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不满意

    “她不找你,也会找别人,你也别自责,这事儿本来和你没有什么关系,倒是因为我们,把你牵扯进去了。”李梨花说道。

    那边陆夫人即使不找田夫人,也会找别人,只要她有了心思,就不会放弃。

    “那你可怎么办那,不是我喜欢说人闲话,今天我见了陆家的几个小姑娘,感觉都配不上我们家的瑾哥儿。”自己家的孩子,那是怎么看就怎么好,今天陆夫人弄了这么一出,跟逼着人一样,田夫人就很不看好了。

    不过,她也不能给自己的亲家做主,毕竟这是亲家的孩子的婚事,如果他们也乐意呢,那么她说了倒像是坏了事儿一样。

    李梨花听了笑着说道:“我明白,我们家瑾哥儿年纪还小着呢,哪里能这么小就定亲?”

    所以说,亲家这边,是不打算接受这个好意了?

    可是如果不答应的话,那就是得罪了陆尚书府上了,但是为了自己的子女,就是得罪了又怎么样呢?

    “你和赵大人好好商量商量吧,我就是怕陆家的人这次丢了面子,以后会心里不舒坦。”

    李梨花点点头,说道:“嗯,儿女之事,确实是要慎重。”

    可是也不能因为怕得罪上官,就要给自己的儿子配个不合适的。只是李梨花心里不属意陆家的姑娘,从长辈可以看出小辈,她不希望自己的儿子以后有解决不完的麻烦。

    如果陆尚书真的因为自己家拒绝了他们说的事情,人怀恨在心,那么这一家子的心胸实在是算得上狭窄,本来这婚姻之事,也不是说了就成的,总得看两家合适不合适,你非要一说就让人答应,和跟强迫人家有什么差别?

    说亲不成,大家还是能好好相处的人家大有人在,难道每一家因为不合适,或者没有答应下来,就成了仇敌了?

    所以李梨花和赵水生说了这事儿的时候,他们两人都是不答应的,因为赵水生了解的情况更多一些,陆尚书的几个儿子,不仅读书上没有出息,而且还喜欢自作聪明,这样的岳家,以后只能是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他们都是疼儿子的人,自然不希望儿子结亲结个这样的人家。

    李梨花说道:“要说陆尚书府上,既然有这么多的姑娘,想要结亲,比咱们家好的多的是,为什么非要盯着我们家?“

    京城里,王公贵族要多少有多少,他一个尚书府上,想和他们结亲的人家不是多的是?

    犯得着找他们家吗?又不是没有更好的选择。

    所以李梨花让田夫人也不用管这个事儿了,如果陆家的人实在要再找她问,也不用躲着,就把自己这边说的话告诉给陆夫人吧。

    田夫人叹了一口气,说道:“这都叫什么事儿啊,但愿这陆家是个心胸开阔的。”

    不然,觉得被人拒婚了,脸上不好看,到时候就给赵大人小鞋穿,那可真是不好了,本能的,田夫人觉得陆家就是这样小心眼的人家,到时候恐怕会恼羞成怒。

    田夫人回去了,跟田大人说了,她也为赵家担心呢,“你说这都叫什么事儿?人家都是两家在一起,找个事情试探一下,然后不成的,就拿别的话给搪塞过去了,这样两家都不伤体面,这到了陆家,就成了让我去说和,这要是不成,那不是活生生的打脸吗?我看陆家就是这样的打算,非要把婚事给定成了,要不然也不会强人所难。”

    叫她过去,还不就是这个意思?

    “赵家那边,我都说了不会同意的,可是陆家的做派,像是非得同意一样,这样结亲,到底是结亲还是结仇啊。”你这是嫁姑娘,到时候姑娘是进婆家的门的,他们真的确定是结亲而不是结仇?

    这样结成的姻亲,谁心里会没有怨气,到时候这嫁过去的姑娘的日子能好过?

    当然,她那两个亲家倒是不至于磋磨儿媳妇,可是谁会对这样强行进来的儿媳妇喜欢那。

    所以田夫人就知道,赵夫人是不会答应这门婚事的。

    田大人说道:“我看赵大人心思缜密,不会就被这件事儿难倒的,你也不用担心,虽然陆尚书是赵大人的顶头上司,可是真要因为这个事儿,而为难赵大人,那么被人说的也只是陆大人了。”

    明面上不会,可是暗地里呢?要整治一个人,方法多的是。

    陆家那边果然没有等多久,派了一个人去田家这边,找了田夫人问话,田夫人把心一横,说了赵家因为哥儿还小,所以暂时不考虑孩子的婚事。

    所以这其中的意思,就是那个意思了,陆家的人应该也明白了吧。

    结果去的是陆夫人的二儿媳妇,在田夫人说了这话后,她脸色就不好,在田家还强忍着,可是回到家里,就把事情添油加醋的告诉了陆夫人。

    陆二奶奶气愤的说道:“咱们陆家,哪里配不上赵家了?本来我们主动说这个事儿,也是为了给他们赵家面子,可是这赵家欺人太甚,竟然还不乐意!”

