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0章 恶魔之名(1)

    我心中警铃大作,又有一种无力感。

    其他条件都好说,可恶魔要叶青的灵魂,无论如何我们这边都不可能答应。

    这种情况下,我们就是没有交涉的余地了。

    恶魔现身,和我说这些,更是表明了它有恃无恐的态度。

    我之前的推测可能没错。它不能直接杀死我,不能杀人,或许,也不能直接消灭一个灵魂。但它的手段太多了。

    恶魔没有再说话,很快就消失了。

    我看着倪家的人疯疯癫癫,只是几分钟而已,他们就失去神志,没了正常人的模样。

    没有征兆,更没有阴气、邪气那种灵异现象。他们仿佛是单纯被吓破了胆子,也就是被吓疯了。

    警车和救护车很快到来,倪家几个人一点儿都不配合,嘴里含糊不清地嚷嚷着什么,手脚挥舞,拼命挣扎。

    最后,救护车上的医护人员联系了民庆精神病专科医院的人,运来了专业的束缚设备,才将他们押上了救护车。

    我感到身心俱疲,周围人七嘴八舌地议论着,也是惊叹不已。

    陈爱华作为唯一精神正常的人,茫然地被救护人员一块儿带走,处理后续。

    “……我早就看出来了。老陈家这个大儿子,气管炎,没用。他家那个娘们,一哭二闹三上吊,他就没办法了。还有他那个丈母娘家,都不是好东西。我还记得他结婚前,他丈母娘拉着他那个老婆过来,将人衣服拉开,指着身上的那些印子,逼着他负责。啧啧啧……”工农六村的老邻居中有人爆料。

    一群吃瓜群众掀起了新一阵的讨论热潮。

    房管局的人出去工作了,我们四个人彼此看了看,都没吱声。

    等人走得差不多了,我们找到个机会,才能说话。

    郭玉洁是什么都没看到,疑惑问我:“刚才怎么回事?是叶青做了什么?”

    郭玉洁说到“叶青”的时候,压低了声音。

    我摇头,“是恶魔。”

    郭玉洁瞬间就瞪大了眼睛。

    瘦子哆嗦了一下,贼眉鼠眼地往周围瞟,像是在寻找恶魔的踪影。

    胖子问道:“它想要怎么样?要是……它应该直接去找他吧?”

    “叶青不可能答应啊。”我说道,“可能是希望……策反我?”

    我说到最后,语气都变得迟疑。

    恶魔找我说这件事,除了示威之外,只可能是这个目的了。

    或许,它指使了乔姀过来,也是这个目的。乔姀挂了,它只好自己上了。

    但这话说出来,我自己都不相信。

    我不认为自己会背叛叶青。叶青要失控了,想要杀我,我会逃跑,会反抗。帮着恶魔去坑叶青,我可做不出来了。

    这种事情显而易见。

    虽然说,整件事可操作的地方很多。我可以先用叶青拿回自己的能力,再用能力对付恶魔。可我对此毫无信心。这种大风险的事情,我不会去做。

    我很苦恼。

    给吴灵发了个消息,说明一下这边的情况。

    吴灵过了很久才发消息给我,说东西已经准备好了。

    我看着那行信息,反应了几秒,才恍然大悟,抬头就寻找瘦子。

    “他去厕所了。”胖子说道。

    “哦。吴灵他们找到那个东西了。”我开口道。

    这个计划我对胖子他们都没说过。

    胖子和郭玉洁乍一听我这么说,还不明白我在说什么。

    瘦子正好在这时候回来,我就按照之前和吴灵商量的结果,告诉了他们这个消息。

    “我大概要找机会……”我想着那本记了恶魔名字的本子该怎么使用,“就是不知道那只恶魔的名字。”

    “这种东西都能找到?”瘦子惊讶。

    “国外收到的消息。可能和现在世道大变有关吧。”我撒谎道。

    仔细想想,这也不能说是太巧合。有心去寻找,再加上世界恶化,全世界的灵异圈有意合作,花上点时间,将那本本子和配套的笔墨弄到手,并不算是奇迹。

    “他们可能也付出了什么吧。”我为了真实性,自己加了细节。

    瘦子看起来是相信了,“不知道长什么样子……你要用的话,有危险吗?”

    “嗯,还不清楚。”我摇摇头。

    这个问题我是真不知道。

    “得等他们出院吧。”胖子说道。

    南宫耀比较惨,吴灵和古陌应该很快就能出院。

    恶魔盯上叶青这件事或许让他们着急起来,吴灵的动作加快了很多。

    过了两天,我就在小区里听到倪家的进一步八卦。

    那天来的人都疯了,短时间看来治不好。他们的症状表现都是害怕人,自闭,食欲减少。有说已经饿昏过去,挂着点滴维持生命的,还有说自残、自杀,已经快死了的。流言满天飞。

    流言的源头还很清晰,就是陈家辉的几个子女。

    陈爱华被倪家其他的亲属打了一顿,住院了。他剩下的两个兄弟姐妹,陈蓉华和陈向华去探望过他,和倪家大吵一场。陈爱华的儿子已经将此事报警,准备打官司,索要赔偿。

    另外就是陈家辉的监护权案件。

    陈敏华死于地震,她丈夫、孩子都在,不依不饶,却和倪家的行事风格不同。两人哭诉了几次,缠着陈蓉华和陈向华软磨硬泡。陈爱华住院,更是被他们盯上。他们似乎要达成协议,另外三家向陈敏华家支付一笔补偿款。

    这几件事堆在一起,倒是让这些人没工夫来烦我们拆迁办了。

    我在小区里面听着这些八卦,等到了吴灵的召唤。

    一切准备就绪,只欠最后一场戏了。

    吴灵为求逼真,让瘦子相信,决定将舞台安排在工农六村。

    时间定在了下午,阿姨妈妈们或午睡,或去打麻将的那个时间。

    工农六村这两天已经少了不少人。

    讨论八卦的气氛虽然热烈,可人数减少是不争的事实。

    很多人看着拆迁进度,已经提前看好了临时租房,也有人搬到了子女家中。一些出租屋中的租客在续约上也有所犹豫,早早搬走了。

    爆炸、水管爆裂,加上这次的地震,几次事故让工农六村的住户人数呈现出了断崖式的递减状态。

    这一过程中,可能不少人被其他人,抑或是被自己的潜意识唤醒了记忆,想起了叶青,想起了叶青家当年发生的灾难,纷纷逃跑似的搬走。

    人少了之后,倒也方便了我们行动。

    郭玉洁看不到恶魔,理所当然地被我们留下,应付毛主任他们。

    瘦子和胖子很够义气,决定跟我一块儿去六号楼。

    那里也是吴灵定下的最终舞台。

    古陌和吴灵开车到了六号楼楼下,就给我们发了消息。

    我们找着机会,溜到了被封锁的六号楼,就看到吴灵已经围着居民楼转了一圈,在地上贴上了纸胶带。

    这胶带我们上次都见过,是个障眼法,让普通人看不到楼内动静,还会下意识避开这栋楼。

    吴灵挥挥手,招呼我们过去。

    古陌这时候也从车里面下来,拎着个塑料袋子,看起来就像是刚从超市回来的中年大叔。

    我跨入了纸胶带的范围,从古陌手中接过了那个塑料袋,往里面瞄了一眼。

    一本如同电影道具的厚书籍出现在我面前。

    我脑海中闪过什么,但那个念头并没有被我捕捉到。

    古陌从口袋里摸出了新的东西——一支洁白的羽毛笔,还有一只精致的玻璃瓶,瓶中是鲜红的液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