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为难的巴里,御风

    在教廷的牵线组织下,这一次武魂决,欧洲的九位黄金骑士选手是以组队形式参加的。

    这样有两个好处,第一,他们可以与武魂决组织方协商,尽量不要让九位黄金骑士分配在同一个分区中,避免自己人淘汰自己人。

    毕竟教廷动员九位黄金骑士,就是为了在本次武魂决上尽量包揽前四名,最好能把前八名都包揽进去。

    这样既打压了日本武魂决的商业价值,又提振了欧洲的武道气势,接下来就可以顺势再次开启条顿步行骑士比赛,与日本的武魂决在搏击运动市场上,正面竞争商业利益。

    而第二,九位黄金骑士互相之间虽然闻名久已,但是还真不是每个人都互相交过手的,就像日本的剑豪很少与陌生高手交手一样,欧洲的黄金骑士们,其实也不会随便交手。

    到了他们这种武道境界,每个人都代表的相当庞大的商业利益,他们就是各自背后势力的个人武力代表,往往挂着总教练、总教习、总教官等职称,正常情况下都是作为镇场子的大神出现,互相交手的话,一旦失败,很容易让背后势力的商业利益受到损害。

    而这次难得组队前来日本,也没有记者在场,私下里大家互相交流切磋,对每个人的能力都是一个提高。

    当然,有一位怪物王女就算了,这位一上来就把挑战者揍了一圈,几乎没人能正面接下一剑,至于异能,更是看都没看着,光是怪物般的力量,惊人的速度和精准的剑法,已经让这位公主殿下所向无敌。

    教廷不差钱,也看不上日本组织方提供的免费宾馆住宿服务,他们自己出钱,包下了富士大酒店最高层整整两层,包括总统套房在内的所有房间。

    作为随侍阿尔托莉雅六世的情报主官,巴里*瓦尔德当然也住在这间宾馆里。

    巴里*瓦尔德就住在一间高级套房里(总统套房当然是公主殿下住的)。

    他这段时间并没闲着,通过收买线人、向第三方情报组织购买情报、命令自己的手下直接调查,这三种途径三管齐下,终于把杀死自己大舅子的凶手来历调查清楚。但是,大岛慧的去向却还是茫无头绪。

    ‘柳生绝,父母不详,为日本王室下属相关慈善机构自幼收养的孤儿,从幼时起表现出惊人的剑道天赋,后被交由剑豪会由包括当代首席佐佐木真平在内的数位剑豪,从小进行剑道方面的培养训练,十四岁觉醒武魂,十八岁通过剑豪测试,正式成为剑豪会一员,剑豪会排名第十九位。’

    ‘精通剑道、格斗、枪法。受过基础的刺杀、间谍训练,疑是日本王室的死士组成员之一。

    经常出没的地点有以下三处:

    东京都国安特警培训处,地址如下(略);

    日本陆军特别行动处,地址如下(略);

    樱花守卫队训练基地,地址如下(略)’

    薄薄的一张纸,就写完了这个名叫柳生绝的少年杀手的所有情报,而这份东西,足足花了巴里三十万欧元,才从各种渠道弄到此人的情报,互相对照拼凑成这么一份简单的资料。

    可是,当看到这份资料的时候,巴里*瓦尔德情愿自己没调查出来过。

    在现代社会,一位武道大师的地位其实和一些偶像明星、运动员、科学家没什么太大区别。

    武道大师们掌握的个人武力优势,在现代热武器面前,并没有什么决定性的优势,假如有,也就是开枪速度更快,打的更准而已,就这,还得经过专业的射击训练才行。

    对付一位武道大师,就算是正面作战而不是暗杀偷袭,哪怕这位武道大师持有枪械,派出三名射击好手就已经完全足够了,如果是精心策划的暗杀,只要一个像样点的杀手就够了,当然,如果你硬要跟武道大师们玩冷兵器作战,那三人当然远远不够。

    所以,要杀死一位武道大师,其实并不算困难。

    可是,仇人要是日本王室,那可就完全不同了。

    比如说美国总统这等位高权重的人物,论起个人武力绝对不可能有武道大师那么强,但是两者刺杀难度几乎是天壤之别。

    而刺杀日本天皇的难度绝对不逊色刺杀美国总统。

    当然,授意柳生绝杀死安赫尔的人也未必是日本天皇,但是想查出是日本王室中,到底哪一位下达杀死安赫尔*鲁伊斯的命令,这个难度已经超过了英国在日本的情报能力。

    何况,作为王室的情报官员,巴里*瓦尔德并不是英国的情报官员,这两种身份可是完全不同,他根本不可能调动英国情报人员为他工作。

    何况,即使调查出来又能怎样?刺杀一位剑豪和刺杀日本王室成员,引起的反扑绝对不是一个等级的,你当日本王室是什么慈善机构不成?

