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朝贺

    按说,应该是长房发达一些更好,免得以后有矛盾和冲突,可是到了他们这边,偏偏是二房更发达一些。可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

    京城这边的习俗,是年三十晚上吃团年饭,不过赵家在老家那边,都是三十中午吃团年饭的。

    以前,二房去外地的时候,这边留在京城里,就照着京城的规矩,也是晚上吃的团年饭。

    不过今年,因为大家人都到齐了,老爷子也想着按照老家的规矩,年三十中午吃一吃团圆饭。

    只要不是过分的要求,大家也没有什么反对的,所以,今年赵家就是中午的团年饭。

    老赵头带着儿子和孙子们还有张大伯和张大爷坐了一桌,几个儿媳妇,带上何莲和楚楚是另外一桌。丫鬟们陆陆续续的把菜给上好了,然后才开动起来。

    过年团年,如果是那些讲究的人家,还会请戏班子来唱戏。

    过年的时候,那些很出名的戏班子,早就被人订好了,能在年三十晚上定到戏班子的,肯定不是一般的人家,剩下的人家,或者是年初几能请到人。

    还有的人家,是自己家里都养的有戏班子,到了这种场合,就是自家的戏班子出力的时候。

    还有的人家养的是家伎,这个时候,出来跳舞唱曲,更是方便的很。

    要说赵家现在,也不是养不起戏班子,不过,他们自家人人口就少,而且也不怎么喜欢听戏如果是寻常有喜事儿了,请人来唱两场,也还可以接受。

    可是,如果要花钱养一班戏班子,那老赵头恐怕要疯了的,因为觉得这就是纯粹的浪费钱。

    至于请人听戏,大过年的,大家都听戏,都已经腻歪了,所以请不请都无所谓了。

    家里的主子们围了两桌吃饭,也不用下人在一边伺候,多年养成的习惯,老赵头觉得有旁人在身边伺候着,还不觉得自在。

    再说都是一家子在团年,要这些下人在旁边干啥?

    因为张大伯是客人,按照张芸儿的辈分,也和老赵头是同一辈的,所以自然跟老赵头做到了上首。

    酒自然是少不了的哦,不过赵土生怕这老赵头喝酒喝多了,又跟以前一样撒酒疯,所以这次拿的酒都是那种很淡的酒,大过年的,要是老赵头弄那么一处,还当着亲戚的面,那可就不好看了。

    张大伯笑着说道:“老哥哥真是好福气啊,我侄女儿能嫁到你们家,那是她的福气!老哥哥几个儿子个个能干,不知道老家的人多少羡慕老哥哥您呢。”

    老赵头被说的心花怒放,确实是这样,在老家,现在提起赵家庄的赵家,那谁不是羡慕?

    鸡窝里飞出了金凤凰,都说赵家庄那边风水好呢,要不然怎么就这里出了个大官?

    现在还有不少有钱的人家,都想着在赵家庄盖房子呢,等空闲的时候,去赵家庄住一住,也沾一沾这好的风水,说不定子孙们就有了那个福气呢。

    “张老弟也是有福气的,家里家大业大的,我们以前的时候,可是过了不少苦日子啊,有时候连顿饭都吃不饱,家里只能喝稀饭。”

    眼看着老赵头要忆苦思甜了,赵土生忙把话题接了过去,笑着说道:“这不,现在日子过好了吗?爹,你和大伯也喝一杯,今天可是年三十呢。”

    张大伯也举起了杯子,想要和老赵头喝一杯,他算是明白了,这位亲家公真是不能多说话了,不然就可能坏事儿。

    被这样一打岔,老赵头就喝了一口,还想说以前过的苦日子,想说,现在的日子太过铺张浪费,不过张大伯是做生意的,能察言观色,知道大家都不喜欢听这些个事儿,于是很快的就转移话题,说了些别的。

    相比较而言,女眷这边倒是很轻松,因为没有什么矛盾冲突,也没有什么长辈喜欢摆谱,桌子上的菜,都是按照个人的胃口做好的,基本上,每个人都有三四样自己喜欢的菜。

    李梨花也没有客气,多吃了一些,想着到时候去了宫里,还要在冷风中呆上那么长的时间,不多吃点,都对不起自己。

    这还是她回京城了,第一次进宫朝贺,实际上,李梨花对这宫里没有一点儿好感,可是现在已经是正三品的诰命了,除非是病的严重,或者要生产了,才不用去朝贺,可是这两样,李梨花都没有,所以她是必须要去的。

