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不死神药的消息

    时光冉冉,一年已逝。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华阳城中开了一家专门为修士准备的酒楼客栈。每一个客房都轻烟渺渺宛如仙境,客栈的每一道菜,都体现着清静无为道法自然的逼格。

    自从客栈开启之后,华阳楼就成了往来修士吃饭住宿的首选。更有甚至,直接配合的拿出灵石结账。俨然将华阳楼当成了仙家集市。

    并非在华阳楼睡一觉多么的神清气爽,也不是在华阳楼吃一顿是龙肝凤髓。无非买个逼格,求个心里舒坦而已。

    修仙路迢迢,古往今来这么多人为了一句虚无缥缈的仙而前赴后继。但几乎所有人到死都不明白,仙为何物?只能不断的麻痹自己,尽可能的麻痹自己就是仙。

    明月和阳晴雪,就是华阳楼的主人。而华阳楼璧人夫妇,也是华阳楼远近闻名的缘由之一。

    纵然修仙者清心寡欲,但并非没有审美。明月和阳晴雪,都是那种无论外貌还是气质都挑不出半点瑕疵的绝世佳人。

    两个绝世佳人,又是年轻夫妻。自然的,也就成了华阳楼招牌之一。

    明月和阳晴雪分工明确,明月负责接待往送,阳晴雪负责算账。小两口的配合也被往来的散修小宗称为珠联璧合。

    没有人怀疑明月和阳晴雪的身份,也没有人有这个心思去怀疑。

    最近半年,得益于明月及时的送回情报。让武魂殿及时的做出应对,也避免了和天地盟的几次正面冲突。但玄天宗,却没那么好运了。

    也许以前南岭修士被玄天宗压榨的惨了,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天地盟门人专门找玄天宗麻烦,打不过没关系,咱弟兄多,再打不过更没关系,身后有人。

    有意无意的挑事之下,天地盟和玄天宗全面开战。哪怕两宗高层极力压制,但也压制不住门下弟子的恩怨。

    这种事情,自然是明月喜闻乐见的。近半年来,明月经常拿着瓜子碟坐在柜台后面,津津有味的听着散修小宗们谈论着什么时候天地盟又伏击了玄天宗一个据点。什么时候,玄天宗气急败坏的报复什么的。

    但是,最近一个月,这种话题开始变少了起来。散修小宗渐渐的不再背后议论天地盟玄天宗,他们开始变得沉默,开始变得压抑。

    华阳城有十二家酒楼,而所有的酒楼背后,都是武魂殿。华阳城作为武魂殿的后花园,早已被武魂殿的势力渗透到方方面面。

    再加上明月贡献出来的胎神息功法,武魂殿的弟子早已经潜入了水下。只要自己不暴露,在修士眼中他们就是普通人。

    几夜交叠的雨落,黄花一夜蹉跎。

    进入十一月之后,气温骤降。而华阳城处于祸乱废墟,在这个地方,修为对气候的抵抗微乎其微。

    华阳楼的大堂之中,坐满了形形色色穿着兽皮的修士。谈笑间,嘴里吐出的热气瞬间结为浓雾。这么望去,他们哪里有半点仙门修士的风采,倒更像是上山打猎的猎户。

    “诸位同道可有听说?玄天宗和天地盟在消停了一个月后,突然间爆发了大冲突?”

    “哦?这倒未曾听说。不是说两宗高层下了铁律么,不准主动挑衅否者严惩不贷?”一名修士好奇的抬起头问道。

    “不错……最近一段时间,天地盟和玄天宗也的确未发生冲突,就算有,回到宗门似乎也受到了不小的处罚!”另一名壮硕的散修端起酒碗停顿在空中。

    明月眼眸微微闪动,抬起眼皮看向那张桌子。而在他们说话的时候,整个大堂所有人吃饭的动作都生生的一顿。

    有好几桌的修士虽然低着头,但眼中精芒闪动。不善的盯着说话的那一桌修士,嘴角微微勾起一丝冷笑,有很快的低下了头。

    明月脸上突然挂起一丝淡淡的微笑,今天大堂之中虽然看着都是散修没有联系,但明月却认出他们都是相互联系的。至少这短短的时间里,明月看到了他们好几次的眼神交流。

    能将这么多散修联系到一起的,想来也只有这个最新崛起的天地盟。而那一桌散修不知死活的当着天地盟议论他们的是非,看来是要凉了吧。

    明月心底微微一叹,默默的低下了头。

    “原本却是如此,但是三四天前,两宗势力突然间离开驻地莫名其妙的在长生谷大打出手。而且这一次出手还有两派的高手,似乎在争抢什么宝物。”

    “长生谷?”一名散修突然惊讶的惊呼了一声。

    “咦?这位道友似乎知道长生谷?”