    忍者电影为什么能在世界上畅销不衰?那是因为在第一届和第二届武魂决前后三年中,围绕着武魂决上结下的血仇,复仇与反复仇的过程中,日本的忍者刺客曾经震惊整个世界!

    无论是财阀领袖、特工机构、欧洲贵族,日本刺客无孔不入,三年间,死在刺客手中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足有七十四人之多,这还不算被卷入这场地下战争的无辜者。

    当年的日本刺客非常残酷暴虐,执行刺杀任务的人,一般都不会只杀死目标一人,而是以目标的全部亲友为刺杀对象,有时候连家里的狗都会顺手干掉。

    假如瓦尔德家族被日本王室列为复仇对象,即使是英国王室都未必能保得住他们,何况,日本刺客执行任务中,根本就是鸡犬不留的作派。

    曾经有一款很流行的电脑游戏,其中主角潜入目标地区过程必须不能被发现,结果玩家们自行开发了一种潜入方式,就是杀光看到主角的人,问题是电脑游戏上这么玩当然可以,可是,忍者刺客在现实中,也一直是这么干的。

    即使巴里*瓦尔德很爱自己的妻子,也要考虑考虑其他族人的安危。毕竟,妻子的哥哥可不是自己的哥哥。

    更何况,从道理上说,妻子的哥哥也是在擂台上死于公平决斗,就像星野幽明死于妻子的哥哥之手一样,死的也算是公平合理。

    在以前,他想也没想就答应妻子帮助她复仇,那是因为一个小小的武道大师,还没有资格让他讲公平、讲道理,公平和道理是要对势均力敌的对手才会拿出来讲的。

    可要是对手换成日本王室,就不是自己和对方讲不讲道理的事了,而是要担心对方会不会和自己讲道理了。

    说起来,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英国王室自然也有一些忠心耿耿的手下,但是那些人是王室的手下,而不是他的手下。

    再说,死士这种人物,在东方传统文明的熏陶下,尤其是日本这种偏激而矛盾的文明中,日本王室培养出百八十号死士真不算什么稀奇事。

    但是西方社会被商业文明浸淫了上百年,在这种社会文化背景下,要想培养出自己的死士谈何容易!

    英国王室的死士不是没有,但是绝对没有日本王室拥有的死士多。退一万步说,英国王室的死士,也绝对不会为自己卖命的,更何况还是自己妻子。

    ——————————

    站在剑豪会后院的大草坪上,柳生元和身边只有青木廉次一人。

    这里本来就是给剑豪们练习剑法的室外场地,只不过一般情况下很少有剑豪在这里练剑。

    大家都有自己的剑道练习室,就算是想到室外练剑,各位剑豪也都有自己专用的剑道练习场地。

    毕竟练习剑道不是表演剑道,有时需要练习新剑法,比如柳生元和今天想练习的就是燕返和飞燕翔空式。

    燕返倒也算了,估计自己演练几次也就可以掌握,但是飞燕翔空式牵涉到对空气的控制和空气动力学,就算是柳生元和这样对身体控制能力登峰造极的人来说,也不敢说练习三五次就能掌握空中折转的秘技。

    在练习过程中,摔一跤、跌了趔趄都是很有可能的。

    所以,其他剑豪一般都不喜欢在这里练剑,毕竟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出去基本上都是剑道祖师一级的人物了,在这里被人看到出丑多不好?

    柳生元和不在乎这些,出丑就出丑呗,别的剑豪有自己的练习场地,他可只有家里、剑豪会、青木馆三处室内练习场地。

    大岛慧大师送给他的庄园中,无音剑道室才刚刚装修完成,气味还得散发一下才能使用,而庄园的空地当然可以用来练剑,不过,庄园的相关服务人员还没到位,这件事他拜托自己的老爸去帮忙找人了,只是一时间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

    所以,对他来说,想练习飞燕回翔式这种需要广大空间的技巧,暂时还真只有这里最合适,当然,外面公园也有地方,但那样吸引的吃瓜群众未免太多了,柳生元和暂时还不想出这个风头。

    青木廉次搬着一幅塑料桌椅,这不是给他自己准备,而是给师父柳生元和备着的,他身上背着的挎包中,还有一些精致的点心和饮水,,能有幸观摩师父练习剑道,这是只有首席弟子才有的福利,连觉醒武魂的长元名都没有这种机会。

