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贤惠

    白白的浪费了这秀才的功名。

    江先生呢,和江太太是青梅竹马,一直以来,感情都很好,要不然也不会只生了两个女儿,就一直这么样了。

    族里的人是眼红江先生赚的钱,或者还想着以后江先生能考上举人,到时候那家产可不就是更多了。

    江太太这个年纪了,想着自己也生不出来了,她不想便宜了这些族人,就想着给江先生纳个妾。

    到了她这个年纪,什么都看开了,也心疼江先生没有自己的儿子,所以就写了信,让江先生请这边的主人家做个主,到时候能纳这边的主人家的丫鬟当侍妾,那是再好不过的了。

    江太太真的是一心为自己的丈夫打算,想着丈夫能纳主人家的丫鬟当侍妾,那么和主人家的关系就更亲近了。

    就是这个侍妾是有靠山的,为了丈夫,她也觉得没有什么,反正她如今是在老家,身边总得有个伺候丈夫的人,府里的丫头,更熟悉府里的情况。

    就是生了儿子了,丈夫有后了,她女儿又嫁人了,她也没有什么担心的。

    拈酸吃醋什么的,对江太太来说,已经不存在了。

    丈夫已经为她做了那么多了,她不想丈夫辛辛苦苦的东西便宜了外人。

    至于茴香是怎么知道的,茴香给江先生送了几次衣服和府里的点心等,然后就‘不小心’看到了江太太给江先生写的信,这个茴香,因为是张芸儿的一个远房的亲戚,当初张芸儿也知道识字的好处,所以让几个丫鬟认字的时候,茴香也是其中的一个。

    而茴香呢,自从认字了,对有学问的人就很崇拜,江先生能教府里的少爷们学问,在茴香的心里,那就是头一份了,进而生出了那样的心思。

    这么说,江先生还不知道茴香的打算了。

    这事儿,还真是不知道谁对谁错了。

    有人不想给人当小,为此拼命的挣扎,有的人却喜欢当小,为此也是努力奋斗。

    他们赵家,主子们都没有纳小,所以这些丫鬟们的心思都没有那么歪,如今出现了一个爱慕江先生的学问的人,为此,给人家当小也觉得是好事儿了。

    恐怕在江先生和江太太的心里,只是要一个生孩子的人就可以了,至于这个人是谁,也不重要。

    选择主人家的丫鬟,也是因为主人家的丫鬟,知根知底的,不像外面的人,不知道底细。

    赵水生回来了,李梨花把这个事儿跟他说了,“江先生那边是个什么意思?要是没有这个意思,那么这事儿就算了,要是有这个意思,为什么不说呢?”

    恐怕随便哪个男人,都希望有自己的儿子吧,不想要那是不可能的。

    就江先生这样的情况,并不是说他要纳小,就是抛弃了糟糠之妻了。相反,他肯定会更心疼自己的妻子,觉得她这么大方,还委屈了她了。

    这样贤惠的妻子,李梨花上辈子和这辈子都见过不少。

    真的是以夫为天,更何况,在江太太的心里,不能给江先生生个儿子,都是天大的错误了,更何况,还有江家的族人们相逼。

    李梨花要不是因为是三弟妹有关系,她真不想管这个破事儿。

    要她说,江太太既然想要给丈夫纳个妾,那么自己出银子买一个送过来,岂不是更好,也更好管一些?

    可是江太太没有做这样对自己更有利的事情,反而想让江先生从府里的丫头纳一个,说来说去,还是为了江先生好,希望江先生在府上过的更好一些。

    府里出来的丫鬟,更熟悉府里的情况,江先生纳了府里的丫头,从外面说起来,和府上的关系更亲近了一些,所有的好处都是江先生的。

    要是换做李梨花自己,她可是做不到这么的大公无私,一心一意为了丈夫。

    这到底是佩服呢,还是觉得江太太可悲?

    甲之砒霜乙之蜜糖,李梨花何必想那么多呢。

    “你问问江先生,如果真的有这个意思,咱们这边也好办一些。”

    真是的,她操那么多心干什么?

    说不定双方都很愿意的很,在说了,不过是个丫头,她那么在意干什么?

