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狩猎开始

    山脚下的水晶屏前,无数双眼睛看着水晶屏上发生的一切,没办法进入内场的散客只能通过这种方式看见已经发生的情况,当然相对于山顶上打的不可开交,山脚下却相对比较安全,人们还有闲情逸致讨论着到底哪方会获胜,而山顶上已经尸横遍野。

    一个人坐在不远处的茶摊旁边,手边放着一盒烟,他穿着古怪的长袍,在长袍的左右两边肩膀上绣着如同怪物一般的图案,他一边剥着花生米,一边嘬口茶,显得悠闲自在,其他人都在想方设法地往前凑,这样才可以看的够清楚之际,他却似乎对龙皇山上发生的一切并不感兴趣。

    茶杯见底,他点了根烟,一旁的茶摊老板嗅了嗅后说道:“年轻人识货啊,这烟丝是人间的好料吧,上等货哦。”

    男子递了一根过去,上了年纪的老板欣然接过点上火后慢慢吸了一口后非常享受地说道:“还是人间的东西好,三重天哪里能弄到这么好的烟丝啊,如今从人间进货到三重天来卖的烟卷都很贵,狗日的领主还要征税,层层剥削,最后一盒在人间只卖十几个铜板的烟卷到了三重天要卖上几钱银子,呵呵,我看你今年三十多吗,倒是不显老,也是来凑热闹的吗?”

    男子只是抽着烟笑了笑没说话,依然不去看水晶屏上的画面,仿佛对龙皇山山顶上的一切都漠不关心。

    “年轻人,你好像不关心上面打的怎么样了啊。”老板笑着问。

    “有什么好关心的吗,路边上小孩儿打架有什么好看的。”男子回答道。

    “哎呦,年轻人好大的口气啊,哈哈,不知道你是哪门哪派的?”老板问道。

    “我无门无派,严格来说也没有正统的师父,教我本事的前辈都不愿意收我为徒,自己创过门派结果被灭了,所以现在的我还是个散客。”年轻人轻描淡写地说道,但这些经历听上去就很不简单,创过门派这种事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做的。

    “你还创过门派啊,什么门派?”老板惊讶地问道。

    年轻人刚要开口,忽然看见一道金光出现在了山顶上,紧跟着水晶屏上出现了洛天的身影,洛天的指尖对着天空,金光正是从他的手指上爆发出来的,此时年轻人叼着烟站了起来,将茶钱放在了桌子上说道:“有空再聊。”

    老板收钱的时候还问道:“你还没告诉我你创的门派叫什么名字呢……”

    结果一抬头,人已经不见了。

    上山的通道被星辰教和天妖山的护卫封闭了起来,可就在此时,一个男人却直直地从人群中朝通道走了过来,护卫发现后立即喝道:“没有邀请函不得上山……”

    但一晃眼此人已经消失在了面前,而此时这个男人已经出现在了半山腰上,长长的山路在他脚下不过一步之遥。

    “大人,您的化身已经探明了目前星辰教教主从梦那里获得的造化强度,修为达到了化神境二层,但只是体内能量达到了化神境二层,道境依然停留在原地。”陌尘的声音出现在了洛天的耳边,这位刚刚还在山脚下茶摊喝茶,优哉游哉点上一根烟的男人正是十年之后的洛天本尊。

    他和化身订下计划,为了防止梦出手对付自己,所以先派化身引蛇出洞,现在星辰教教主已经跳出来了,那洛天的本尊也该现身了。

    洛天本尊点了点头道:“走吧,我们去会会这位三重天人族至尊。”

    山顶上,此时星辰教教主依然在疯狂攻击洛天的化身,爆炸般的能量通过一个个简单的法术施展出来,灰色能量似乎也奈何不了他,面前的洛天好像已经被他完全压制住,场面上洛天处于大劣之势。

