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回归

    紧接着,又有御史弹劾赵水生,在赈灾的时候,用暴力手段,强夺富户家的粮食,弄得民声载道。

    不过也有御史上折子反驳,认为这些弹劾的人,既然没有去过灾区,只不过是道听途说,就说赵侍郎如何如何,长久下去,就再也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去赈灾了。

    总之,两方面都打的很火热。皇上之看着这些人掐架,倒是没有下结论,因为那边赈灾都没有结束了,就要因为这些口水官司处理一个官员,那真是昏君所为了。

    皇上当初派自己的堂侄平王世子跟过去,也是为了有自己人过去,等平王世子回京后,也有平王世子的汇报的,好歹是亲身经历的人,比这些不看事实,只会说的人,要强的多了。

    而又过了二十来天,朝廷从河南省那边得到了确切的官方消息,是河南省灾区的地方基本上已经稳定下来。

    原来出现的有疑似瘟疫的村子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再没有出现有病症的人。

    各个受灾的地方的粮食已经发放完毕,连同修缮房屋的银两和下一季的种子等都发了下去,剩下的事情,都是当地官府的事儿了。

    钦差大臣的任务已经完成,不需要在这里多呆了,于是写了回程的折子,得到了回府,赵水生等人就从河南省那边朝京城出发了。

    赵水生他们一行人回去的时候,很多老百姓都跪拜着送了他们的,毕竟如果不是钦差大臣们过来,他们这些老百姓真的活不下去了,要么饿死,要么得病而死,要么是成了流民,到处乞讨。

    而赵水生等人却把这个功劳都算在了当今皇上身上,于是老百姓对当今皇上歌功颂德的多了不知道多少。

    都说当今圣上是明君,这事儿最后被皇上知道了,皇上的心里自然是很高兴的,人都喜欢听好听的话,何况是这种话,不是说,得民心者得天下吗?

    而赵水生和平王世子,一路风尘仆仆,到了京城,连家都没有回,就直接进宫去禀报了,皇上正和内阁大臣在一起,见到明显消瘦的赵水生和平王世子等人,皇上笑容满面,这两人在河南那边的情况,他已经知道了,当然是别人告诉他的,皇上不可能只看这两人自己的折子,还有别的官员上来的折子,具体的办的事情是好是坏,大部分人都说好,那才叫好。

    早就知道这赵水生是个有本事的人,没想到这次处理的这么快。

    又这么的没有留下什么不好处理的尾巴,连发病的人,也只不过只死了一半,以前有过这种情况的病人,十之八、九都是要死的,如今能少死这些人,对大周来说,也是好事儿。

    人多了,才是兴旺之兆。

    皇上高兴,不由得对内阁大臣戴阁老说道:“多亏爱卿当初举荐了赵爱卿,不然朕还得头疼了。”

    戴阁老的心里跟吃了苦瓜一样苦,可是还得面上带着笑,和皇上一样夸赵水生,然后谦虚的表示,这都是皇上慧眼识珠,都是皇上的功劳。

    皇上听完这两人的禀报,心里满意,想着他们也这么劳累了将近两个月,如今朝廷上也没有什么大事儿,于是大手一挥,给了这两人每人各十天的假,让他们和家里的人好好团聚团聚,也顺便休息休息,然后再为朝廷卖力。

    温如庭平常都和这个门生传递消息,所以倒是没有别的事情要说,也让赵水生回家休息去。

    戴阁老郁闷的要吐血了,本来是想着要砍掉温如庭的一只胳膊,没想到这胳膊没有砍成,反而让这赵水生更得了皇上的看重了。

    这下子,温如庭还不更是如虎添翼了?

    虽然说,当初是他举荐的赵水生,可是明眼人谁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赵水生是不可能对自己感恩戴德的。

    戴阁老极其郁闷的问陆尚书,“不是说中间安排了人吗?为什么还让这赵水生这么风光的回来了?”

    陆尚书说道:“哪里知道这个赵水生这么狡猾,我们的人都找不到他到底在哪里,都说他得了病了,在避着人养病,谁知道他活蹦乱跳的了。”

    当初听说赵水生病了,所以都传出了赵水生得了瘟疫,命不久矣的话来,而赵水生到最后一直没有露面,想着肯定是快不行了,到时候尸体都要被焚烧了,谁知道最后他这么的回来了。

    陆尚书也是一把年纪了,被差不多年纪的戴阁老这么寻孙子一样的训斥,这心里也不好受,大家同朝为官,你不过是入了阁,就品级上来说,他们也差不多,真因为自己没有脾气,就凭着你呼来喝去的?