    她选择怎么样,那是该她自己负责。

    赵水生说道:“其实江先生倒是跟我说了一说的。”

    赵水生觉得这个事儿跟妻子说了,说不得妻子要生气,所以就没有跟她说,毕竟不过是下人的事儿,干什么要让她操心生气?江先生的意思,也不是很明确。看那样子,还是在犹豫。

    赵水生倒不是觉得江先生这样,人品就有问题了,有时候子嗣的事情,不是自己一个人的事儿,被人逼到眼前了,不想办法,就会被人宰割。

    上辈子,如果他没有儿子了,说不得就要被下面的所谓的兄弟造反呢。

    而对于江先生来说,想要一个自己血脉的儿子,也是人之常情,不像他,多活了一辈子了,儿子不儿子的,倒是不那么在意了。

    就是只有女儿,他到时候招赘不就行了?把女儿教的彪悍一些,谁还敢欺负她?

    只是江先生毕竟不是多活了一辈子的人,骨子里还是对儿子看得很重,能够二十来年和妻子努力,也算是很不错了。

    更可况对江太太来说,更希望有儿子的是她。

    她的两个女儿已经嫁人了,大事儿已经完成,唯一缺的就是个儿子了。

    二十年过去,江太太没有生出儿子,对于她来说,已经死了自己生儿子的心思了,那么找个侍妾,给他们夫妻两个生个儿子,那是最好不过的选择。

    年轻的时候,恐怕还有两个人之间容不下第三个人的事情在,可是几十年过去,江先生已经这个年纪了,真要他还有年轻时候的感情,那他也力不从心,纳妾无非就是为了传宗接代。而宠妾灭妻的事情,在江先生这个年纪,已经不存在了。

    就是江先生对小妾好一些,那也影响不到江太太的利益了,因为她的女儿已经嫁出去了,该给的嫁妆已经给了,不缺她的女儿什么的,所以她有什么好嫉妒的呢?

    但凡妻妾之争,除了感情,最重要的就是儿女的利益,江太太子女的利益早就已经得到,剩下的要是江先生没有儿子,就白白的便宜了族里的人,与其这样,江太太还不如给江先生纳妾,然后生出庶子来,到时候也不用便宜了外人,还能得到江先生的感激和愧疚。

    所以江太太其实还挺有心计的。

    赵水生相信,自己的媳妇也肯定想得到这一点,所以才说随便怎么样就怎么样。

    有一个爱慕江先生的丫鬟,伺候起江先生来,也不会不尽心。

    李梨花说道:“我真是咸吃萝卜操淡心,这下好了,如果江先生没有意见,就把那个叫茴香的丫头给了江先生吧。”

    李梨花对张芸儿说道:“既然她乐意,你就别说什么了,只是以后过的好过的坏,那就是她自己的事儿了。”

    张芸儿也说道:“真是恨死人了,以后再对丫鬟,我就不那么心软了,越是心软,越是养的那个脾气,什么亲戚,不给我惹事儿就成了。我得好好的跟她说道说道。”

    别仗着自己是她的什么远房的亲戚,就想着在江家做大。张芸儿也讨厌小老婆的气焰,更何况,是这个茴香打了自己的脸面了。

    张芸儿看着跪着的茴香,刚才说要把她送给江先生,她脸上的喜气怎么也掩饰不住,可叹自己还一心为她打算,人家心里早就有了更好的打算了。

    张芸儿说道:“从今往后,也别说你和我是什么亲戚关系了,我家的亲戚,不给人当妾的,你的身契,我会直接送给江太太,毕竟江太太才是江家的主母,你既然要给江先生当小妾,那么以后管你的也是江太太。从今往后,是好是歹,那就是你自己的事儿了。”

    茴香还以为,最起码三太太能看在亲戚一场的份上,把自己的身契还给自己的,那样,自己嫁给江先生,就是良妾的身份了,也不会受制于江太太,可是没有想到是这样的结果,那岂不是自己还是个不自由的人?

    “三太太,”茴香正要说话,张芸儿道:“别跟我说你如何如何的可怜,我自认为对你没有什么亏欠的地方,当初你家里那样了,你回去也会过的不好,我怕你家里人到时候闹腾,所以要了你的身契,本来想着,你到了岁数,给你找个好的女婿,给人当正头娘子,然后把你的身契给了

    你,可是你太让我失望了,正道不走,你偏偏要给人做妾,既然这样,江先生要的是我们家丫鬟出身的,那我只好满足江先生和江太太的愿望了。”

    如果需要良妾,人家干什么从府里讨要呢?又不是找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