己的不幸就变得不是那么一回事儿了。

    李梨花看刘夫人很是有心太后和皇后的婆媳关系,怕说着说着,不定要让自己有什么方法,可以想出来,她实在是不想和宫里的事情掺合到一起来,所以就说了一点儿。

    没想到刘夫人一听,心里倒有了主意,她心里是打算让太后和皇后这两个婆媳能解开心结的,毕竟这两人都是和自己有关系的,当初的王皇后也是自己跟太后说过她的品行的,这要是继续下去,那不是没有个好吗?

    毕竟盯上皇后宝座的人也不在少数。太后虽然现在没有那种换皇后的心思,可是真的要到了太后不耐烦的时候,说不定就有了,皇上又是个孝子,说不定就听了太后的话,受了影响。

    而太后那边呢,年纪也大了,该是安享天年的时候,真要是为这些费心费力的,对她的身体也不好。

    所以刘夫人再次进宫,先到了太后的宫里,和太后聊了一会儿家常,刘夫人就和太后有话要说了。

    太后说道:“你不必说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在刘夫人面前,太后没有自称为哀家,可见和刘夫人的感情很是深厚。

    太后小时候跟着父亲去外任,他父亲续弦娶了后妻,对她这个前妻所生的孩子就不闻不问,当初在府里,她有时候都吃不饱,如果不是刘夫人当初照顾自己,她还不知道自己怎么样呢。她即使最后成了太后,也不会忘记这份恩情的,

    “可是,这样的事儿,怎么说呢?难道说我这个当婆婆的说错了?作为太后,首先自然紧要的是皇家的血脉,其次才是别的,她如果连这个也想不通,那也白白的活了。”

    刘夫人笑道:“谁不知道太后你的心意?你当初自然也是要太医们尽量的保住大人,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我还不能了解?说起来,太后你这个婆婆当的够可以的了,只是啊,皇后是把您真的当成了亲娘,所以心里才会一直有这个疙瘩,不然谁敢这样的和自己当婆婆的拧着干那,还不是仗着您的疼爱?

    这一点皇后心里也是明白的,老身这些年,在外面,也见识了不少平头百姓的喜怒哀乐,说起来,这媳妇不把婆母当人的也大有人在,当初我家老爷审案子,还有那当媳妇的把自己的婆婆活活饿死的,这一家还是粮食富足的,当初查出来问那媳妇为什么要这样做,那媳妇说道,少一张嘴吃饭,一年就能省不少钱了,干什么要给她吃?还有偷自己婆婆的家当的,那真是什么都有,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发生不了的。”

    太后说道:“这些当儿媳妇的也太无耻和不孝呢,哪里能这么对待自己的婆婆?”

    “可不是?所以呢,老身倒是觉得羡慕太后和皇后这样的婆媳关系了。”

    太后笑道:“你有什么好羡慕的?老姐姐,我知道你家里的儿媳妇,对你可不是个顶个的孝顺?”

    刘夫人摆摆手,“唉,说起来,也不怕太后您笑话,其实这些年来,我和几个儿媳妇之间,也发生过很多事儿,只是不轻易说出来而已,当初啊,小儿子媳妇也是难产,当初让我们选保大人还是保孩子,我想着我们老小那么大岁数了,可是连个孩子也没有,再说,那是我嫡亲的孙子,我子安是偏向保孩子。”

    太后有了同感,说道:“可不是,那种情况下,自然是自己的孙子跟自己更亲近一些,这也是天性使然,那你最后怎么说的?”

    刘夫人道:“当初我就跟稳婆说要保孩子,毕竟是我们刘府的血脉,我怎么忍心让他没有了性命?”