    自己不想脏了手,就让他来动手,他又不是傻子,干什么要当这个杀人的刀来?

    所以戴阁老让陆尚书派人去让赵水生有去无回的时候,陆尚书就没有认真的执行,他只是想着昂赵水生自己染上了瘟疫,然后死了,这样也不关他什么事儿,可是真的要去杀了朝廷命官,他还真是办不到呢。

    这戴阁老为什么不自己派人去做这个事儿?

    还不是怕被人发现了,然后就犯了罪了?难道他担心,自己就不担心吗?

    所以陆尚书也不是傻子,只是让人打听了一下赵水生的行踪,根本就没有做出那种杀人的事儿。

    他心里是恨赵水生不给自己面子,可是要让赵水生倒霉,也得看起来自自然然的。

    可是这戴阁老,还想让自己安排人,然后在半道上把赵水生给除了,他倒是想的美,除了年轻的

    时候,陆尚书杀过鸡以外,他连猪都没有杀过,更何况是杀人呢?

    反正,陆尚书觉得以后还是离这戴阁老远一些,这么狠的人,早晚有一天把自己给卖了都不知

    道。

    赵水生平安的归来,家里的人都在大厅上等着,尤其是老赵头,比别人都激动,经过了这一番事儿,他才知道,原来这个家最离不开的人是自己的二儿子,以前不显,可是事情一出,就显现出来了。

    老赵头见到二儿子的时候,真的是热泪盈眶啊,尤其是看到二儿子又黑又瘦的,真是吃苦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老赵头嘴上激动的说道。

    李梨花也带着孩子们,看到赵水生,瑜哥儿就跑过去扑到自己爹的身上,赵水生一把把瑜哥儿诶抱了起来,这小子搂着自己的爹,别提多高兴了。

    大家都是听了那些谣言的,要说心里不担心,那是不可能的,可是现在人好好的在大家面前站着,那些谣言不攻自破,赵家的顶梁柱还在,这下子,看那些说谣言的人自己打自己的嘴巴。

    李梨花对大家说道:“先让老爷去洗漱一番,等会儿咱们一起吃个饭再说。”

    老赵头点头,“老二媳妇说的是,水生啊,你先去歇息一会儿,你这次出去辛苦了。”

    赵金生和赵土生自然是没话可说,自己的兄弟平平安安的,那是再好不过了。

    李梨花已经让人准备好了热水,亲自去伺候赵水生洗簌。

    赵水生这次过去,在乡下走动了很多地方,连鞋子都磨破了好几双。

    好在这个身体以前也是在田间地头长大的,倒是没有不适应。只不过最初看到的满目疮痍,还是很让人揪心的。

    十户九空,说的就是这个情况。

    “也是因为最后能活着的人少了一大半,不然这粮食根本就不够分下来。”

    虽然这很残酷,可是这也是事实。洪水过后,留下的人少了许多,也给朝廷减了不少麻烦。

    不过,这之后,朝廷的劳力就少了许多了,所以才给那受灾的地方减免了三年的赋税,希望通过三年,这些地方能够复苏起来,三年的功夫,也能多一些小儿了。

    田还是在那些地方,不会减少,每个人能种的田也多了。

    李梨花说道:“老百姓的要求也就那么低,能活着就好。”

    能活着,能吃一口饭,就能继续过日子。

    要不是逼急了,谁也不会造反的。所以别看这赈灾是个麻烦事儿,可是猜对了老百姓的心思,就很简单了。

    “回来了好好歇几天吧,我看你现在是又黑又瘦了,最开始一看,差点就没有认出来。”

    赵水生以前可是个‘小白脸’如今成了‘小黑脸’了。

    赵水生郁闷,他也不想变的这么黑的,毕竟,自己身板不行,唯一可以看得也就是那张脸了,如今连这张脸都变黑了,再看看媳妇,比自己白多了,该不是要被嫌弃吧。

    可是当初那个情况,又是夏天,不晒黑都不行。田间地头的见人,安抚众人,也顾不得这脸上是什么样了。

    李梨花看赵水生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的疤痕,知道并没有受过什么中伤,这心里的石头落了下去。赈灾的时候,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不小心扭伤了脚这也不是不可能的。

    要想安安稳稳的,那就是在屋子里呆着,可是那样,就不能亲自了解情况。

    赵水生换了一身衣服,觉得浑身清爽,问道:“京城没有什么大事儿吧。”他知道有人谣传自己得了瘟疫,快要过世了,这种事儿他不担心,因为只要他人回来了,这些谣言就不攻自破。就怕是还有别的事儿,妻子瞒着自己,让家里人受委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