    “实不相瞒,我千叶门与长生谷有着千年的渊源,千年来,师门对长生谷念念不忘但却从未敢踏进长生谷一步。”那名散修脸色复杂的说道。

    “原来是千叶门的道友……失敬失敬!想当年,千叶门,天音阁,青竹林被誉为南岭小三元。实力直逼玄天宗烟霞派清虚派,但可惜,小三元都在千年前渐渐没落了……”

    “唉!造化弄人尔。”那名千叶门散修被人提及宗门当年辉煌似乎很得意,“长生谷中慕长生,仙道有期梦还真!修行界早有传闻,长生谷中,蕴藏着长生的秘密。”

    “真的?”一语惊起千重浪,在场所有的散修纷纷转过头看向那人。就连天地盟的门人,也一个个转过脸惊异的看着那个千叶门弟子。

    “这位兄台,长生谷虽然名字叫长生谷,但是确是祸乱废墟不折不扣的凶地。其中的凶兽,是其他凶地的数倍之多。而更有甚者,他们竟然相安无事不内斗。

    但是,一旦有外人踏入,那必定会被凶兽撕成碎片。就算是如玄天宗这样的宗门,也是有去无回!这哪是什么长生谷,根本就是送命谷。”

    “这位道友所言极是!”千叶门弟子淡淡的一笑,“你们都知道当年千叶门,天音宗,青竹林在千年前还算实力雄厚,三派同气连枝,合力之下就是玄天宗也不敢招惹。

    但是,千年前,几乎同一时间,三派就这么落寞了。可知为何?因为三宗发现了一个长生谷的秘密,一个让他们不得不冒死进入长生谷的秘密。”

    “哦?什么秘密?难道和长生有关?”顿时,就连明月的耳朵也竖了起来。想不到,竟然突然之间收获了这么一个消息。

    “唉,反正千叶门也已经是昨日黄花了,还守着这个秘密有什么意思……”那人眉毛轻轻一挑,环顾四周很是得意。

    “当年,我派祖师寿命枯竭,所以冒死进入长生谷。想着反正都要死了,不如搏一把。好巧不巧,竟然没有惊扰到凶兽。

    弥留之际,祖师遇到了一个老人。老人将祖师所救,并拔下了一根胡须煮成药汤。祖师服下药汤之后,原本枯竭的寿元竟然再次重现生机,再添了十载寿命。”

    “嘶——”

    “一根胡须,就再添了十载寿命?那老头是什么?神仙不成?”顿时,一众人不敢相信的质问道。

    “哈哈哈……不是神仙,是参仙!”千叶门弟子仰天长笑,“参仙啊,受天地日月精华,饮天甘玉露历经五千年才有可能化形。

    再有五千年,才有可能从懵懂稚子长成白发老者。祖师爷当年遇到的老头,可是传说中的不死神药参仙啊。你说得到这样的消息,三派如何能不癫狂?千叶门,天音阁,青竹林,三派联手却折戟沉沙……”

    看着千叶门弟子痴狂的表情,所有人脸上都挂满了震惊。万载参仙,不死神药……这足以让人,不,就是神也得疯狂啊。

    瞬间,所有人脸色一变,一个个相互看去,都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了心中猜测的答案。

    祸乱废墟中的凶兽尽数离开,那个威名赫赫的凶地也已经不再是凶地。为了不死神药,别说大打出手,就是灭尽满门的事也干得出来啊。

    玄天宗和天地盟在长生谷干了一架,如果这个千叶门弟子没有胡说八道的话……那就是为了参仙了。

    接了下来,华阳楼大堂之中变得一片死寂,每个人都仿佛心事重重的自顾吃饭。夜晚,食客都走光了,空余的房间都被订下之后。明月也安排小二打烊。

    回到后院,明月还在想着今天白天听到的秘闻。原本还以为,祸乱废墟的宝物都已经被收集的差不多了。但想不到,竟然还有不死神药这种令人疯狂的东西。

    “怎么了?心事重重的?”阳晴雪温柔的声音响起,轻轻的来到明月身后,温柔贤淑的替明月脱下外套。那自然娴熟的动作,俨然是一个小妻子。

    一开始,明月还很不习惯,但阳晴雪说既然要装扮成夫妻,那这些就是妻子该做的。阳晴雪一再坚持,明月也就没有拒绝。再者说,被阳晴雪这样的美女伺候着,明月心底也是暗爽不已。

    两人在人前扮演着夫妻的角色,在没人的时候也没有跳戏。除了没有同房之外,其余的却也差不了多少。

    有些事情都是心照不宣,武魂殿希望他们最后能在一起也是路人皆知。否者,也没必要让非得让他们扮演夫妻在华阳城打探消息。无非,是给二人创造条件罢了。