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解决

    这个二儿媳妇,胆子真是太大了!如果不是大儿媳提前知道了,还不知道她能干出什么事儿来呢。

    温夫人对温二奶奶痛斥,特别是她放印子钱的事儿,更是关系到温阁老的名声。一个不好,就是大问题。

    到了晚上,连温如庭回来了,也知道了这老二媳妇放印子钱的事儿,不仅这样,还被人发现了,如今找她要钱呢。

    这事情如果处理不好,那么对温家可是一个打击。

    温如庭却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这京城里,做这个事儿的人家也不在一家,为什么这个时候,就被人发现了呢?

    “老爷,您说,现在该怎么办?”使其更已经发生了,生气也生气了,但是该面对的总得面对。

    温如庭说道:“既然是放印子钱,把所有的契书给烧了就成了。”

    温如庭说的意思是,温二奶奶放出去的钱,一文钱都不要了。这样,才是釜底抽薪的做法。

    那借印子钱的人,不用还账了,也没有人催他们还这利滚利的钱了,也不会还去衙门告状,说债主不收钱了。

    这就是要让温二奶奶割肉了。幸亏这些借印子钱的人,只是把借据给债主的人,不然还要费一番周折了。

    温夫人说道:“这中间还牵扯到二儿媳的娘家嫂子,只怕她娘家嫂子不肯。”

    毕竟是实实在在的钱,让人割舍了,一般人都受不了。

    温如庭说道:“此事我会跟亲家说清楚,如果他们看不明白,那么这门亲也不必走了!”

    至于那想要告密的人,温如庭心道,这中间要是没有猫腻,他可不信,只是他不便出手,想着赵水生那边还有一些有本事的人,就拜托赵水生帮着把事情给查清楚吧。

    果然,温夫人把商量的结果跟温二奶奶说了,温二奶奶不想接受,这用来放印子钱的钱,可都是她的私房,一下子全部不要了,那不是跟要她的命一样吗?

    “母亲,就没有别的办法了?这可是我多少年的积蓄,以后哥儿和姐儿他们婚嫁可怎么办那!”

    “哥儿和姐儿们的婚嫁,公中自然会出,难道我还会厚此薄彼,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如果你不同意,那么我们家也要不了这样的儿媳妇了。你自己想清楚,是要这些钱好,还是不想在我们温家呆着好。”

    自己闯了这么大的祸,难道还想什么事儿都没有一样?

    如果真的有这么好,那世上的事儿也太简单了。

    这壮士断腕也是一种好方法。

    不要本钱了,就没有那么啰嗦的事儿了。

    温二奶奶心疼的直滴血,这件事儿,包括公公都知道了,公公发话了,府里上上下下的,谁敢说个不字?

    “是!儿媳明白了!”温二奶奶咬着牙说道。

    “既然这样,把那些按了手印的借据都拿过来,一会儿就给烧了,如果让我发现你有所隐瞒,那么后果你也知道!”

    她就不信,这老二媳妇放印子钱,她身边的伺候的心腹不知道,温夫人可是雷厉风行的人,既然要好好的敲打这温二奶奶一回,那么这身边伺候的人,都要给清理一遍,既然不能劝着主子到正道上来,那么就是他们的错。

    老二媳妇放了印子钱也不是很短的时间了,可是却一直隐瞒不报,这样的奴才,他们温家也要不起。

    温二奶奶的心在滴血,看着这一张张的借据都给烧的一干二净,这么多的银子,就这样的没有了,她这几十年的积蓄,就这么成了空。

    而温二爷知道妻子放了印子钱后,把温二奶奶给狠狠地骂了一顿,觉得她丢了自己的脸面,温二奶奶说道:“别人都怨我,就你不能怨我,我做这些,都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你和孩子们?难道我放印子钱赚的钱,是为了我自己吃好喝好?那都是为了你们,你身上的差事可有可无的,就这样下去,一辈子也攒不了几个钱,我不想办法,我们二房怎么办?真的等以后成了破落户才成?”

    温二爷听了说道:“那也不能放印子钱,你知道不知道,这事儿被别人知道了,不说我的官位保不了,就是爹的官位,说不定就要被人给拉下来,更严重的,我们还会被抄家下大狱,你真的想害死我们全家啊。”

    有钱没有命使,要那些钱干什么?