    太后点点头,她当初的心情可不就是那样?尤其儿子是皇帝,这嫡子可不是关系到自己这一家子的事儿,和国本都有着密切的关系。皇上有了嫡子,这皇位才更稳固。

    “可是,我最后才发现,自己其实不该说那些话的。”刘夫人叹道。

    “为什么?”太后问道。

    “因为就是我不说这个话,我那儿媳妇她自己是当娘的,肯定是第一个想要保住自己的孩子,孩子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哪怕自己没有了命,也会拼命把他给生下来,我这一多嘴,反而成了那个恶人了。唉。”

    “这倒不是那种说法,那种情况下,自然是有个出主意的,我们这些长辈不拿主意,还让谁拿主意?”太后说道。

    “所以我们才是太实诚了啊,所以和小儿子媳妇的关系有些不好,最后过了一段时间,也才慢慢的好了。”刘夫人说道。

    “哦?难道你那小儿子媳妇就不怨你?”太后问道。

    “肯定是心里不舒服啊,堵着那口气,我当初也想着,我是长辈,你乐意赌这口气,我看你能坚持多久,我是婆婆,你难道还要让我给你赔不是?再说我当初做的决定,就是再来一次,也不会改变。”

    太后点点头,“这倒是!”

    “不过有时候我是挺后悔的,我说了这个话,我的其他儿媳妇会不会也在心里想着,要是当初他们也遇到这种情况,是不是我也会毫不犹豫的把他们舍弃,而只要自己的孙子?

    我越想越觉得不是一个事儿,所以我最后就找到了小儿子媳妇,跟她把话说开了,如果她真的对我有意见,我听着,以后要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希望他们能体谅体谅,毕竟我年纪打了,想法不一定正确。

    没想到我主动找到了我那小儿子媳妇,她听了我的话,就感动的不得了,还给我赔了不是,说她就是堵着那一口气,没有想到我这个当婆婆的,还能亲自给她赔礼,她当初难产的时候,也是想着只保孩子的,可是却因为婆婆的一句话,还和婆婆闹起了矛盾,心里是怕婆婆不把自己当一回事儿,眼里只有孙子。唉,我那时候才明白,这些小辈啊,其实也很好哄的,就只要我们能有诚意的和他们谈一谈,她们就觉得很满足了。”

    “这以后,我和我小儿子媳妇的关系就更好了,小儿子媳妇逢人就说自己遇到了一个好婆婆。”

    太后听了,半响说道:“老姐姐,我知道你这都是为了我好,你让我想一想。”

    从刘夫人才开始讲这些事儿的时候,太后就明白刘夫人是为了什么,其实她自己也不想跟皇后这样不尴不尬的处下去,她自己也是皇后出身,自然是更重视嫡系。

    刘夫人的道理也很简单,有时候放下长辈的架子,未尝不是得到的更多。

    试想,如果自己处在儿媳妇的地位上,被婆婆说了那么一句话,心里是什么感觉?

    太后最后对刘夫人说道:“皇后那边你也很久没有见到了,不妨过去看看去。”

    刘夫人应声是,她今天进宫就是想着能把这对婆媳的关系弄好的,也不枉自己想出来的办法。

    而对于王皇后这边,刘夫人说了一些平头百姓中间,恶婆婆是如何对待儿媳妇的事儿。那有些方法,是王皇后从来没有听说过的。

    王皇后说道:“表姨,这样的事儿,也只是那些平头百姓家里吧,大户人家家里哪里有这么乱的事儿?”就是算计也是玩的暗的,像这么名目长大的欺负儿媳妇的,还真是少见。

    “怎么没有?多的去了,你啊,不是当表姨的说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也就是仗着太后疼你,才敢这样和太后相处吧,要是遇上那种时刻想着把皇后给拉下马的太后,我看你还闹不闹别捏。”

    因为屋子里只有皇后和刘夫人两个人,所以刘夫人和王皇后就以亲戚关系在自称。

    何况,王皇后能当上皇后,也和刘夫人有关系。

    “表姨,我也想不到,我和太后怎么现在成了这样子了,您说让我赔罪,可是那不是变相的说,太后说了什么不好的话吗?”

    “唉,我记得你以前还给太后亲自做衣服鞋子,这感情不是一点一滴的累积起来的吗?时间长了,太后自然知道你的心意了,也不用可以去说什么道歉的话,多带着孩子们去看太后,多陪陪太后,太后这样的婆婆真的是少见,如果是我儿媳妇这样跟我闹别扭,我早就不搭理她了,也就是你运气好,遇到了一个好婆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