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二章 家(第五更)

    车辆经过检查进入城主大院。

    而在一栋楼房下,一个看上去充满了威仪的中年男子微微有些激动,已经在那里等候了。

    待得车辆停下,吴飞率先开门,紧接着,青墟已经推门而入。

    十几年时间,青玉明比之当初已经苍老了一截,五十六岁的他尽管看上去仍然精神奕奕,似乎正处于最意气风发的时候,但仍然遮掩不住他身上的老态。

    “小墟。”

    看到自车上下来的青墟,青玉明忍不住的上前走了几步。

    “父亲。”

    青墟亦是微微低头。

    他的相貌在进入柏林城时已然控制着肌肉进行了调整,倒是不会出现无法辨认的现象。

    “好,好,好,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青玉明心中激动,但作为父亲的威严却让他强忍着自己的情绪,只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而后他转过头,对着吴飞道了一声:“小吴,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能够认识墟少,这是我的荣幸。”

    吴飞说着,神色恭敬的行了一礼然后自觉道:“我那边尚有事情需要处理,就不耽误城主了,这就先行告辞了。”

    “嗯。”

    青玉明并未多说,但是显然,他已将此事记在心里。

    吴飞心满意足的离去了,而青玉明亦是带着青墟上了楼。

    “当年的事,过去了就过去了,不要再放在心上。”

    两人乘坐电梯时,青玉明莫名其妙的道了一句。

    青墟抬了抬头。

    这是……

    他原谅自己当初不惜得罪好几个大人物也要和东阳剑宗共同进退一事了?

    “既然你这么喜欢那个女孩子,就把人家带回来,什么时候,也举办一场婚礼,给人家一个名分。”

    青玉明继续说着,似乎没有留意到青墟那有些怪异的表情。

    末了,他甚至还问了一句:“老实回答我,我有没有当爷爷了?”

    感情……

    十几年来,青玉明都以为他和姜凝芝过的是私奔后隐姓埋名的生活。

    “这件事情……有些复杂。”

    青墟回应着,有些不知从何说起。

    “没关系,慢慢说,如果不好开口,你不说了也没关系,就好像我刚刚说的,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

    青玉明说完,已然拿出钥匙,将家门打开了。

    这是一套两百多个平米的复式楼,以青玉明的身份职务来说,不算好,也不算坏。

    “爹地,爹地!”

    随着青墟换完鞋,正要入内,房中已然跑出来一个六七岁上下,看上去乖巧可爱的小女孩。

    看到这个小女孩,青玉明顿时露出了笑容,一把将小女孩抱了起来:“馨馨在家有没有乖啊,没有给罗姐添麻烦吧。”

    “馨馨可乖了。”

    小女孩用力的点了点头。

    而一旁的青墟看到青玉明和小女孩间的交谈,则是犹如想到了什么,心中猛然涌现出一种不知是惊喜还是意外的情绪。

    “这是……”

    青墟询问着。

    如果他猜测不错的话,自己父亲,宝刀未老啊。

    而青玉明这个时候似乎意识到了青墟就在身侧,神色有些奇怪,好一会儿才道了一声:“这……是你妹妹,叫青玉馨。”

    “我妹妹……”

    青墟口中念叨着这两个字,一种无法言明,甚至在当初卓云卿身上完全不曾感觉到的血浓于水之感涌上心头。

    “妈妈回来了,爹地也回来了,欣欣太开心了。”

    小女孩青钰馨可爱的小脸上满是欢喜的说道。

    “妈妈……”

    青玉明的神色微微一僵。

    “母亲也在家吗?”

    青墟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就要朝着房内走去。

    可这个时候,在房间内却是走出来一个看上去三十上下,充满着雍容华贵气息的少妇。

    这个女子尽管看上去三十上下,但她身上却能够明显看到保养、化妆的痕迹,其实际年龄,应该要比看上去大上不少。

    “玉明。”

    雍容女子对着青玉明和善的点了点头,片刻,才将目光落到了青墟身上:“你就是青墟吧?我和玉明一样,叫你小墟如何?玉明这些年来可没少唠叨你,来,进来坐吧。”

    说完,她已经落落大方的虚手一引,俨然女主人的模样。

    青墟看着这个女子,却是没有动,而是将目光转过来,看着青玉明。

    青玉明显然被突然出现的女子弄得有些措不及防,好一会儿才介绍了一句:“这……这是你海棠阿姨……”

    “我母亲呢。”

    青墟不置与否道。

    青玉明脸上露出一丝痛苦之色:“这些年里,世界……变化很大,你应该知道,在九年前,一处空间通道出现在了我们玉海行省,离浦阳市只有不到一百公里,当时我紧急组织撤退,同时命人去接你母亲,但那个时候浦阳市一片大乱,受空间干扰,通讯又不便利,我等了她一个小时却始终不见她身影,最终……凶兽杀至……”

    “你撤退了?”