    又因为是第一次进宫朝贺新春,所以也不能出了岔子,以前都是她在宫里等着这些命妇去给她请安,如今倒了个个,是她给宫里的皇后请安。

    这个时候,是皇后出面见这些命妇的,皇上出面见朝臣,太后出不出来,都无所谓,因为太后这种身份,属于退居幕后的身份,即使不出来,也没有人说什么,完全靠她自己乐意不乐意。

    不过,对于那些不服老的太后,肯定是要让这些命妇们,也要一一的拜见自己,表示自己还是后宫第一人。就像当年自己那位太后婆婆,每次朝贺的时候,就非要大状出来,生怕别人把她给忘了。

    或者是不想让自己这个皇后得意,总是要压自己一头。

    不过,这位周朝的太后,李梨花也见过,所谓的面由心生,太后一看就是属于那种还比较平和的人,和自己那位太后婆婆完全不一样。

    因为李梨花和赵水生晚上要进宫去朝贺去,所以晚上的时候,大家都只是吃了一些简单的,外面的马车和轿子已经安排好,暖炉也早早的升上了,李梨花和赵水生都要按品大妆。

    三品诰命的头饰也够重的,不过这倒是难不倒李梨花,以前皇后那么重的头饰她都能端端正正的坐上好几个时辰,三品诰命的根本不算什么了,再说,李梨花这个身子骨比上辈子可是要好多了。

    等时辰到了之后,赵水生就带着妻子,朝着皇宫那边出发了。

    他们以为自己是早的了,没想到到了宫门口,都已经排了很长的队了,宫里的侍卫们,需要一个个的例行检查,毕竟安全第一,哪怕你是王公大臣。

    所以这个时候的等待就很难熬,因为这个天气,又是大晚上,滴水成冰的。幸亏这轿子里有暖炉,不然真能把人冻出个好歹来。

    好不容易进了宫门口,却需要大家走着过去,在宫里,有资格坐轿子的,那只是少数人,或者是年纪很大的诰命,像这些年轻的或者年纪不大的,是没有那个资格的。

    而且就算是坐轿子,也只是比敝人多坐那么一会儿,等到了地方,还是需要下轿子走的,顶多是派两个宫女,在旁边搀扶着。

    李梨花和赵水生在宫门口就分开了,一个是要给皇帝恭贺新春,一个是给皇后。

    就这样,时间很快的过去,天色已经慢慢的变亮了,等李梨花被宫人们带到了皇后升座的地方,还得在外面等着,大家需要一个个的进去给皇后跪拜行礼。

    当然,是按照品级的大小唱喏进去的。

    念叨谁的名字,谁就尽到屋子里去。

    前面的自然是王妃公主郡主等等,然后是有爵位的诰命夫人,当然,这中间也要按照品级来念,比如这伯府夫人的品级,绝对没有正一品诰命夫人的品级高,那么就是正一品的诰命夫人先进去。

    等轮到李梨花的时候,她倒是还好,不过旁边比她品级低的一些人,已经冷得快要倒下去,还咬

    牙坚持着,因为这个时候,可不能失礼了。

    事实上,给皇后恭贺新春,可不是去别处做客,轮不到你的时候,你还可以到旁边的暖阁里歇着,真的那样对待皇后了,那就是大不敬了。

    于是个个都穿着最保暖的衣服在里面,就怕到时候撑不住。

    那些才是第一次进宫朝贺的,估计是没有经验,不知道到底有多冷,所以就有些撑不住了。

    李梨花是和好几个人一起,给皇后跪拜的,等太监唱喏‘起’,也就被领到了一边安排好的位置上,因为等会儿,皇后还要跟大家一起用膳,算是皇家对臣子们的恩赐。

    屋子里是比外面要暖和多了,不一会儿就出了一身汗,不过这个场合,哪怕出了一身汗,也不能当场就要脱衣服,只能是忍着。

    身上穿的是诰命的衣服,脱衣服也不方便那,大家都端坐着,不端坐着也不行,因为头上顶着那么重的诰命头饰,脖子可不得直直的?

    幸亏这样的次数不多,不然大家谁吃的消啊。

    等所有的诰命都拜完了,皇后说了些吉利的话,就有宫女上菜,在皇后的带领下,大家吃了起来,要李梨花来说,大家都不饿,不过装样子,对这些命妇们都是很容易的事儿。

    李梨花心道,这一冷一热的,那些身体不好的人岂不是要感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