    拔出‘洗雪’柳生元和唏嘘一阵,这段时间吞吐剑气都是对着‘白虹’,他已经很久没有使用‘洗雪’来练习剑道了。

    天空中万里无云,今天是个大晴天,当然,气温也足有三十二度。

    赤脚走在草地上,柳生元和提着‘洗雪’放松的行走着,被时时修剪的草坪,小草的高度才刚刚没过脚背,时而有些草尖扎在脚心,略微有些痒。

    柳生元和并没有急着舞剑,而是在草地上慢慢的走着。

    青木廉次将桌椅摆好,摆好饮水和点心,柳生元和不喝饮料和茶水,只喝白开水,不过现在他档次上来了,青木廉次给老师准备的是世界上最顶级的矿泉水,准备好这一切以后,青木廉次可没坐下,而是恭敬的站在一边,看着在草地上慢慢走动的师父。

    这位年仅十四岁的师父,已经是日本最顶尖的剑道大师,说一声宗师都不为过。

    柳生元和的一言一行,青木廉次每次都记在本子上,也许自己将来不能成为师父那样伟大的剑道宗师,但是,自己可以整理搜集师父的言行和教导啊!

    就像《论语》并不是孔子写的,而是弟子们的记述;苏格拉底的智慧,也只能通过弟子柏拉图的著述才能别后人所知。自己虽然没有师父那样的才能,但是也许自己也能沾着师父的光彩,在日本剑道史上留下名字!

    慢慢的走着走着,风拂过身体,阳光照射在身上,抬头望去,天空的蓝,是一种无尽深远的蓝,在空无一物的天空中,你永远不知道自己目光的焦点到底在多远的距离,这种感觉,在室内练剑的人永远都感受不到。

    虽然柳生元和还只提着剑在草地上走着,却已经体会到为什么佐佐木首席会对他说:‘总在室内练剑,会让自己的心变的狭隘,练剑还是要到开放的自然环境中来。’

    全身的毛孔打开,空气阳光似乎都直接流通到体内,让自己觉得现在的自己,似乎和风、和阳光都混合成了一体。

    柳生元和懒洋洋的挥动长刀,这并不是任何一种刀法剑法,而是随手挥洒出来的,让自己感觉最舒服的姿势而已。

    在这一刻,柳生元和既不追求剑法的凌厉,也不追求对身体的锻炼,甚至不考虑剑法的章法,刚才,被小风吹着,被太阳晒着,实在太舒服了,所以柳生元和已经忘记自己到底是来练习什么东西,现在,他只是怎么舒服就怎么舞动,根本不考虑其他事情了。

    青木廉次站的地方,离柳生元和起舞的地方,大概有十米左右,他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师父漫不经心挥舞着长刀,嘴角带着一丝微笑。

    如果是青木馆的弟子胆敢这么漫不经心的练习剑道,青木廉次当然上去大喝一声,纠正学员练习剑道的态度问题,练不练的好是能力问题,认不认真练可是态度问题,这等不尊重剑道的弟子,如果再不听教导,还是干脆开除出去的好。

    但是,既然在漫不经心舞剑的人是自己的师父柳生元和,那当然又是另外一回事,师父这样练习剑法,其中必有深意!青木廉次毕恭毕敬的仔细看着,生怕漏掉师父的半点动作。

    不知不觉中,在不远处,柳生元和舞动的长刀开始带动了周围的空气,一道道气流围绕着柳生元和,渐渐带起一些草屑围绕着他旋转飞舞。

    柳生元和只觉得自己似乎与周围的风融为一体,风不仅在他身边旋转,还通过皮肤上的毛孔,似乎从自己身体中带走了一些东西,又似乎让自己的身体充满了气体。

    这真是一种奇妙的感觉,本来人体的五脏六腑紧密的依靠在一起,可是现在,这种内外合一,风在体内自由流动的感觉,却让五脏六腑中间,多了一层风作为缓冲和隔离,似乎体内的许多器官,都可以在胸腔腹腔中,随着自己的控制稍稍滑动、移动一小点距离了,并不是像以前那样,只能紧紧固定在一个位置不动。

    而且,由于多了这么一层像风一样的东西,在内脏中间做缓冲,人似乎都轻松了许多,就像这些器官都失去了一部分重量似的。

    蕴藏在身体皮肤层,组成的金缕衣的剑气,也顺着风刮入体内的隐秘通道,穿透进内脏之间,构成了许多单薄的支架网络,将身体的前后左右都连成一体,整个金缕衣,不再是仅仅包裹在身体表面,而是渗透进了肌体中,并在身体内部,构成了一个立体的支撑结构。

    在青木廉次的眼中,师父的身体周围正形成一股龙卷风,这股凭空出现的龙卷风越转越快,风力越来越大,带着从草坪上卷起的草屑和灰尘,形成了一层风的墙壁。

    透过风壁,青木廉次可以看到,柳生元和的双脚已经离开地面,正步空履虚,御风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