    “出招啊,你这人间的废物变成缩头乌龟了吗,怎么不敢还手了?”一招招打在灰色能量上,高台已经被摧毁了大半,就连石碑也摇摇欲坠。

    “奇怪,洛天怎么不还手,还有星辰教教主怎么会有那么强的实力,这个洛天也看起来很古怪,和过去咱们认识的洛天不像是一个人。”妖族这边并没有像星辰教那样发现洛天的秘密,所以几个大妖还在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

    “传令下去,大家随机应变,一旦发现情况不对就撤走,我们妖族不能折在这里。”日月宫之主低声交代道。

    就在此时,洛天本尊已经站在了山顶的结界外面,空气里弥漫着血腥味即便隔了这么远好像还能闻到,金色的结界还存在只是已经被法术炸开了一个个缺口,高台上战斗还在继续,各个异族人人自危害怕被卷入其中而送了命。

    没人看见洛天,看见这个穿着双怪夜袍的三十多岁男子,他的样貌已经不再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因为没有服用永葆青春的丹药也没有故意用能量维持年轻的容颜,所以他不像化身那样年轻,但有些男人是在十来岁的时候并不怎么出众,二十多岁的时候也看不出有多帅,可在三十多的时候突然间魅力倍增的类型,洛天就属于这样的类型。

    他抽着烟,腰间的葫芦伴随着脚步而微微摇晃,身上的法袍随风飘荡,他想等抽完这根烟,化身可没那么容易败下阵来,如果认真起来不需要他这个本尊出手化身就能搞定发疯的星辰教教主,化神境之间一个小境界的差距的确很大,但那可是洛天的化身,有的是星辰教教主想象不到的手段。

    但陌尘的意思是洛天的本尊必须现身,不为别的,就为了震慑整个三重天,当然在洛天通过和化身的意识交流知道了那么多事后,本尊就已决定要亲自干掉星辰教教主。

    他没有去人间祭拜,因为他必须待在暗处,化身代他磕了头敬了酒,这些事化身都能做,但报仇的事必须他自己来。

    走到了结界旁,山上早已没了守卫,洛天将手按在了结界上,刹那之后包围着内场的金色结界突然剧烈震动,紧接着金色结界被可怕的力量震成了碎片,结界破碎的动静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就连发疯一般的星辰教教主也察觉到了不对劲而停下手来,洛天的化身将灰色烟雾收到自己身边开口道:“等了许久,本尊可真是够慢的。”

    青烟飘荡,夜袍翻飞,洛天走进了内场,虽然不再年轻但所有人还是第一眼就看出了此时此刻走进内场并且打碎金色结界的人正是洛天。

    高台上是年轻的洛天,而此时走进来的却是上了岁数的洛天,除了星辰教高层之外,所有人都懵了,眼前怎么会有两个洛天,难道是分身还是障眼法?

    日月宫之主看了一眼台上的洛天,又看了一眼台下的洛天,想了想后说道:“本宫怎么会没想到,台上的那个洛天是我当年点化过的化身,台下这个才是本尊,这也太不可思议了,洛天的化身怎么会这么强?”

    “那他本尊该有多强?”每个人心里都跳出了这个问题。

    端木紫望着走进会场的洛天本尊,眼里情感复杂,有仰慕有敬佩也有失落,她曾以为自己有机会赶上洛天,但那个一直高高在上的目标现在又离她更远了。

    不仅是内场的人,外场看着水晶屏的人们也傻了眼,茶摊老板瞥了一眼水晶屏后愣了一秒才大喊道:“哎呦,我怎么会这么眼拙,刚刚那个不就是洛天吗?”

    星辰教教主却没有退后反而兴奋地看着洛天本尊喊道:“等你很久了,今日将你和你的化身一起灭了,永绝后患。”

    洛天停在了高台前,他低下头冷笑一声,一句话都没说,但再抬头的时候他的双目已成血红之色。

    今晚,云山之虎要狩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