    温二奶奶也正是因为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尽管心里痛心的不得了,也只能把那些借据给烧了,可是她受不了的是,丈夫也来指责自己。

    她做出的这些事儿,都是为了丈夫和孩子,丈夫还不理解她,反而说她要害了他。

    温二奶奶和温二爷吵架,进而谁也不搭理谁了。

    温夫人都一清二楚,她也没有出面干涉,有些事儿,都已经长期存在,戳破了也好,免得最后在里面成了脓,再也好不了了。

    另一方面,温如庭和温二奶奶的父亲单独见了面,谈了将近一个时辰,温二奶奶的父亲回去后,同样是让郑氏把那些借据给找了出来,当着大家的面给烧了,并且表示,他们家就是再穷,也不会赚这些无良的钱,如果谁再敢做一次,他可不管是不是当了几十年的媳妇,也要把人赶走。

    郑氏大大的丢了脸,又损失了那么多的钱,最后竟然病倒了,她知道,小姑子那边,放印子钱的事儿,也已经发生了。

    她还能怎么着?外面那威胁的人,既然家里的长辈都知道了,她也不管了,她也没有能力管,她还在为自己损失了那么多的银钱而心疼不已。心里把温二奶奶给骂了一千遍,如果不是她劝自己一起发财,她能损失这么多的钱吗?

    不过,好在听说小姑子也同样把借据给全部烧了,小姑子投进去的钱比她多多了,这样一想,心里就平衡多了。

    看着别人比自己更惨,所以自己就心里舒坦些。郑氏就是这种心态。

    而温如庭托赵水生找那威胁温二奶奶的人,也很快就办妥了,赵水生未免事情说不清楚,自己去见了温如庭。

    “那人不过是街上的一个混混,有一天在外面,被不知名的三个人给拖到一个屋子里,给了他一些所谓的证据,就是想让此人找上先生的府上,我肯定,此人如果这次得了银子,还定然有下次,直到被勒索的人受不了了。”

    然后会起了灭了这个人的念头,温阁老家的儿媳妇杀了人,这可比放印子钱更厉害多了。

    放印子钱,在这京城,也是可有可无的事情,可是如果真的杀了人了,那么牵扯到人命官司了,那就是大事儿了。

    试想,温家有个放印子钱的儿媳妇,还因为放印子钱杀人灭口,这比单纯的只是放印子钱要严重的多。

    不说御史了,就是皇上那边,也不得给温阁老推脱。

    然后家里有个杀人犯的儿媳妇,这温家的名声算是彻底的臭了,温阁老也不用当百官的表率了。

    所以这背后算计之人,可谓是慢刀子杀人,非要把人朝绝路上逼。

    温如庭在官场上那么多年,一听这里面的事儿,就明白了,自己现在是被人算计了。

    如果没有发现二儿媳妇放印子钱的事儿,那么很可能自己那二儿媳妇会走上杀人灭口的那一步。

    因为她既然敢放印子钱,手里肯定还有那些得用的人,不然这印子钱也收不回来。

    既然有这些人,被人逼急了,又是涉及到钱的问题,她杀个把无赖,也是很容易的事儿。

    可是,谁能想到,这个事儿的背后,就是有人一步步的引诱的呢。

    “先生放心,那所谓的证据已经销毁了,以后那人也不敢拿这个事儿说事了。得亏是一次都没有见过此人,所以即使这人以后有什么差错,也和贵府沾不上关系。”

    而且此人,赵水生也派人保护了起来,等把放印子钱的事儿,给了解干净了,就是这个人再出什么事儿,也关系不到温府了。

    温如庭叹道:“辛苦你了,致远,没有想到,一个不慎,差点就出了大事儿,看来,这内宅之事儿,也不可小看了!”

    他关心外面的事儿,没有想到有人想通过这内宅的女人,把自己家给毁了。

    至于是谁的手段,左不过是那几个人,温如庭觉得自己已经够宽厚的了,和戴阁老政见不合,可是自己当上了首辅后,也没有针对这戴阁老,但是看这次的事儿,明显的是戴阁老这边的人算计的。

    不过,也是自己家的人不争气,如果不是有了那贪心,别人想算计也算计不到他们头上去。

    赵水生道:“先生客气了,如果不是先生当机立断,事情也不会解决的这么快。”

    说的是,温如庭让那那所有的借据给毁了,连本钱都不要的举动。

    这才是从根本上解决了问题。

    温如庭道:“说来也惭愧,看来我以后还是要多注意注意家里的事情。”

    他总以为自己就是不管,家里的人也都能好好的,谁知道,差点出了这个乱子,温如庭想着,与其让老二两口子在这京城乱出事儿,还不如把他们外放了,到一个偏僻的地方,磨练磨练,不然真的在京城,这次没有被人算计成,下次还说不定又有什么事儿了。

    这样的事儿,发生一次就成了,再来一次,他真的是要把这老二两口子给逐出家门了。

    他这个年纪了,不想家里再出什么大乱子,老二媳妇放印子钱的原因,他也已经明白,无非是觉得以后分家产,分不到什么东西,或者说,怕以后分家了,什么都没有,那么好,既然这样,他趁着自己还在的时候,先把家里给分一分,分产不分家,属于各房的东西,先分给他们,免得一个二个心里都不安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