    说什么孩子年纪小,不过是借口罢了,这定亲了,过几年成亲,又有什么不好的,不就是不答应呗,真不该给他们这个面子,她家的女儿,就是当皇子妃都是绰绰有余的,不过是一个侍郎府的儿子,有什么了不起的?

    他们公爹还是尚书呢,不比你一个小小的侍郎要大的多?

    陆夫人也很生气,这赵家,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他们舍了脸面,给他们说这个亲事,他们不说要感恩戴德,也得好好的答应下来,现在竟然拒绝了,这是明显的哦瞧不起他们陆家呢,果然是不能给人好脸子,不然这人嘴巴就翘起来了。

    她家的孙女又不是找不到好人家了,跟你们赵家提了,是给你们赵家面子,你们还这么不识抬举!

    不过也有人暗自欢喜,那就是陆大奶奶等人,他们觉得自己的女儿以后有更好的归宿,只是碍于是公爹和婆婆的意思,才勉为其难了,现在是人家对方不接茬,所以就怨不着他们了。

    虽然明面上也装作不高兴的样子,觉得赵家不识抬举,可是背地里不知道多高兴呢。

    而陆尚书听了老妻的话,明面上没有什么,心里还是不舒服,这赵水生,也枉费了自己对他的提携了,竟然这么不知趣。

    不过是个儿女亲事,答应了又如何?

    他们这边是嫁女儿,又不是让他把女儿嫁过来,明显是他们赵家占便宜,可是竟然连这个也不答应。

    陆尚书心里不是滋味的很,钱侍郎脚踏两条船,这个看好的赵侍郎又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果然是谁都看自己老了,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吗?

    明面上还是对老妻说道:“儿女亲事,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事儿,既然赵家现在没有这个意思,反正也没有正式请媒人,就当没有这回事儿吧。“

    陆夫人不甘不愿的答应了,觉得自己的丈夫,现在年纪大了,还真是怕事儿了,以后可怎么办好?

    年后,春耕春祭都到来,不只是皇帝忙,这些官员们也忙,而又有学子们进京赶考,六部官员,也有不少人被抽过去帮忙准备春闱。

    赵水生倒是没有被掉下去当那地方的赴考,或者学政,每隔几天去宫里给皇子们教授东西,然后在吏部忙自己的差事儿。

    陆尚书好像根本就没有发生过提亲的事儿一样,和以前一样和蔼。

    既然陆尚书没有出手,赵水生也就和平常一样,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这样忙忙碌碌的,春天很快过去了,李梨花这段时间,也参加了不少花宴,连去别人郊外的庄子上也都去过几次,不过现在都是轻车熟路的,有时候也会和张芸儿一起。

    赵家缺的是姑娘,楚楚已经定亲了,也不需要带着人出去,给那些有儿子的人家去看,所以李梨花出去就很轻松,不像有些夫人,家里的女儿好几个,每一个都要操心给找个什么样的婆家,去赴宴,那就是带着任务去的,反而不自在了。

    在正月底的时候,何莲生产了,生下了一个女儿,这是他们下一辈的第一个孩子,长辈们都挺喜欢的,何莲生了好字,就在京城的府上坐月子。

    老赵头有些失望,因为他一直以为自己外孙女肚子里的是自己的重孙子,结果出来了是重孙女,这喜欢就打了折扣了。

    女孩子比不得男孩子,老赵头尽管有些失望,可是也不能给人摆脸色。好歹也是他的重孙女。

    大家都知道他重男轻女,对他这样,也已经习以为常了。

    赵琪和何莲更是一样,他们的女儿,他们自己宠爱,老爷子不怎么喜欢,也碍不着他们什么事儿。

    就是佟氏,见到自己这个名分上的孙女,也很高兴,把自己的嫁妆里拿了好东西给这个孙女,何莲忙推辞,佟氏说道:“这是给我孙女的,你可别因为我孙女不能说话,就替她做决定了。”

    没办法,这东西只能收下。

    温大奶奶作为姻亲,也来参加了赵家小孙女的洗三,跟佟氏单独说话的时候,就说道:“我看你这日子,过的比大家都自在,现在也是当祖母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