    青墟声音突兀变得沙哑起来,这一刻,他那轻松愉悦,充满了期待的心情顿时变得一片粉碎,就好像有什么无比贵重的东西,永远的离他而去,那种失落,那种无助,让他一颗心不断的下坠、下坠、再下坠,仿佛要坠入万劫不复的无尽深渊。

    青玉明则是闭上了眼睛,脸上满是悔恨之色:“我……我当时应该亲自去接她……”

    青墟沉默着,沉默的几乎要窒息。

    “小墟,你也不要怪你父亲了,毕竟发生那样的事谁也不想,还有你,我听玉明说,你也是一位武者,当时如果你没有离开家门不归的话,说不定还能够保护到你母亲呢,要说起来,你也有一些责任。”

    一旁的海棠似乎是出于维护自己的丈夫,淡淡的说了一句。

    “我们家的事,轮不到你来多嘴!”

    青墟冷声道。

    这种语气顿时让海棠微微皱了皱眉头:“小墟,我知道,你母亲过世你会难过,但这件事情错不在玉明,他是浦阳市的市长,在那种关键时刻就应该承担起身为一个市长的责任,积极的组织市民撤离……”

    “住口!”

    青墟看着眼前这个替代了自己母亲在家中位置的女人,顿时一声叱喝。

    “哇哇……”

    看到自己母亲和这个陌生的大哥哥一下子吵了下来,原本还一脸笑容的青钰馨仿佛受到了惊吓一般,顿时大哭了起来。

    一时间本就有些为难的青玉明马上急了起来,连忙安慰起来:“好了好了,馨馨听话,馨馨是大孩子了,不哭不哭……”

    “玉明,你这个儿子确实得好好教导一番了,太不懂得礼数了。”

    海棠说着摇了摇头,伸手将馨馨抱了过来,温声细语安慰。

    “好了,你也少说两句,我们父子毕竟这么多年第一次见面,你也应该客气一点……”

    青玉明不悦道。

    “我在得知他青墟要回来了后,第一时间将自己手上的事情放下来,就是为了见他一面,想要和他处理好关系,免得到时候不好相处,还不够客气吗?可现在看他……成何体统?难怪会做出不顾家门,离家出走十几年之举。”

    “别说了!”

    青玉明低喝了一声。

    海棠看了青玉明一眼,淡淡的道了一句:“不说倒是没什么,只是我希望你不要因为你儿子而做出什么错误的决定,我们海家花费这么大的力气将你推上古玉城城主的位置,记得分清轻重。”

    说完,海棠再度看了青墟一眼,似乎懒得再和他争执,抱着青钰馨,直接往自己的房间而去。

    随着海棠离开,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尴尬起来。

    青玉明看着青墟,张口,正要说什么,可就在这时,一个有些焦急的声音却是从外面传了进来。

    “城主,城主!”

    紧接着便见一位秘书打扮的男子迅速将一份资料带来:“城主,东阳基地传来消息,那里的空间在四个小时前出现异常,疑似有空间通道开启,军方希望你能够马上开始组织人手,准备好撤离以东阳山为中心方圆两百公里的柏林、绿茵、华琦、迟阳四城共计八百万人民……”

    “东阳空间通道居然又出问题了?那边不是已经平静了十几年了吗……”

    青玉明顾不得和青墟多谈,强行让自己摆脱伤痛,进入工作状态,一把将秘书的资料接了过来。

    “是平静了十几年,但在四个小时前,这种异常却被突然打破了,而且……”

    秘书打扮的男子说到这,犹豫了片刻,语气微微一压道:“而且,军事基地检测到似乎有一头类人型怪物从那个空间通道降临到了我们地球,根据那个怪物离开时展现出来的实力数据推断……它的能级,极有可能超出了目前监测到的最高级别末日级。”

    秘书说完,青玉明直感觉呼吸一滞!

    好一会儿,才用力的喘了一口气,低吼道:“超出末日级?怎么可能?至今为止出现的末日级凶兽不超过十尊,而且都是从北美的三号空间通道和南极的四号空间通道里出现的,而你现在居然告诉我,有超过末日级的凶兽在东阳那个地方出现了?”

    “城主……尽管我不相信,但这个消息应该不会假,驻守在那里的罗颂博士推测,会不会是那个地外文明对凶兽的推进进度不满,从而,派遣了真正的领袖降临了……这个类人型凶兽会隐藏自己,十有八九有着不弱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